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有几个疑问

影评        2017-03-10 21:59:18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你猜我猜不猜 评论 路边野餐
看完《路边野餐》,第一反应是想梳理一下剧情。
主人公陈升,四十岁左右,人称老陈,家住贵州凯里。早年在社会上混结下仇家,仇家找到他的儿子,将其活埋,活埋之前还砍去一只手,老陈认为自己在社会上混,儿子被仇家杀也算是难以避免的事,但杀之前还先砍其手让他不能忍,再去复仇,被抓,九年监禁。在狱中九年,走之前他和妻子协议离婚。出狱之后他才知道,每个月都给自己写信的妻子已在一年前病逝,母亲也在他服役期间去世了,弟弟责怪他没有担起做儿子的责任,他自己也对自己没有尽到丈夫和儿子的义务而悔恨,希望在弟弟儿子卫卫身上来补偿,他的弟弟也是个混迹社会的但弟弟并不想接受他现在的悔改,并且将卫卫送往镇远,老陈决定将母亲留给他的老房子过户给弟弟,但要求自己来抚养卫卫,弟弟默许,于是他去往镇远要接卫卫回来,走之前他所经营的诊所的老医生让拜托他带一件衬衫、一盒磁带、一张照片去给她曾经的“爱人”,于是老陈带着这几件东西去往镇远,开始经历一路的回忆与梦境。
之所以要梳理剧情是因为其剧情并不是以一般讲故事的顺序展开的,也不是用了倒叙、插叙等手段合成的故事结构,我能想到最恰当的词语就是梦境与回忆的交织。只是一部怀旧电影,应该可以这么说,因为无论是电影画面的复古色调还是长镜头和景深镜头的连用或者是老式收音机、玻璃点滴瓶、银色铁质饭盒、古旧电风扇等等这些物件的使用以及全剧方言都反映了导演想要让故事发生在那个年代,那个灰色天空和绿墙斑驳的诗意年代。这部电影的名称就是主人公所写的同名诗集《路边野餐》。诗的元素是电影要求的主体,所以在故事发生过程中会有主人公旁白朗读诗集里的文字,配合长镜头的使用制造出诗意的感觉来。
隽永和诗意是电影的主题,但不得不说有好几个地方有些让人觉得是制作不够严谨造成的,故事所展现的整体环境应该是在1980-1990年左右,但在电影中多次出现互相矛盾的事物,例如在每次拍摄凯里小城风貌时总会带到高层小区,这样的高层民居是不可能存在于那个年代的中国的,再入舞厅、小发廊这样80年代的标志性建筑和穿着时尚的路人放在同一画面很难让人不跳戏,我甚至在老陈买火车票是发现前面的旅客在使用智能手机,这不知是导演的刻意为之还是细节忽略,当然电影中几次谈到梦境,如果用梦境来解释似乎也能说得通,我们做梦时也时常会混淆现在和过去,例如许多人都曾在梦里将现在和过去混淆在一起,醒来才发觉其不可能,这样看来勉强说得通吧。还有一个不知是刻意还是忽略的地方,就是电影的镜头。好几次都出现镜头左右摇晃的现象,我仔细看了这几个部分并没有发现这是导演要刻意交代或者暗示什么,这几个镜头粗略的拍摄手法的确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关于剧情,用野人事件悄悄隐藏进整个剧作算是一条比较有意思的副线,主要剧情似乎没有特别明朗。
总的来说我是喜欢这一类电影的,但还是没有特别理解其中一些细节成分,觉得如果是要做成复古诗意的电影应该更注重电影细节,使得全剧一以贯之,才能抓住人,不跳戏。
作者 你猜我猜不猜

这部电影的确有很多粗糙的地方,但我认为并非你说的那些地方,下面根据你的叙述替下我的意见,欢迎讨论哈~!
1、老陈只有卫卫叫过(他并不满意要他叫伯伯),他一起混过的男子始终叫他“升哥”。
2、根据电影的叙述被杀死的是之前的大哥“花和尚”的儿子,陈升是收了他的钱给妻子治病才去帮忙报仇的,而这位大哥也在正是在镇远开钟表店(因为梦见儿子死后的愿望)收养卫卫的那位。
3、老医生的儿子在陈升出狱之时被看见“野人”的司机撞死,到“现在”的时间又过了九年(两处时间标尺均从电台广播中给出)即陈升入狱到去往镇远寻找卫卫已经过了十八年的时间。
4、电影中确实有提到陈升入狱是正逢“严打”,这项运动我国共进行过四次,分别是1983、1996、2000~2001、2010。如果要按照这个线索来联系时间的话,陈升遇上应该是1996的那次(83年的严打对刑事犯罪非常严苛不太可能只是九年,而狱中学到的儿歌《小茉莉》是出自包圣美在1998年发行的专辑《重逢》)。所以影片直接涉及的时间应该是1996~2014这个时间段,“现在”的场景都是2014年在凯里拍摄的实景,这方面基本都是符合的。
另外补充一点
您提到“舞厅、小发廊这样80年代的标志性建筑和穿着时尚的路人放在同一画面很难让人不跳戏”
这个可能您并不了解这正是中国城镇化不均衡发展的现实,我并未去过贵州的乡村,但就我所见湖南、浙江的很多县乡里这类小场所还是挺多的。特别是小发廊我曾经在深圳(即所谓一线城市)的罗湖区(近中心市区)的莲塘街道见到过。当时真是切身感受了一次“现实魔幻主义”的体验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