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5-05-27 20:41:21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47.民房院(晚上)
  〔赵行德带了一包吃的走进来,愣住了。月光下,那女子正在井边洗头。行德跑上,一把拉住她的手,就往屋里拖——
  
  48.同上。屋内
  〔行德把女子拉进屋,严厉地——
  行德:多危险呀!
  〔女子擦着头发,不作声。湿亮亮的乌发,白净的脸庞光彩照人,美极了。擦头发的手一动一动,项链也跟着一闪一闪,响声清脆。
  行德:……费着劲要救你脱险,你怎么可以乱来呢?
  女子:……你为什么要救我?
  〔明澈的眼睛、清脆的声音直冲着赵行德,使他猛然一阵心慌眼跳。
  女人:我是王族,发现了就要被杀。我没有活路,东藏西躲都是徒劳。横竖是死,我不愿意总这么受罪。
  行德:不,老百姓很快会回城的,那样你就可以趁乱化装逃出。
  女子:逃出上哪儿?我父亲、我大伯都给打死了,妈妈也殉节死。让我一个人上哪儿?
  行德:一直往西,还有别的回鹘人的城市……
  〔女子无望地摇头,项链又踉着轻响。
  女子:太远了。
  〔行德无言以对。
  女子:我们的家园完了。我也要完的。
  〔她脸上透出悲切的微笑。一股从心底涌出的哀怜之情,使行德不由得急切地——
  行德:我跟你说了,要救你。我一定把你救出。
  女子:……就你这个西夏兵……?
  行德:我不是西夏人。我是汉人。
  〔女子双目圆睁。行德不禁又一阵怦然心跳。
  行德:……再等一等吧。一定把你救出。
  〔他把吃的塞给她,急促地着看她,就又消失到屋外的夜色中。
  〔女子静静目送他。
  
  49.城外草地(次日)
  〔汉人部队进行战斗训练。赵行德骑在马上转大圈,边跑边瞄靶,发射旋风炮。练完回队,朱王礼骑马凑过来。
  王礼:那回我答应的事,妥了。
  〔行德莫明其妙地瞧瞧他。
  王礼:你不是说想学西夏文吗?到兴庆府学吧。
  〔行德的脸唰地涨红了。
  行德:到兴庆府,让了呀?
  王礼:我这人,说到办到。有部队开拨兴庆府,你跟他们一起。明天早上就走。
  行德:明天早上?!
  〔他为难极了。
  行德:这太急了。再延迟几天吧。
  〔朱主礼火了,瞪眼大吼。
  王礼:我说了就要做到。说明天就明天。这是我的命令!
  
  50.民房。屋里(晚上)
  〔屋里黑洞洞的,只有窗子透进来的月光照着女子和行德。
  女子:……明天?!……明天一早?!……
  〔她再也说不下了,直发呆。行德很难受。
  行德:……是任务,不能拒绝呀。
  女子:……你说了,要救我,一定救我……
  行德:我托个可靠的人照顾你。我遵守诺言,你放心。
  〔说着,他吃惊地停住了。只见两串晶莹的泪珠在女子的脸颊上闪动、流淌。接着是低弱、却又字字清晰的声音——
  女子:你还不知道,那天我为什么一个人呆在烽火台上。我是在等离城出征的亲人,我的未婚夫。临上阵,他对我说:只要不打死,我一定回城来,你在烽火台上等我吧。啊,我的人……!
  〔行德屏息望着她——
  女子:我等了。仗打败了,城里人跑了,我还是等呀等,一直等到西夏军队进了城,我知道我的人再也回不来了。死吧——我刚刚下决心,这时,你来了……
  〔她抓住行德的手。
  女人:昨晚上,当你发誓要救我的时候,我全明白了:你是我战死的未婚夫的化身,是他让你到我身边来的。既然这样,可你为什么又要把我孤零零扔下不管呢!
  〔她声音激动,泪如泉涌,扑向赵行德——肩头到颈项的鬈发都瑟瑟发抖。项链摇曳出瑰玉特有的清响。行德猛一下把她紧紧抱住。
  行德:一定回来。我保证。
  女子:什么时候……?
  行德:四个月——不,半年之后……
  女子:半年……!
  行德:我尽我的力量,争取早回来。我只能说到这样,原谅我吧!
  〔女子紧盯着行德的眼睛,点头。
  女子:……我等。你就是我的人。
  〔行德震惊,迎视她的目光。女子抱住他热烈亲吻。
  
