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的劳伦斯》从历史角度看电影

影评        2017-01-09 21:08:51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墨雪飘.痕 评论 阿拉伯的劳伦斯
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Thomas Edward Lawrence)因在1916年至1918年的阿拉伯起义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而出名,还在战后撰写了记录这段经历的名作《智慧七柱》(Seven Pillars of Wisdom)。他在1935年因车祸不幸去世,享年46岁。27年过后,由大卫.里恩执导、改编自《智慧七柱》的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上映并取得巨大的票房成功,随后又在次年的第35届奥斯卡上荣获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七项大奖。
  《阿拉伯的劳伦斯》无疑是一部影史名作,但在其背后并非全无争议。就像许多历史题材电影一样,本片引起争议的地方也是它的历史准确性。正因为如此,2006年3月11日,在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历史学家杰里米.威尔逊(Jeremy Wilson)才讲评了这部电影。
  杰里米.威尔逊是T.E.劳伦斯研究领域的权威,曾受A.W.劳伦斯的委托撰写过其兄长的授权传记,还创建了T. E. Lawrence Studies网站,专门用以汇集相关资料。这篇讲稿的原文即发布在该网站上,我于去年无意间搜到,最近终于全文翻译了出来。
  当然,我翻译这篇讲稿的初衷并不在于批评《阿拉伯的劳伦斯》,而在于让这部电影得到更清晰的认识。精确到每个场景的电影分析文章毕竟并不多见,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本片也值得以如此认真的态度对待。
  本文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墨雪飘.痕
2017年1月8日

引言
  一般情况下,对电影感兴趣的人和对历史感兴趣的人毫无交集。如果你只是将《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当做电影欣赏,那么它符不符合史实其实无关紧要。如果你只是对历史感兴趣,那么电影的艺术品质如何就变得并不重要。
  然而,在某种程度上,这部电影确实备受历史学家的关注:
§ 巨大的成功使它成为了大众认识劳伦斯和阿拉伯起义(Arab Revolt)的重要途径。它在影院和电视上反复播放,传播到了许多国家。从成功的程度而言,它可以说是历史题材电影的杰出范例。
§ 每有一个人花三小时阅读讲述劳伦斯生平的严肃书籍,可能就有成百上千人看过这部电影。
§ 因此,对多数人而言,T.E.劳伦斯“就是”这部电影中的人物。我在接受美国一家广播电台采访时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时令我惊讶的是,采访者似乎将电影当做了历史问题的基础,假定电影中对相应事件的呈现已经被人们普遍接受。
  于是,作为一部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广受赞誉、大获成功——对此我们意见一致。但它究竟是忠于史实呢?还是以虚构为主呢?
  在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的同时,我认为,人们应该合理看待银幕剧作的需求。这部电影用三小时的片长跨越了两年的时间。如果不省略许多事情,精简留下来的内容,并大大减少角色数量,没人能把它拍出来。
  然而,即使接受了这些必要的处理手段,我依然认为,应该有可能创作出人物和事件都符合实情的电影。纪录片制作人的目标正是如此。
  无论如何,我承认《阿拉伯的劳伦斯》是一部故事片,而非纪录片,其目标是成为一部成功的情节剧。故事片制作人总是认为,没必要追求历史准确性和平衡性。
  最后,在引言部分,我要请大家注意一段提醒。这段话藏在电影结尾的演职员名单中,很少有影迷会阅读。其内容如下:

  这段话让我感到不安。电影以真实人物的名字为标题,如果内容存在大量虚构成分,那这样声明还合适吗?《阿拉伯的劳伦斯》涉及了一位历史人物——T.E.劳伦斯——的行动,还涉及了一个仍然因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及其余波的冲突而四分五裂的地区。对于许多人来说,这部电影已经成为认识阿拉伯世界的起点。如果它的故事极其失准且失衡,那它传达的观念也一样。

  问题已经看清楚了吧,现在我要问几个人:你觉得这部电影忠于史实的程度如何?请举手……
  那好,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我们会逐个场景研究这部电影,尝试找出一个答案。
  读一读劳伦斯笔下关于《智慧七柱》(Seven Pillars of Wisdom)的文字,就很容易明白,这本书为什么会引起电影制作人的兴趣。

  早在电影问世之前,《智慧七柱》就已凭借自身素质而经成为畅销书,不仅有英语原版,还被翻译为多种语言。劳伦斯自己也成为先锋名人——他的名字变得家喻户晓。他写的故事的确精彩。
  这是一部非凡的作品,叙述和反思在书中不断交织。此外,直到英国在1970年代后期公开官方档案之前,关于阿拉伯起义和劳伦斯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这本书都一直是最为详细的资料。
  罗伯特.博尔特(Robert Bolt)写道:

