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申克的救赎》在囚牢的高墙之上观后感

影评        2017-03-19 17:17:19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LIn子邪 评论 肖申克的救赎
这是我第四次看这部电影,我记得非常清楚。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是因为小学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给我们布置作业,在黑板上写下的就是这个名字,到晚上我窝在床头,看得眼皮子直打架,结果等到真要动笔的时候,我打开电脑从网页上随便摘抄下几段,草草了事。
第二次看的时候是初二,班会上班主任放了一半,让我们自己有兴趣的回家看,我周末无聊就又翻了出来,还记得那时候看到结局,我跟我妈傻笑着说:“真的有必要花那么大力气逃出来吗?他还钻下水道去了,也不嫌恶心。”
第三次看的时候,我只身飘在海外,离家半个地球的距离,少了父母盯在脊背上的目光,却越发被生活的困惑压得透不过气来,整部片子从头流泪到尾,将晚上查寝的老师吓得不轻,我看着电影里的那些场景或者台词,似懂非懂,渴望着能跟主角安迪一样摆脱所有的禁锢,又渴望能找到一个可以将自己束缚、让自己心安的熟悉地方。
这是第四次看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又一次看了《肖申克的救赎》,我又是否从中感受到了某种救赎呢?
安迪原本是个银行家,却因为杀了出轨妻子与情夫的罪名,被带到了高墙环绕的肖申克监狱,在这里遇到了各式因为罪行进来的人们,安迪曾被监狱里几个恶霸骚扰,遇到了入狱几十年善良的图书管理员,也结识了游走在监狱交易间的瑞德,安迪与瑞德算是成为了朋友。
安迪来到监狱后,借由帮狱警们做金融咨询而免于杂役,他甚至坚持给监狱要到了资金修建好了图书馆,安迪在监狱里也有很多给人们带来“惊喜”的其他小插曲,当他偶遇一个新来的小偷汤米时,却在与汤米接触后得知当年自己的案子还有隐情。
但是典狱长却杀了可以作证的汤米,于是安迪再也无法忍受,通过自己十几年挖通的地道离开了肖申克监狱,重获了属于他的自由,重获了新生。
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是光与暗相交织的氛围,从冰冷的镜头切入,却随着摩根.佛里曼的旁白而带着点干涩的暖意,像是翻开了一本上了年头、却刚刚翻开的新书,对我来说尤其如此,所有的镜头、台词、人物都很熟悉,但是却又有种朦胧暧昧的模糊感,这种时间有点错乱的既视感,让重温这部电影的我,有点陷入梦境的不真实感,但却引领我更好地感受了这个改编自史蒂芬.金同名小说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旨,已经很多次被人重复解剖过了,“希望”。
但是我总觉得,这个故事会撼动我的地方,并不是希望多么美好啊,多么引人向上、让人不要放弃啊,而是希望的感染力。
希望是会传染的。
仿佛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打水漂一样,一颗石子飞啊飞点出一环又一环的波纹,砸出一圈圈涟漪,涟漪越荡越大、越扩散越剧烈,带起更多的波动,惊起了水里的游鱼。
为什么会需要瑞德这样一个人物,从头到尾注视、旁观着安迪的生活?因为他是被安迪影响最深的人,瑞德的角度是对那种传染力感受最深的,他深深被安迪身上的希望所吸引,就跟追随着光点的飞蛾一般,那种充满积极而乐观的心,炽热地跃动在安迪胸口,促使他改变着自己所能改变的一切,给自己找到生活的目标,就算是在那坚硬死寂的围墙里面,安迪也从没放弃给自己找点乐子,或者去帮助他人。

影片终末,瑞德循着线索,去找安迪留下的讯息时的镜头。
如同王小波在自己的杂文集里写过的一句话:“人活在世界上,需要这样的经历:做成了一件事,又做成一件事,逐渐地对自己要做的事有了把握。”我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永远在行动的安迪,非常的合适。
在其他狱友感到迷惑时,瑞德对安迪最贴切、诚恳地评价道:“我认为他只想重温普通人的感受。(I think he did it just to feel normal again.)“
瑞德也确实道出了安迪这个人的特别之处,安迪并非有那么特别,可能安迪确实比较聪明、阳光些,但他的本性就是个人,而且是极其平凡的人。也是在这个时候之后,瑞德与安迪的关系渐渐熟稔了起来。
因为怀抱着希望,所以即使身处窘境,安迪也仍然没有放弃那种期待,甚至努力享受而不是仅仅适应监狱里的生活,安迪这样的态度,不断感染着监狱里的其他人,也让瑞德感受到,重要的不是活在墙里或者墙外,而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活着。
要是能抬头向前迈步,即使背负着再深沉的枷锁或者阴影,都能“像是个人”一样活下去。
毕竟就算出了肖申克监狱,还有更大更多的框框条条,如果一个人的心态无法摆正,那么对这个人来说,世界本身就是个没有边际的囚牢,如同《楚门的世界》中,所有的东西都会是毫无意义的虚伪,一切都只会成为束缚与牢笼,肖申克的墙无处不在,但是这样的墙关得住沉重的躯壳,绝关不住渴望天空的灵魂。
正是因为无形,所以无拘无束,灵魂所能触动的东西,反而更加深刻。

