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雅

恩雅,本名Eithne Patricia Ní Bhraonáin,1961年出生于爱尔兰共和国多内加尔郡圭多尔镇的一个音乐世家,爱尔兰女歌手。1986年,恩雅凭借为电影《青蛙王子》写配乐,正式进军音乐界。1988年,恩雅发行首张个人专辑《Watermark》。2001年,代表作《May It Be》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格莱美奖”最佳电影歌曲“提名等多项荣誉。2007年,恩雅因为她对音乐的贡献而获...展开>>

明星资料 影视作品 最新报道

恩雅早年经历

1961年5月17日,恩雅出生在爱尔兰西北部的G

aeltact。恩雅原计划使用“Eithne”这个艺名,在爱尔兰语中是"火"的意思,也是Aidan女性化的叫法。但为了避免别人将自己名字读错,于是将发音相同的英语拼音“Enya”作为自己的艺名。

1980年,恩雅打消进入音乐大学的念头,而加入由姐姐、两个哥哥及双胞胎叔叔所组成的家族乐团“Clannad”担任键盘手,历经2年严格紧凑的巡回演唱经验,将爱尔兰传统民谣予以重新编曲蔚为特色的”Clannad“。

1982年,恩雅因厌倦乐队的流行取向而离开Clannad。后与乐队Nicky Ryan(制作人)及其妻Roma Ryan(作词人)组成3人创作群,继续开创个人事业。

恩雅演艺经历

1986年,恩雅的个人音乐生涯开始于为David Puttnam的电影

《青蛙王子》写配乐。虽然那一次在电影中并没有出现她自己演奏的乐曲,但在电影原声带中却收录了两首恩雅自己演奏的乐曲。这时恩雅决定用“Enya”取代“Eithne”作为她的名字。同年,恩雅受BBC的委托为其电视剧集《The Celts》做配乐,音乐、作曲花了10个月。由于该剧的音乐受到欢迎,于是BBC为恩雅发行原声音乐专辑《Enya》,这也是恩雅的首张个人专辑。只在英国Top100上昙花一现,但它却引起了华纳英国公司总裁 Rob Dickins 的注意。

1988年,恩雅发行首张个人专辑《Watermark》(水印) ,仍由搭档Nicky Ryan担任制作。从这张专辑开始恩雅树立了自己的个人色彩。这时恩雅就真正步入其发展的快速期,先后发行了《Shepherd Moons》,《The Memory Of Trees》,《Paint The Sky With Stars》。

1989年,在凭借专辑《Watermark》,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世界性音乐大奖上获得”年度最佳新人“、“年度最佳女艺人”两个奖项,

随后在全英音乐奖上获得”年度最佳新人“、“最佳国际女艺人”的提名,在当年的爱尔兰音乐奖上恩雅获得了“年度最佳女歌手”,在蒙特卡洛世界音乐奖上获得“年度最佳录影带”。

1991年,恩雅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Shepherd Moons》(牧羊人之月)。

1992年1月,恩雅入围全英音乐奖”最佳国际女艺人奖“。11月,WEA 唱片公司取得 《The Celt》的发行权,经重新包装设计后再度问世。

1993年2月,第35届葛莱美奖揭晓,恩雅的 《Shepherd Moons》专辑拿下”最佳新世纪专辑“。

1994年初,恩雅的 《Marble Halls"》被电影《The Age of Innocence》 (纯真年代) 选作插曲

1995年11月,恩雅推出专辑 《The Memory Of Trees》,这张专辑在欧洲多国登上排行榜冠军,全球销量达到1100万张。

1997年,第39届葛莱美奖揭晓,《The Memory Of Trees》为恩雅再添一座葛莱美《年度最佳新世纪专辑》。同年,恩雅发行第一张精选辑《The Best Of ENYA-Paint the Sky with Stars》(星空彩绘),之后Enya又发行3碟装礼盒CD《The box of dream》梦幻音乐盒。

2000年,恩雅发行《A Day Without Rain》(雨过天晴), 此张专辑在美国Billboard流行专辑榜中停留了199周的时间,并在全球取得1500万张的销量成绩;在2001年“9/11事件”冲击全球期间,此首单曲在两年内共计募集了50万美金。

2001年,恩雅受邀请为《魔戒1》(指环王1》)制作并演唱主题曲《May It Be》

。 4月《雨过天晴》中的第二首单曲《野孩子》成为浪漫电影《甜蜜11月》的主题曲。

2002年2月,恩雅2000年的专辑《A Day Without Rain》获得第44届格莱美《最佳新世纪专辑》,同时,在世界音乐奖上获得“年度最畅销女艺人”、“年度最畅销新世纪艺人”、“年度最畅销爱尔兰艺人”三项大奖。3月,恩雅为影视大片《魔戒1》(《指环王1》)演唱的主题曲《May It Be》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奖“提名 ,之后又获得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提名与格莱美”年度最佳电影歌曲“提名。