  最后一句话引发了一个问题。如果编剧的选择职能这么重要,那《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剧本中是否夹带着私货?
  只要稍微探究一下这部电影的历史,就能认识到它确实夹带着私货。事实上,先后有两版剧本,由不同的编剧执笔。第二版是以第一版为基础发展而成。
  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写了原始剧本。他是一个政治观点鲜明的美国人,因共产党员的身份而曾在麦卡锡(McCarthy)时代遭到迫害。在他的剧本所反映的诸多内容中,就有他的反帝国主义信念。
  罗伯特.博尔特写了第二版剧本,他的政治观点也很明显。他是支持核裁军的着名活动人士。作为一名剧作家,他对角色心理状态以及道德判断的兴趣可谓发自内心。
  这二人都是杰出的作家,但是,让他们来写关于英国帝国时代的一位战争英雄的剧本,却似乎是个很奇怪的选择。不出所料,最终浮出水面的剧本在融入个人诠释的同时,还传达了强烈的反战信息。
角色
  我前面已经提到过,剧作家需要将角色数量减少到可控的范围。即使对历史书而言,这也确实是个问题。在1930年代的时候,有一位剧作家读过李德.哈特(Liddell Hart)的《T.E.劳伦斯在阿拉伯及之后》(T.E. Lawrence in Arabia and After),就曾建议他缩减有名有姓的人物的数量。
  在《阿拉伯的劳伦斯》中,有四个主要角色是以真实人物为原型:劳伦斯、艾伦比(Allenby)将军、费萨尔(Feisal)埃米尔和奥达.阿布.塔伊(Auda Abu Tayi)。
  用以塑造这些历史人物的背景看上去是真实事件,于是,期望他们的言行与史料中的描述相一致,似乎是很合理的想法。
  然而,在对这部电影最有力的批评声音中,却能听到历史学家和幸存者的反对。A.W.劳伦斯曾写道:“我认不出我的哥哥。”(《观察家报》(The Observer),1962年12月16日)
  另有四个主要角色是虚构的。他们可以有效结合多个人物的特点。考虑到简化在剧作中的必要性,这是必须要做的事。
  虽然虚构角色的言行不需要拘泥于历史记载,但这些角色在叙事和诠释方面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在谈及历史准确性的情况下,他们不应该做出或说出完全与记载相悖的事情。
  一个一个说。德赖登(罗伯特.博尔特写道)“代表着欧洲的政治技巧”。
德赖登(Dryden)
  他似乎是以D.G.霍格思(D.G. Hogarth)和罗纳德.斯托尔斯(Ronald Storrs)为蓝本,但博尔特的言中之意并不仅限于此。顺带说一句,霍格思穿着军服,而且在我看来没德赖登那么爱无所顾忌地“玩政治把戏”。
布赖顿(Brighton)上校
  据博尔特所说,“布赖顿上校要代表劳伦斯在一些人心中激起的半是欣赏、半是惊骇的不安情绪,这些人都相当拘泥于英国人那种令人钦佩但不够充分的行为准则。”
  在真实的阿拉伯起义中,没有哪名英国军官扮演过布赖顿所承担的角色。可能的原型是S.F.纽科姆(S.F. Newcombe)、皮尔斯.乔伊斯(Pierce Joyce)或休伯特.扬(Hubert Young)。不过,虽然布赖顿是个虚构人物,但他的角色很可信。他的许多台词都能反映出当时的真实情感。
阿里(Ali)谢里夫
  哈里斯族(Harith)的谢里夫阿里.伊本.哈里什(Ali ibn Kharish)最初似乎是谢里夫阿里.伊本.侯赛因(Ali ibn el Hussein)——《智慧七柱》中一位真实的哈里斯族酋长。不过,可能是出于政治考虑,他的姓名受到了改动。博尔特写道:“阿里要代表新兴的阿拉伯民族主义。”
  没有哪个阿拉伯领袖曾与劳伦斯并肩作战过那么长时间。此外,对电影版阿里和《智慧七柱》版阿里的混淆,似乎导致电影问世后的一些传记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了后者身上。
杰克逊.本特利(Jackson Bentley)
  终于说到了杰克逊.本特利。他似乎是一个早期计划的产物,该计划意在将洛厄尔.托马斯(Lowell Thomas)引入剧本。在博尔特看来,他象征着“……大众媒体,这种象征以相当傲慢的方式体现在本特利身上,同时他还代替了巧舌如簧的劳伦斯诋毁者们。”
  在现实生活中,托马斯比劳伦斯年轻,而且只在阿拉伯人当中待了一周。在电影中,本特利则多次出场。
是或者否?

  是时候将宏伟场景、沙漠地貌、摄影、音乐、导演、表演和剪辑等等搁置到一边了。要想确定这部电影究竟是《阿拉伯的劳伦斯》还是《沙漠里的史密斯》,我们只需要考虑一件事:历史准确性。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