  51.沙漠(夜)
  〔回鹘军的甲胃碎片和断剑残戟狼藉满地。
  〔流沙游动,象死者的泪。
  女子画外音:你就是我的人,我的死而复生、回到我身边的亲人。
  
  52.民房。屋里(夜)
  〔月光和暗影迷离交错的幻幕中,一张破席上,行德和回鹘女子狂热地互输情爱。女子稣胸裸露,宝石在上面熠熠发光。
  行德:我是个无国无家的人了。这,你也愿意?
  女子:我国破家亡,连葬身之地都没有了。只有爱,只有对你的爱。
  
  53.城外坟地(夜)
  〔座座塔状土墓多已残缺颓败了。夜风呜呜吹过,象是死者的叹息。
  女子画外音:只有爱,是我的生命,是我生的希望。
  
  54.朱王礼的营帐(次日晨)
  〔朱王礼在院里光着膀子舞戟练功。
  〔行德穿戴已毕,走进院来。
  王礼:早啊,这就走?尽量快回来。别忘了咱们说好的树碑的事。
  〔行德紧张地提起话茬。
  行德:这个——,走之前求你一件事。
  王礼:什么事,说说看。
  〔行德犹豫了一下,一咬牙——
  行德:我藏了个回鹘女人。托你保护她。
  王礼:女人?!还有女人留下呀,就这城里?
  〔他两眼现出色光。
  行德:不是一般的女人。一个回鹘王族的姑娘。
  王礼:王族姑娘?
  行德:这女子有我们汉人的血统,你得替我保护她,一直到我回来。
  〔朱王礼目瞪口呆。
  行德:你得对我保证!咱俩如果真有友情,那就看在友情的份上,对我保证。
  〔行德是背水一战了。朱王礼苦笑。
  王礼:……好吧,我保证。不过,要是这么回事,我是不是最好不见她?啊不,先让我见上一面吧。见见总可以吧?
  
  55.民房。屋里
  〔朱王礼两眼看直了。回鹘女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行德默不作声地注意女子的表情。女子的视线盯住朱王礼,同时问赵行德——
  女子:从今天起,就是他保护我吗?
  〔朱王礼如坐针毡,避过眼。冷丁地拔腿就往外跑。行德吓了一跳,赶紧追出。
  
  56.院子里
  〔朱王礼脸色可怕地抱着双臂,扭头不理。行德刚一走近,他背着脸急促地说——
  王礼:我可侍弄不了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我什么也替她干不了。要是找个城里的回鹘人给她送送饭,还行。
  〔行德傻了,不知是怎么回事。朱王礼骤然转过身来,脸色还是那么可怕。
  王礼:你干什么要藏一个这样的女人?
  〔行德耷拉着眼皮,低声地——
  行德:……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朱王礼呼出一口粗气。
  王礼:还是的呀,你也说不清楚嘛。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有数的嘛。对我还是最最普通的女人合适。
  〔行德没办法了。
  行德:这么说,你是不肯保护她了?
  王礼:实说吧,咱可不愿意沾惹这样的女人。可我既然先答应了你,又到这里来见了面,那没法儿了。我照应。
  〔说完,他忽然神色一动。那女子站到房门口来了。
  王礼:告告别吧。城门口见。
  〔他示意地扬了扬下巴,就疾步走出了。行德被这气势镇住了,呆呆地目送他离。
  〔女子走近他。行德转过身。
  行德:……我的朋友,是个好人。他答应照应你了。
  〔女子点头微笑。
  行德:那就……
  〔他欲说而无言。
  〔女子摘下一串项链,放到行德手里。相视脉脉。刹那间,两人同时扑上,热烈地紧紧拥抱在一起。
  
  57.城门前
  〔行德跟在近两百匹马的西夏骑兵队后面,渐渐走远。马一边朝前跑,行德一边频频回头。
  〔朱王礼站在那里给他送行。一会,他的身影也消失在马蹄腾起的蒙蒙烟尘里了。
  
  58.兴庆府。城门(十几天后)
  〔汉字的“兴庆府”门匾被几个工人卸下来。换上一块西夏文字的匾额。
  〔赵行德看着这一幕,同时走进城门。
  
  59.城里
  〔市面上一派兴旺景象的大街。行德从那头走过来。各种肤色和民族的商人,琳琅满目的商品。剽悍的西夏人,他们的表情,言谈,举动。市面的招牌等等,看不到一个汉字,触目皆是涂得红红绿绿的西夏文字。赵行德不禁为之叹服。
  
  60.国子监
  〔国子监的建筑。字幕:国子监。
  
  61.同上。教官室
  〔年老的首席教官索皱着眉头。
  索:是呀,各个部队是都选派了一个人来学西夏文字。可人家来的全是军官呀。一个当兵的也没有。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