2005年,恩雅发行了《Amarantine》(永恒之约) ,在这张专辑《Amarantine》中,Enya依然与词作者罗马·莱恩(Roma Ryan)和制作人尼基·莱恩(Nicky Ryan)这两位曾在1988年发行专辑《Watermark》时的搭档合作。

2006年10月,恩雅再次拿下了2006年世界音乐大奖“最畅销的爱尔兰歌手",并在颁奖典礼上演唱了《It's In The Rain》。

2007年,恩雅因为她对音乐的贡献而获得北爱尔兰大学、爱尔兰国立大学授予两座"荣誉博士学位"奖。2月,恩雅凭借《Amarantine》获得格莱美"年度最佳新世纪专辑"奖。

2008年11月10日,恩雅推出专辑《And Winter Came》(冬季来临),也创下了350多万的唱片销量。

2009年,恩雅获得爱尔兰音乐奖"年度最佳女艺人",之后获格莱美“年度最佳封面”提名。11月,Enya的二十年精选《The Very Best Of Enya》(世纪典藏)专辑在全球发行。

2011年5月,恩雅进入录音室与Nicky Ryan和Roma Ryan一起制作他们的第八张录音室专辑。

2015年11月20日,时隔多年,恩雅新专辑《Dark Sky Island》正式上市。该专辑早在2012年便开始进行筹备与录音,由恩雅长期合作伙伴Nicky Ryan担纲掌盘重任、作词家Roma Ryan提供优美诗句。

恩雅个人生活

她的祖父是一个在爱尔兰巡回演出的乐队成员,而她父亲在

未经营酒吧生意前是一个名为Slieve Foy Band的乐队领队,恩雅的母亲则为一个舞蹈团成员,并在Gweedore Comprehensive School任教音乐。此外,恩雅有四兄弟及四姊妹,其中几位于1968年组成一队名为An Clann的乐队(在1970年中改名为Clannad乐队)。

恩雅音乐作品

恩雅获奖记录

恩雅人物评价

其实,听恩雅不必听她的歌词恩雅自己美妙的歌唱早就把歌词淹没了,就像是溶溶的月光把无边的夜色

淹没,清清的溪水把茵茵的草地淹没一样,让我们只沐浴在明媚的月光中,只浸润在湿漉漉的溪水里,而将夜色和草地都融化其中了。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听恩雅,就是这样的感觉,歌词已经淡去,唯剩下美妙的音乐。音乐本来就不属于歌词,而属于旋律,再好的歌词也只是音乐的累赘。语言是地上生长的草,而旋律是天上飘飞的云。好的音乐,无需搅拌歌词添加剂,将一池透明的好水搅浑。恩雅好就好在以她的感情她的感觉她的心灵她的梦想演绎得澄清透明,让我们忽略了或遗忘了原本的歌词。 恩雅的音乐,确实是一种清纯得有些令人悲伤得要落泪的梦境.梦能说出来吗?能说出来的都不是梦。但梦可以用音乐表现出来。恩雅的音乐就是这样的音乐。

恩雅的音乐还能让人想起自然,让我们能与自然共舞,并能和它一起呼吸到那一份天籁般的清新。不过那种自然不是都市里制造的人工景观,当然也不是能够上溯到远古的原始森林,而是远避尘嚣的现代中的自然,拥有一份可以找到的天籁。是在爱尔兰岛空旷的山谷,在爱尔兰海寂静的海边,面对山风猎猎,面对海浪苍苍,让我们能感受到水雾的弥漫,清冽而湿润;让我们能感受到轻风的絮语,绵绵而深切。恩雅的音乐能让我们被各种膨胀的欲望炙烤的心,稍稍平静下一些,如一袭绿阴遮盖一下骄阳的辐射,让我们冒出的虚汗稍稍清静下来一些。
  听《树的回忆》、《平安经》、《上天之父》,那反复吟唱的歌声像是平原的落日风紧紧追随着你,有几分温暖几分离开家很久要到家能撩拨内心深处的感动和激动的感觉;那眼泪一样清澈的旋律像是海天相连起伏的弧线,让你的身心柔软和它起伏的弧线一样韵律自如,带着你荡漾到地平线之外;还有那轻轻敲打的打击乐密密的吻密密的雨点一样不停地打在你的心弦上,震撼着你的心灵,如影相随仿佛要催促着你快长上透明的翅膀,到蓝天碧野到久违的山野中的树林去悠悠飞翔。

