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伤痛》分集剧情介绍(1-26全集)大结局

大陆剧情        2011-10-19 21:58:32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伤痛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集
  在一个阴冷漆黑的夜晚,急匆匆四处赶场的歌手孟小凡在途中突然遭遇二个歹徒抢劫,惊慌危难中她挣脱了歹徒,疯狂地跑进工作过的酒吧里,惊魂末定的孟小凡却又遭遇神经病画家老板寒冬的再次求婚骚扰。 寒冬用自残的行为逼迫小凡, 看着他脖子上血淋淋的伤痕,被惊吓的孟小凡夺路逃跑, 惊慌失措的她被一辆飞快汽车撞倒, 车主丁邵峰下车搀扶她时, 大吃一惊──眼前的这个女孩与自己的初恋女友“秋伊宁”长得一模一样,丁邵峰没等回过神来,他就被紧追而来疯子一样的寒冬扎伤。
  孟小凡把扎伤的丁邵峰送往医院之后趁乱逃离病房,回家后发现患重病的弟弟(重症肌无力)倒在地上。
  接手调查此案的警察安君,发现受害人正是自己的“姐夫”,他的姐姐正是医院神经内科医生的“安露”,得知丈夫受害,匆忙赶到医院,好在丁邵峰已经脱离危险。几周后,丁邵峰伤愈出院了。
  由他主持的电台婚姻节目《心路》引起社会热烈反响。在接受电视台专访时,丁邵峰发现在旁边伴奏的人正是那他救护的女孩…孟小凡。丁邵峰希望女孩和他一起到派出所报案,推脱不掉,小凡上了车,这一切被尾随其后的寒冬看在眼里。在派出所门口,小凡向丁邵峰讲了他被扎伤事件的来龙去脉,说不想再节外生枝,丁邵峰非常同情孟小凡的遭遇,他们俩这一次的相遇让两人的命运从此纠结在一起…。
  伤痛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集
  丁邵峰被孟小凡的遭遇和真情所动,最终决定不报案。 极端变态的寒冬怒怨难消,他疯狂地把丁邵峰的形象和车牌号画在了画布上。孟小凡为了表达对丁邵峰的歉意,特地到丁工作的地方,想负担一部分丁邵峰此次住院的医药费。丁邵峰没有接受,说如果一定要表达歉意的话旧请吃饭一顿饭,这一顿饭让两人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直想离开寒冬酒吧的孟小凡又回到酒吧,想取回父亲临终前留下的一把古典吉他,却意外地发现这两年来神经质老板寒冬一直在暗中偷窥、监视着自己,画了许多非常丑陋变态画像,拿着琴出现的寒冬再次像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式的表白让孟小凡惊慌的逃出酒吧。
  惊慌失措的孟小凡向丁邵峰求救。此时因为女儿发烧,原本要去医院的丁邵峰伤痛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次向妻子撒谎,匆匆忙忙掉转车头,再次救了孟小凡。受到惊吓的孟小凡不敢回家,丁邵峰无奈将她带到了自己与前女友的“初恋小屋”。看着眼前的孟小凡,丁邵峰恍惚间又看见了再现“秋伊宁”…。
  丁邵峰和孟小凡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离去的时候,追赶而来的寒冬却在此时遭遇车祸,意外身亡。他们谁也不知道寒冬的死也是他们两人悲剧开始。
  伤痛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集
  孟小凡的弟弟孟驰一直视寒冬为“哥哥”,他的死,让孟驰这个内心孤独的人深受打击,他旧病复发住进医院,巧的是他的主治医生正是丁邵峰的老婆——安露。
  孟驰高额的住院费成为孟小凡最大的心病,好心善良的医生安露看着这对父母早逝,相依为命的姐弟心生怜悯。心力憔悴的孟小凡生病发烧,恰巧丁邵峰打来电话,他将神志不清的孟小凡送到社区诊所,贴身守候了一夜。伤痛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丁邵峰将孟小凡送到初恋小屋,继续细心照顾这个无助的女孩。痊愈后的孟小凡,对这位救了自己两次的“丁老师”产生了另一种情愫。丁邵峰也对这个长得和初恋女友一模一样的女孩…孟小凡,产生了微妙异常的感情,因为她的出现让这个中年男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激情似火、百转千回的时代。
  就在人们都沉寂在梦幻里的时候,寒冬的酒吧密室里出现了一个神秘人──这个人是离开寒冬多年的弟弟,他通过密室里的画,认定哥哥是被丁邵峰与孟小凡害死的。
  伤痛分集剧情介绍 第四集
  这个神秘人与流氓好友铁宏密谋寻求机会复仇。
  丁邵峰与孟小凡被命纤纠结在一起,在一个深夜丁邵峰和孟小凡两人终于在情感与理智中失控发生了关系。俩人的感情日益升温,在激情似火中昏迷不醒,孟小凡从此也就住在了“初恋小屋”里。
  安露的科室来了一位叫“严寒”的新同事—一个举止怪异的海归博士,他似乎对孟驰姐弟很感兴趣,对他们的情况也是了如指掌。
  因为女儿丁艼患有自闭症,安露一直希望通过学习音乐帮助女儿,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老师,为此丁邵峰和安露这对夫妻再次产生分歧。
  孟小凡为了交住院费,小凡四处奔波找工作,安露被她对弟弟的感情深深地感动,在尽心救治孟驰的同时,也一直帮小凡延期缴费时间,可孟驰并不理解姐姐的难处。
  丁邵峰对孟小凡拒绝神经质寒冬的求婚,到他意外被撞死,一直心有芥蒂,无法释怀。
  流氓铁宏冒充病人来医院看病,巧言认识了医生安露,他虚情假意的向她透露自己的酒吧缺少一个小乐队急需找人,于是巧妙地通过安露把孟小凡介绍到他的西餐厅,小凡在铁宏那里顺利地找到了新工作,一切生活看似又恢复了正常。
 1/7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丢豆图库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