肖申克监狱的众人,抬头仰望着扩音器。
当安迪在肖申克监狱放起那意大利歌剧的时候,所有的人从狱警到囚犯,统统抬起头去看、去聆听,那一幕让我感到特别震撼。
我也听不懂那歌剧在说什么,但是就像是在漆黑的房间里点亮了蜡烛,又像是芥川龙之介所写的,在地狱里给恶人们垂下了一根蛛丝般。(出自《蜘蛛丝》)
对于监狱里的人们来说,他们确实早已舍弃了安迪所坚持的那种希望,但他们身上也并不是绝望,他们的感情与存在似乎都被抽干了,仅仅是为了服役下去,为了活着而活着。
“起先你恨它,然后习惯它,再久一点儿,你就依赖上它。”这是剧中瑞德用来形容肖申克之墙的台词。
高中时期我有个文学老师,特别喜欢用各种哲学问题或者伦理悖论整蛊自己的学生们,我在他的课上也是经历过他的“洗礼”,那时候我们在看电影《大都会》,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男女主在洪水中拯救孩子们,我因为座位位置特别偏在角落,就忍不住望着他在我眼皮边儿的黑板上涂涂写写。
等终于看清他画的是个金字塔,金字塔上标了很多层的时候,我不禁压低声音问:“马丁先生,你在做什么?”
文学老师回过头,神叨叨地推了推他的眼镜:“你听过金字塔理论吗?”
我除了摇头也不能怎么样,于是他满脸阴险地凑过来:“嘿,我知道你课上从不爱讲话,那现在就咱俩聊聊,就你的第一感觉来说,你觉得什么结构最稳定?”
我看他挤眉弄眼的样子,望向黑板角落那个金字塔,说:“三角形?”
“啧啧,准确来说是金字塔,这种稳定不只是物理上的,也包括社会结构,如果你以后也开始工作,你就会有更深刻的感受了,我,你,都是齿轮,是运转名叫‘社会’这个庞大机器的齿轮,这个机器从上面一层层往下递增,人与人之间保持着肉眼不可见的阶级,即使再怎么宣扬平等,金字塔永远都会存在着。”
我皱起眉头,觉得很不舒服,想怼他几句,但是一时又毫无可反驳的话。
文学老师也注意到了我的迷惑,他又笑笑,白花花的小胡子带着褶皱地上翘起来:“就算现在,我们之间也有老师与学生的关系,这也是一种直接性质的金字塔。在我们面对面的关系中,我也占据着绝对主动嘛。”
我突然感到毛骨悚然,将这种关系带入了自己的私人关系后,确实永远都是有一方主动、一方被动的处境,这个位置会置换或者被割断,但是这种主次关系却难以磨灭,反而真正存在平等关系的场合,往往是与十分陌生、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接触。
对我来说,这座不可逾越的金字塔,就是我的肖申克之墙,而我早已习惯了这种阶级的存在,最令我毛骨悚然的地方在于,明明这样的阶级制度无影无形,但它却无孔不入地溶解在我的生活中,几乎是影响到了我的方方面面,而如果不是有人点出来,我会不会仍旧活一辈子都注意不到呢?
那时还懵懂的我,突然就明白了,这世上没什么绝对的自由,只不过是关着自己的笼子究竟多大而已。地球也是人类这个种族的囚牢,但是在地球之外,人类从未停止追寻宇宙、寻找更辽阔世界的脚步,那就是追寻着自己的态度,如安迪般的态度。
另一方面,当我已经习惯了画地为牢,那么跳出这个圈的世界,就会变得难以想象、难以触摸,我就为之惶恐起来。
是不是很像某个人?是的,我想说的正是电影中上吊了结自己的老布。
见惯了的风景,见惯了的人,见惯了的事情,每天日复一日重复,所有的东西都在预料之中,这样安稳、宁静的生活,突然被完全改变,必然会让人惊慌起来,随之而来的恐惧也好、忧虑也好,都让人浑身颤抖起来,把握不住自己。
但是如果有希望的话,被希望所感染的瑞德,就在这样令他惊慌的浪潮中,紧紧抓住了安迪留下的那丝希望,被安迪留下来的信息所牵引着。
因为信念未熄,才能不计代价地前进,安迪也是,瑞德也是。
怀揣希望的他们,不知道是否将那份希望好好传达出去,给了屏幕前的你们呢?
那才是我所看重的,希望的感染力。
作者 LIn子邪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