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歌谣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12-14 21:43:1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工长郭其昌走出工棚取下榔头敲“钟。”
“咣——咣——”
工友们带着各种工具走出工棚准备出工。
12、戈壁铁路 日 外
尕娃画外童音:
天上无飞鸟啊,
地上不长草,
百里无人烟啊,
风吹石头跑……
童音中出现以下画面:
养路工沿着铁道线向远处走去。
养路工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
养路工在铁道线上作业。
养路工在狂风中搏击。
13、铁道旁 日 外
夕阳西下。
韩浦生和尕娃带着大黄狗在线路上追逐玩耍。
尕娃:“阿拉叔叔,你可是答应今天晚上带我去巡道的啊!”
韩浦生:“那是逗你玩的。”
尕娃:“哎,阿拉叔叔,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韩浦生:“你爹要是知道了,非打你的屁股不可。再说,晚上你能起得来吗?”
尕娃:“能,一定能!要不咱俩拉钩。”尕娃伸出手指要和韩浦生拉钩。
韩浦生:“那晚上起床你爹也会知道。”
尕娃:“我有办法了,晚上我睡在你身边……”
14、工棚内 夜 内
夜。
韩浦生背着巡道包和尕娃一起悄悄溜出了工棚,他们穿着劳保短皮大衣,戴着皮帽子。尕娃穿着的大人的大衣和帽子,几乎将他“淹没”。后面跟着“大老黄”。
两人相觑一笑,伸伸舌头,又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嘘——”。
15、铁道线上 夜 外
初冬深夜。
韩浦生在巡道,尕娃跟在后面,再后面是“大老黄”。
韩浦生:“尕娃,害怕吗?”
尕娃挺挺胸:“儿子娃娃,哪能害怕那!”
韩浦生:“好啊,你也会说新疆话了。”
韩浦生手提巡道灯,边走边认真检查线路。
突然,“嘎——”地一声脆响,尕娃吓得就往韩浦生身上钻。
韩浦生哈哈大笑起来:“儿子娃娃就这个胆量。”
尕娃:“阿拉叔叔,是什么在响?”
韩浦生:“钢轨伸懒腰哪!”
尕娃:“骗人,钢轨还会伸懒腰?”
韩浦生:“你想吗,白天那一辆又一辆火车在它的身上轱辘轱辘一个劲地跑,它能不累吗?所以呀,到了晚上,它就要伸伸懒腰。”
尕娃:“那白天它也可以伸懒腰啊!”
韩浦生:“告诉你吧,这叫热胀冷缩,白天温度高,晚上温度低,所以呀,钢轨就发出响声。”
远处的铁道线上,有只狼在走动,两只眼睛发出绿光。
尕娃:“阿拉叔叔,你看——”
韩浦生:“不要怕,那是一只狼。有‘大老黄’哪。”
大黄狗发现敌情,凶狠地“汪汪”叫着,狼迅速逃离。
16、铁道线上 夜 外
韩浦生:“尕娃,咱们休息一下不?”
尕娃:“好咧。”
两人坐在铁道旁的一个土包上。
尕娃依偎在韩浦生身上,望着漫漫夜空。
星斗满天。
17、童话幻觉
漫天星斗中溶入:
尕娃在星空中飞翔漫游。
尕娃身穿漂亮的服装,在富丽大厅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鸡鸭鱼肉,尕娃吃得满嘴流油。
春天里,百花盛开,万紫千红。尕娃在空中飞翔。
尕娃在空中看到了仙女似的妈妈向他招手,“妈妈——”他呼喊着向妈妈追去。
18、铁道线上 夜 外
“尕娃,尕娃……” 韩浦生喊。
尕娃睁开了眼睛。
韩浦生:“你做梦了,小心着凉。”
尕娃:“阿拉叔叔,我梦见了妈妈……”
韩浦生:“咱们赶快走吧!”
韩浦生和尕娃站起来沿着铁道向远处走去。
19、铁道线上 夜 外
尕娃和韩浦生巡道返回途中。
星星没有了,空中急急浮动着夜云。远处隐隐出现风声。
韩浦生抬头望去:“不好,赶快跑,要刮大风了,前面有拉沟……”
尕娃跟着韩浦生拼命地跑。大黄狗也预感到要刮大风了,汪汪地叫着往前跑。
狂风大作,韩浦生和尕娃以及大黄狗在狂风中拼命挣扎。
他们爬到一个拉沟里养路工挖的防风洞里,狂风卷着沙石向他们袭来。
20、拉沟地带 日 外
天微微亮。风渐弱。
风沙掩埋了拉沟一带的铁道线。
大黄狗从拉沟里的一个洞口钻了出来,然后拼命地往外面扒沙土。
韩浦生和尕娃从掩体里钻了出来。除了两只眼睛在动,满身满脸都是沙土。
韩浦生:“不好,线路被掩埋了,赶快通知工区清沙。”他从巡道包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上面连着一个小盒子,他写了一个纸条,放进盒子里,叫来大黄狗,将绳子绑在狗脖子上,拍了拍大黄狗,大黄狗向工区飞奔而去。
韩浦生:“火车过不去了,尕娃,你在这里等着,我去钢轨上设响墩。”
21、三间房工区 日 外
工长郭其昌在“咣咣咣”地狠劲敲“钟”。
工友们急忙往轨道上抬轨道平板车,然后将工具放到上面。
大黄狗跑了过来,郭其昌从狗脖子上取下绳子,看了看说:“赶快走,风沙埋了1421公里处的拉沟线路。”
秦山虎:“尕娃哪?”
