程乃珊简介及作品 程乃珊的女儿严洁照片

文艺人物        2017-02-26 14:37:0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程乃珊人物生平

程乃珊,1946年出生于上海。1949年全家迁居香港,50年代中期,又举家返回上海。父母亲都是4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有很好的文学、音乐修养和外语造诣,对她影响颇深。程乃珊1964年

照片

程乃珊

高中毕业,考入上海教育学院英语班,毕业后分配到中学教书10余年。

 

1982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个短篇小说集《天鹅之死》。

1983年6月加入上海作家协会。后从事专业创作。

1984年,她的中篇小说《蓝屋》获首届“钟山”文学奖。后来她的作品曾先后结集为《丁香别墅》(中、短篇小说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6年出版)、《女儿经》(中篇小说集,花城出版社1988年出版)等。

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1990年赴香港定居,三口之家天各一方,分居三地:丈夫留守上海,女儿飞越重洋去美国留学,而她则在香港孤身拼搏,有时只好在香港和上海两地往返。程乃珊从小在上海、香港长大,既有对上层工商、金融界生活的丰富感受,又经历过“文革”10年的变故和磨炼,同时,长期在平民区教书的经历和体验,又使她能够用另外一种眼光看待自己的家庭所在的那个社会圈子,这一切都为她的小说创作提供了有利条件。她的第一篇小说《妈妈教唱的歌》发表于《上海文学》1979年第7期,从此开始了她的文学生涯。

程乃珊在香港这块充满竞争的土地上,在紧张的上班下班途中,不论乘轮渡还是乘汽车,总是不断地观察,不断地构思创作题材。期间,她为香港多家报刊写专栏文章,还应上海、北京等几家报刊约稿,写了许多有关香港的精彩文章。“七一”前夕,她在本报《钱塘江》副刊发表的特稿《香港:富裕而辛苦的城市》,就是其中的一篇佳作。“每天在我周围可以看见成群结队的外来建设者,他们的身影、他们劳动的场面,常常在我眼前浮现。”目睹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女作家颇多感慨:“这几天暑热难当,我家隔壁就是一个建筑工地,看见他们冒着四十多度的高温还在露天忙碌,我真觉得要拿起手中的笔,把他们热火朝天的劳动画面记录下来。”

2013年4月22日凌晨,程乃珊去世,享年67岁。

程乃珊香港情结

有人说,程乃珊成长于香港,因而与香港有缘。确实,她有难以排解的香港情结。她的出生地是上海,两岁的时候和父母亲去了香港,在那里度过了她金色的童年,一直读完小学四年级才跟父母一起回到上海,那是1956年,那年她正好10岁。是的,漫漫的8年香港生活,在乃珊幼小的心底埋下了深厚的感

程乃珊

情。这些年来,在她的散文里经常回忆起她对香港的依恋,特别是对她的母校———香港中学附属小学。因而她在上海时参与了和校友们发起成立上海香岛中学校友会。

 

一个人幼年的记忆是十分美好的,因此程乃珊对香港情有独钟。

是的,乃珊的祖父程慕灏老先生,一直居住在香港。这位著名的银行家,16岁时背着一个小包裹,只身从浙江桐乡的乡间小道来到十里洋场的上海滩谋生。他凭着自己的勤奋、才智和毅力

曾几何时,当他的小孙女乃珊呱呱坠地时,他已是上海乃至全国金融界的巨子之一。不久,他的事业发展到了香港。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中国金融界的前辈、原中国银行总行常务董事、香港中国银行原总经理,曾长期在香港金融界服务。直到晚年,仍担任着香港中国银行的顾问。

程乃珊

1993年3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程乃珊的长篇小说《金融家》,作品描写了一个民族金融家的人生之路和他那个豪门望族的喜怒哀乐。小说中的主人公祝景臣一贫如洗闯入上海滩,几度春秋,历经坎坷,终于成为显赫的银行界巨头。这很显然,小说是以她自己的祖父的一生拼搏为背景的。《金融家》是乃珊原先计划创作的三部曲中的第一部。

 

程乃珊因为有祖父在香港这层关系,才有步程老先生的后尘要去香港谋求更大的发展。于是乃珊毅然告别上海幸福温馨的家和安定舒适的生活,只身去香港定居,诚然决非偶然。在她当年即将赴港时,乃珊曾对来访的记者说:“我祖父的一生,是一部历史,也是一部多卷集的长篇小说。我一直在搜集、记录他的传记资料,想好好地写出来。”但遗憾的是,就在她来到她深深地为之敬爱的老祖父身边一起生活、悉心照料后不久,这位94岁的老人却离他的孙女乃珊而去了……

程乃珊个人著作

 

程乃珊《老上海,旧时光》书封面

《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其中《蓝屋》、《女儿经》、《丁香别墅》等经典中篇即将于2014年3月结集出版,书名为《上海爱情故事》(湖南文艺出版社)。

