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荣简历作品 军旅作家黄国荣

文艺人物        2016-11-13 17:31:08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黄国荣军旅作家

黄国荣毕业于山东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

黄国荣

照片

(省高等自学考试)。1966年参加工作,1968年入伍,1970年提干,历任排长、文化干事、文化处副处长、宣传处副处长、师政治部副主任、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总编室主任等职,现为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副社长,大校军衔。1970开始文艺创作,多部作品在军区文艺会演中获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8年开始文学写作,作品多次获《解放军文艺》、《昆仑》优秀作品奖、全军文艺新作品一等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入围第六届茅持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

 

影视代表作品,14集电视剧《兵谣》,获飞天奖二等奖;32集电视剧《沙场点兵》.获第23届金鹰奖优秀长篇电视连续剧奖.2006最佳收视奖.五个一工程奖。

黄国荣的小说都是写小人物,普通人的,但是这些小人物,普通人的形象都是很耐人寻味的。这些小人物和作者对他们的刻画都体现出一种人文精神,思想内涵,有一种对社会的深入思考,有一种对基层人民的关心。古义宝、二祥、,还有中篇小说《师道》中的乡村教师,都是如此,都是通过对小人物的病态和不幸,写出引起疗救和改革的愿望。这种笔直法令人想到鲁迅小说医人救国和中国现代小说 为人生的优良传统,反映出作者有艺术良知,有文学追求,不随波逐流的艺德。这在今天的文学创作中是十分可贵的。小康文艺的发展是更高层次的发展,这种更高层次就是需要与物质文明和政治文明相协调,精神世界要更丰富和

日子三步曲

更高尚。

 

——选自路侃《黄国荣的小说世界》

黄国荣作品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国荣用典型化方法塑造了几个让人难忘的典型人物。塑造人物用了非常个性化的方式,显示了典型化塑造人物的生命力。在人物细节的刻划画方面,生活的风趣方面,都给我们以新鲜厚重的感受,构成了“三部曲”成为我们长篇小说创作重要收获的要素。

——作协党组书记处书记、副主席陈建功

我非常敬佩黄国荣,他长期担任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副社长,而且分管发行和经营管理工作。我自己搞出版,我知道这个职务是日理万机的职务,同时他还长期兼任版协经营管理委员会的秘书长,那也是个非常辛苦、非常劳累、非常操心的职务。但我非常奇怪,他在担任两个“非常”职务的情况下,而且他不是个挂着职务不干事的人,他还能写出那么多的小说,一部接一部的小说,文学界、评论界反映很有生活,评价都很好。

——作协党组书记处书记、作家出版社社长兼总编张胜友

小说能留给历史的只有人物。黄国荣用八年时间“磨”他的作品,他对笔下人物的酝酿多达20年,可以说这些人物都是他从身边抓出来的。汪二祥“憨”与“精”多元性格的双重组合,写出了中国普通农民的人生和他们的生存状态,成为阿Q在新时代的深化与发展。像二祥在大庭广众面前用脚步捡钱、跌跤捡烟、在上海讨钱又丢钱、许茂法与周菜花食与性的交换等等细节,没有平民的视角,没有与群众血肉相融,没有长期对老百姓深切的关注,作者是发现不了的。

——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少将王兆海

《兵谣》、《乡谣》、《街谣》这三部作品,不仅是军队长篇小说创作的收获,也是整个创作界的一个重要收获。证明了国荣的文学实力,达到了三种境界。

一是达到了史诗的凝重。三部作品都是厚积薄发的。正像他自己所说,既是他的人生起点,也是他的文学之根。也许这一点,黄国荣没有在他的作品中没有欺骗,没有误导,能够让我们相信这就是生活的本色和原声。相信日子的艰辛,也相信日子的美好。能够把第一自然和第二自然无障碍地过渡,这是一种境界。

二是写出了人物的心灵史。这也是一种境界。我觉得人物的命运、性格、心灵是人物形象的三个层面,命运后面是性格,性格后面是心灵,我是这么看。只有揭示人物的心灵,才能很好地表现性格,很好地表现命运,莎士比亚时代就概括出来了。

三是形而上的充沛和自然流露。作品不是刻意去追问追求生命的意义,把生活颠覆,搞得支离破碎。一部长篇,在叙述背后,总要让人得到一些东西。终极的东西,形而上的东西,有没有,是衡量一部作品艺术质量高下的一把尺子。他的作品有这个东西,而且流露得比较自然,让人感受,不是硬去耳啼面命。国荣他做人也是这样,非常本色。我们都很熟悉他的性格,他的作品中,也印证了这一点。

农村

——《文艺报》常务副总编、评论家范咏戈

 

描写农村生活的小说,从传达情绪上看可分三类:一类是充满欢乐情绪的,读了让人心里轻松;一类是充满悲伤情绪的,读了让人心头沉重;再一类是伤感与喜悦交集的,读了让人沉思却又心获慰藉。我喜欢第三类小说。《乡谣》就属于这类小说,它对农民生活的真实状况不存在遮蔽现象,它能引导读者去思考有关中国农民的问题,却又不使人陷入痛苦和绝望之中。