《树的回忆》这盘磁带,《回家路上》和《四处皆然》有着过多过重的打击乐和过于明快的节奏,太热闹,欢快得像是中学生放学回家,我不太喜欢。除此之外,其他支支乐曲可听。尤其是吁《曾经金光四射》,有一种在现在流行音乐里难得觅到的神圣和庄严,有几分教堂音乐的感觉。听这支音乐,让我忽然想起那一年在德国科隆的大教堂里,那一次正好赶上复活节,除了我们几个中国人站着之外,那么多虔诚的教徒都跪拜在神像和蜡烛面前,跪拜在红衣主教的脚下,阳光从教堂高高的彩色玻璃问洒下,四周静寂如夜,只有音乐在空旷的教堂里发出浑厚的回声,让你觉得生命和岁月在凝固,心灵和思绪在洗礼……恩雅的这支音乐,让我拥有那时的感觉,让我感到站在那么多虔诚教徒之外的浑身不自在,让我感到一种被同化被净化的力量,像是踩在一朵洁白的云彩上面,不由自主地飞升。

恩雅的音乐不属于古典,但她找到了从古典到现代相连接的一种或是一丝薄薄的纽带。她的音乐更多的是民谣之风,但她有意识地过滤出民谣清纯的一面,并且有意识地槟弃了现代流行音乐很容易做到的躁动喧嚣和对神圣庄严的解构与嘲笑,而是浇灌着她汲取的民谣纯净之水,种植下了古典浪漫的种子。她让它发芽,即使未长成大树,却是让它散发出一丝丝清新与神圣的气息,让我们多少能垂下头懂得沉思,仰起头来懂得望一望头顶的天空中还有着明亮而高贵的日月星辰。
  恩雅的音乐很少能让我们感到温馨,温馨的音乐太多了,神圣而庄严的音乐却太少了。温馨已经缠裹得我们滋生小市民的青苔,装进蜗牛的盔壳,而只能在广场的方砖上或大街的柏油路上蹒跚而得意地散步。神圣和庄严,像先哲一样已经悄然离我们远去。虽然只有这样一点点,恩雅毕竟给了我们一些安慰。恩雅恰如其分地运用了电子乐声,让它们来表现出这一点,让我们听得到听得出那种电子乐声独有的效果,那种空旷辽远的回声,那种笼罩神秘色彩的隐隐呼唤,那种伴随着她歌声的喃喃自语和轻轻叹息。

听恩雅,最好一个人听,最好夜晚在自己的家里听。听恩雅,不适合在旅途中听,也不能在酒吧或咖啡馆听。它怕嘈杂,怕燥热。它难以融进再好的美酒或咖啡里,但它能融进月光和夜色之中。月光和夜色,是恩雅音乐最好的底色和背景,是恩雅音乐的来路和归途。
  水流似的琴声,冰晶般的造型,梦幻中的小花,月色里的倩影。

——选自肖复兴《音乐笔记》

她是来自爱尔兰的TheCelts,她的声音纯美安静,为我们洗涤尘世的浮躁。我们在她的音乐中找寻内

心渴望的amarantine,她用音乐告诉我们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是LongLongJourney,SomebodySaidGoodbye,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是会有It'sintheRain,每当这个时候就是AMomentLost,Mayitbe每当这个时候人们总是在想IWantTomorrow,每当这个时候人们总是希望ADayWithoutRain。可是生活往往就是这样,通常人们总是希望借助外界的力量,却不知道其实sumiregusa就在每个人的心中。其实每个人都是WildChild,每个人都希望摆脱LazyDays,每个人都希望有BookOfDays的熏陶。恩雅用她的音乐为我们给出了答案,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心灵纯净世界的窗,因为她总是会自问:HowCanIKeepFromSinging?
  聆听恩雅的音乐,你的心会随着这美轮美奂而又圣洁音乐进入一个天籁般的世界。在恩雅的音乐世界里,你能感受到OnlyTime像River一样静静流逝,当EveningFalls时,ShepherdMoons将天空渲染成CaribbeanBlue,PaintTheSkyWithStars;在恩雅的音乐世界里,AnywhereIs,记忆就像淡淡的Watermark,去留无痕,但WaterShowstheHiddenHeart,因此恩雅会OnMyWayHome时带我们去寻找那易逝的TheMemoryOfTrees;在恩雅的音乐世界里,恩雅就像一朵ChinaRoses悠然开放在MarbleHalls,无论OrinocoFlow还是StormsInAfrica,OnceYouHadGold,HopeHasAPlace。 恩雅作为新世纪音乐的代表人物之一,俨然己成为New Age 音乐的代名词。她的声音纯美安静,

旋律优美而深邃,超凡脱俗,神秘圣洁,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新浪评

同时,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声音也是精神安慰剂,工作和生活的烦心琐事都会在聆听中得到解脱 。(搜狐网评

并能够激发出隐藏在心底的隅角满浸甜润温柔的情感,是一种真正用心灵与听者进行交流感应的声音 。(腾讯网评

热播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