郭其昌:“和韩浦生在一起。”
秦山虎:“阿拉这小子,真该收拾……”
22、清沙现场 日 外
一列货车从前方开过来,随着响墩三声炸响,火车紧急制动。
火车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问走上前来的韩浦生:“喂,师傅,前方怎么啦?”
韩浦生:“线路被沙子埋了。”
火车司机:“啥时开通?”
韩浦生:“别急,清沙的人一会儿就来了。”
火车司机:“今天真倒霉。喂,这么大风,你怎么把孩子也带来了?”
韩浦生:“哎!我说师傅,让咱铁路人的孩子上车头看看?”
正副司机及司炉都满口答应:“上来吧!”
韩浦生抱住尕娃往蒸汽车头上送,上面人接。韩浦生也跟着上去……
尕娃好奇地钻进了机车。
韩浦生在车头随意往后面看,不由地叫了起来:“快来看,后面的车厢里有人——”
23、车厢里 日 外
蓝秀秀一身农村姑娘装束,倦曲着,怀里抱着一个蓝底白花布包,人已经冻得休克过去。
韩浦生爬上车,用手试试蓝秀秀的鼻息,对着车下喊:“还有热气。”
韩浦生迅速脱下自已的劳保皮大衣,给蓝秀秀盖上,和后面爬上来的火车司机将蓝秀秀抬起来往车下送。
24、路基上 日 外
副司机、运转车长、司炉一同将蓝秀秀接下来放到线路旁。
25、线路上 日 外
郭其昌和工区的养路工推着轨道平板车赶来,后面跟着大黄狗。
郭其昌用手试了试蓝秀秀的鼻息:“还有救,赶快用平板车送回工区。让‘大老黄’先给庄大旺送个信,让他烧好姜汤,把炉子加热……防护员,赶快向车站要个点……”
大黄狗接受指令后向工区飞奔而去。
防护员将通讯用的金属导体杆子拉长,搭到线路旁的电线上,摇动电话机,然后通话:“车站,车站,我是工区作业现场,有紧急情况……”
人们将蓝秀秀抬上了轨道平板车。尕娃也被韩浦生抱了上去。
轨道平板车前面,一人打着小红旗防护。
韩浦生和另外两名养路工推着轨道平板车而去。
狂风又起。
郭其昌对着远去的平板车喊:“阿拉子,回去再找你算账……”转身对工友们说“赶快清沙!”
26、铁道线上 日 外
护送蓝秀秀的平板车在狂风中艰难地行走。
27、清沙现场 日 外
狂风大作。
养路工清沙扬起的沙尘遮天蔽日。
28、工棚内 日 内
熊熊燃烧的炉子跟前,临时打了个地铺,蓝秀秀躺在上面,送蓝秀秀的韩浦生和另外一个人在忙碌着。
炊事员庄大旺端着一碗姜汤走了进来。
韩浦生扶起蓝秀秀,庄大旺用勺子往她嘴里喂姜汤。
一碗姜汤全部喂了进去。
29、养路工区 日 外
清沙的养路工收工了。
庄大旺迎了出来,告诉郭其昌:“工长,那个女人活了。”
工友们都松了口气。
郭其昌:“今天阿拉子救人一命,将功补过,下次决不轻饶。”
韩浦生不好意思地走了出来,正好听到工长的话。
郭其昌:“带孩子上线路是违章,知道吗?!你想想,要是大风将尕娃刮跑了,这么大的戈壁滩,你往哪去找……”
工棚里来了女人,工友们都不好意思进去。几位年青人在推推搡搡……
郭其昌:“怎么,你们都变得见不得人了,她又不吃人。走,进去看看……”
30、工棚内 日 内
蓝秀秀跪在地下:“大叔大哥,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你们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郭其昌指着一边的韩浦生对蓝秀秀说:“这才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你就没命了。”
蓝秀秀扭过身来,哭着对韩浦生说:“大哥,你就是我的恩人……”
韩浦生想搀扶蓝秀秀,又有些不好意思。忙说“别……”
郭其昌:“大妹子,你这是从哪来,到哪去,怎么会这样?”
蓝秀秀沉默良久,双泪长流:“说起来话就长了……”
31、陕北农村(回忆)
蓝秀秀画外音:
(陕北苍凉的信天游音乐)我的家在陕北米脂蓝家坪,三年大旱,连着闹饥荒,村子里的人饿死好多,不少人都到外面逃荒去了。我家兄妹三人,上面有两个哥哥。那年秋天,我家的窑塌了,将我二哥的腰砸断了,就瘫痪在床上。家里就更困难了。由于家里穷,大哥都28岁了,连个提亲的人都没有,爹妈很着急。我们邻村有一个姓赵的人家,要用他家的姑娘和我换亲。他家姑娘嫁给我大哥;让我嫁给他家的儿子。可我早就有了意中人,他就是我们村里的梁子哥,我俩从小一起长大。两年前,梁子哥要跟别人到新疆哈密三道岭煤矿干活,临走时,我俩发誓,这辈子除他我谁也不嫁;他除我谁也不娶。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