——小说家周大新

人们通常把民间文化与民间精神理解成与主流意识相对的东西。认为里把主流生活,或者历史主潮,表现得越强烈就越民间,这种想法非常偏面。黄国荣的民间精神在小说里有一个升华,升华到那里去?可以升华到革命、也可以升华到道德。他作品的民间精神体现的不同是:一、与主流生活和历史主潮紧密相联系;二、抓住了民间道德这样一个具有普遍意义和覆盖率的东西在写;三、他在民间精神上是有升华的。我觉得这三部作品是可以统一起来的,又是非常有价值的。

——评论家伍秉杰(摘自文学报《文学画的崭新形象》2003、9、18

农村题材作品,首先得让农民喜爱

黄国荣认为:“作家写小说,不应该人为地去应时应景,一味地跟着新闻赶。急功近利的写作,只能制造‘假、大、空’的思想大于形象的概念垃圾,塑造出‘高、大、全’式的没有血肉的符号典型。写作应该从作家自身的生活积累出发,就农村题材写作而言,真要想为农民代言,塑造出中国农民的典型,作家先得问问自己,自己知道不知道农民身上的衣服是什么滋味?尝没尝过只用咸盐煮出来的菜是什么味道?能不能体察到男人一辈子娶不起媳妇的日子是什么滋味?有没有体会到三百六十天天天空着半截肠子度日是什么心情?是不是了解农民赚一元钱所付出的辛劳?如果连这些都不具备,他绝对无法为农民代言,也写不出真正的中国农民的形象。农村题材的小说,首先得让农民接受和喜爱。”

关注农民的苦难,更要关注农民的不屈和微小的成功

黄国荣说:“当前,农村题材作品写作,有几个值得注意的倾向。一个是写农民不像农民。长期以来,乡村写作一直是革命书写,写农村生活,必写权力斗争、宗教斗争、派系斗争,写农村改革也同样必写反腐败,跟其它题材一个套路,缺乏乡村小说应有的独特的东西。另一个是一味地为写苦难而苦难,只见其苦难和辛酸,不见其人的苦斗和创业;只写其角落里的阴暗,而不见其农民付出汗水和智慧的跋涉之路,无法给人以启迪和力量。再一个倾向是拿农民开涮,要不嘲弄他们的落后、愚笨、无知,要不把乡村生活城市化,把农民当猴耍,出他们的洋相,冷嘲热讽,以嘻笑来替代命运的坎坷和生存的艰辛。在今天,关注农民的苦难,更要关注他们不屈的精神和他们微小的成功。”

强调生活真实,并非忽略作品的思想内涵

黄国荣还认为:“乡村写作强调生活真实,并非忽略作品的思想性。作品的思想性并非流于人物的语言,更不能依赖作家幼稚地跑到作品里去发议论。作品的思想内涵,应该隐含于人物的行动,寓于人物的形象。”

《作家要找到自己写作的根——“日子三部曲”研讨会上访黄国荣》

《专家文章摘要》

《走出乡村书写的怪圈》

《范咏戈:小说的三种境界》

《李敬泽:乡村世界的奇特人物》

《王兆海:“三贴近”的成功收获——简评黄国荣的“日子三部曲”》

林为进:人生如此沉重——读黄国荣的《日子三部曲》

《丁临一:献给大时代和普通人的歌——简评黄国荣的长篇小说“日子三部曲”》

《乡谣》等“日子三部曲”研讨会摘要

《路侃:黄国荣的小说世界》

黄国荣科医师武术家-黄国荣

黄国荣(1871-)别名甲拍,武林人士尊称为“甲拍师”。广东揭阳榕城人。出生于贫苦的人家。现代知名骨伤科医师、武术家。

黄自幼家境贫寒,仅读了3年的师塾即辍学回家,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学做木工。其父华盛粗通医道,略懂武术,国荣自幼耳濡目染,渐渐地喜欢上了武术和医术,并掌握了一些基本的医学知识,后又师承名武术师钟大汉、刘辉雄、黄才来等。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20多岁的黄国荣已崭露头角,成为一名小有名气的武术师。其时福建泉州少林名师陈南枝先生被丁日昌聘为府中拳师,前来揭阳传授丁大公子武功,后陈见丁大公子习性顽劣,辞别丁府,黄国荣慕名前往切磋技艺,并被收为门下大弟子。南枝见他生得魁梧雄伟,天赋极好,反应奇快,胆量过人,出手凶猛,赞他“真甲拍”(潮语:最好最强的意思)。后来艺成,大家都称他为甲拍先生,本名反而不传。黄晨昏勤学苦练,对待师长谦恭有礼,对待同门团结友爱,深得师父的喜爱,陈南枝先生把毕生所学尽数传授给他,刚过而立之年的黄国荣武功医术已有很深的造诣。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