 

纪实文体

程乃珊《上海女人》书封面

 

《上海探戈》、《上海Lady》、《上海Fashion》、《上海罗曼史》、《海上萨克斯风》、《上海女人》(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等

散文作品

《老上海,旧时光》(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版)

程乃珊的小说取材于她所熟悉的生活领域,善于通过日常琐事和生活细节的描绘,折射出上海滩上的人情风俗和社会心理,具有较强的可读性。

程乃珊个人荣誉

《欢乐女神的故事》获上海市优秀作品奖

中短篇小说集《蓝屋》获《钟山》文学奖、上海市文学奖及蜂花杯上海优秀小说奖

《蓝屋》、《穷街》、《女儿经》获上海青年敦煌文学奖

长篇小说《银行家》获首届《文汇》月刊双鹿文学奖

《华太太的客厅》获香港第三届《亚洲周刊》短篇小说创作赛亚军

程乃珊后世纪念

 

程乃珊墓地图片

程乃珊安葬仪式于2013年10月28日在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公园举行。程乃珊的新居坐落于福寿园依溪而建的枕霞园,典雅的黑色石碑上影雕着乃珊支颌浅笑的面容,显得端庄娴淑。石碑的下部,则是一副由贺友直先生亲笔描绘的乃珊漫画小像,寥寥几笔,生动形象。碑下的枕石篆刻着泰戈尔的名句“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墓碑一侧则以自然原石雕刻着书籍与钢笔。

 

程乃珊社会评价

端庄、典雅、知性,这是人们见到程乃珊的第一印象;幽默、风趣、热闹,是与她接触后,在她朗朗的笑声下生发出的新的认识。她的笔下,有读者爱读的上海故事;她的都说,勤奋、较真是她一贯的风格,乃至病重期间,仍为数家报纸杂志开设专栏,笔耕不辍。2013年4月22日凌晨2时19分,程乃珊因病在华山医院逝世,享年67岁。纸面上的“上海探戈”戛然而止,好友作家王小鹰扼腕:“她的文章不仅有文化价值,还有史料价值。她的肚皮里还有很多东西,我知道她一直急着写……”

市井气让她贴近读者

“喜欢上海有N个理由,其中一个就是上海浓烈的充满狂欢气氛的圣诞节,与 ‘东方巴黎’老上海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年初,程乃珊在本报《朝花》副刊新开“什锦糖”专栏,从《冬日围炉之乐》讲到《栗子飘香》和《无花无巧的宁波汤果》,最新一篇《海派派对》3月21日刚刚刊发。

《朝花》徐芳说,去年末向程乃珊提议开设一个专栏,讲讲上海的吃食、风情、生活细节,她一口答应,“第一篇文章刊发后,后三篇是在年关时她一气发来的。我担心她的体力,要她量力而行,她说:状态很好,不觉得累。为了证明这话不虚,还说,‘你听我的声音!’”专栏名称“什锦糖”也是程乃珊亲自拟定的,“她想了好几个名字,其中有后来用在 《上海文学》上的‘天鹅阁’。考虑到报纸读者群大,斟酌再三,决定用‘什锦糖’,更有市井气些。”程乃珊曾说过,“我之所谓的上海魅力,其实很琐细很生活,是每个人都触手可及的,是很市井的。我很喜欢市井,市井富有蓬勃的生命力,是都会原动力的基础,也是我最喜欢关注的”。正是这种市井气,让程乃珊的专栏总是很受读者欢迎。“《冬日围炉之乐》在解放日报官方微博发出后,转发量很高,引起了读者、网友关于上海冬天取暖问题的各种回忆和讨论。”

程乃珊是在2011年末发现罹患血液疾病的,经过治疗后,走出全封闭病房后的第一篇稿子《难忘手工豆腐花》去年2月24日刊发在《朝花》上。徐芳说:“乃珊在我心目中是个可亲的大姐,她写文章速度快、质量高,答应的专栏补充稿件的节奏很紧凑。前几周起,她的手机和家中的电话都联系不到人,我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笔下上海扎实有分寸

程乃珊1946年出生于上海,曾祖父母是乡下的蚕农,祖父16岁卷着铺盖从乡下到城里谋生,到程乃珊出生之时,已是在上海金融界颇有地位的人物。可以说,程乃珊是不折不扣“老克勒”的后代。获得首届“钟山”文学奖的中篇小说《蓝屋》正是出自这种生活背景和基础。《蓝屋》的原型是个“绿房子”,位于铜仁路上嵌着绿色砖面呈弧形的这所四层建筑花园洋房,出自犹太建筑设计大师邬达克之手,它的主人是老上海赫赫有名的颜料大王吴同文。程乃珊曾说,小时候经常路过绿房子,知道里面有很多故事,一直想写下来。没想到上世纪70年代,她结婚了,自己的先生就来自这所房子,他是吴同文的外孙。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