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7集剧情 德嫂病死 周莹偷银子做生意

大陆剧情        2017-09-14 15:16:48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乐豆

   第27集剧情 德嫂病死 周莹偷银子做生意

  周莹带着春杏他们给德嫂烧纸钱,还吩咐春杏回家找一件比较好的衣服给德嫂换上。小伍四处打听了消息,德嫂家的人都死了,就剩老德一人。王世均找遍了整个泾阳城,只找到一口棺材,虽说比较薄,但马上就能用。老德回来了,看见病死在家中的妻子后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德嫂死了三个时辰,老德才回来,王世均不明白鸦片真的有那么大的魔性。此时门外传来小伍说老德跳井的喊声,周莹、王世均赶紧跑到屋外并将老德从井里给捞起来。周莹拿着火把冲了出去,这鸦片是个害死人的东西,她一把火烧了整片罂粟田。

  第27集剧情 德嫂病死 周莹偷银子做生意    周莹带着春杏他们给德嫂烧纸钱,还吩咐春杏回家找一件比较好的衣服给德嫂换上。小伍四处打听了消息,德嫂家的人都死了,就剩老德一人。王世均找遍了整个泾阳城,只找到一口棺材,虽说比较薄,但马上就能用。老德回来了,看见病死在家中的妻子后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德嫂死了三个时辰,老德才回来,王世均不明白鸦片真的有那么大的魔性。此时门外传来小伍说老德跳井的喊声,周莹、王世均赶紧跑到屋外并将老德从井里给捞起来。周莹拿着火把冲了出去,这鸦片是个害死人的东西,她一把火烧了整片罂粟田。    赵白石看见吴家田地的方向冒着浓烟,便赶到吴家的田地中,问周莹为何要放火。周莹解释虽说她知道鸦片之恶,但仍心存侥幸,以为卖给药铺就能杜绝。但就在刚才,她亲眼看见鸦片夺走了两条人命,岂能再有害人之心。可五十亩罂粟是吴家全部的生计,赵白石指出周莹这么一点火是血本无归。周莹说血本无归只是一时,可良心难安却是一世。赵白石认为周莹可以先收获一季再改种五谷,周莹称既然要禁鸦片,就一刻都不能留,赵白石感慨周莹有血性。周莹为之前种罂粟时在言语上对赵白石有诸多的冒犯与不敬,请求赵白石的谅解,并向赵白石表示以后但凡禁鸦片的事她都要参与。    胡志存拄着拐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胡家,胡咏梅看见胡志存的那一刻还有点不敢相信,随后大声地喊了一声爹。胡咏梅想知道这几个月爹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是否吃苦,军需案又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志存交代胡咏梅不要再问了,随后问起东院现在的情况。胡咏梅神情落寞地说东院破了。    周莹和王世均等人为没有适合他们的生意发愁,江福祺笑说他们适合做无本生意,周莹听了便说她可以卖艺,小伍还说可以跟周莹搭档。东院现在账面上不仅没有银子,还欠下种罂粟时佃农的五十两银子的工钱,而他们唯一有的就是那五十亩的地。王世均提出种棉花,周莹打算将五十亩地给当了,可那地最多也就当两千两银子。去年棉价才六十文一斤,周莹算着怎么都还得差两千两,她想着想着突然有了个主意。    周莹知道吴太太手中还有两千两银子,便问吴太太借这两千两银子,并保证等入秋之后她再连本带息还给吴太太。吴太太指出周莹前段时间说种罂粟,结果又一把火烧了罂粟,这便看出周莹不会做生意,而她不想周莹那么辛苦,劝周莹就跟着她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吴太太还说周莹若愿意留下,她们娘俩就相依为命过一辈子,但周莹若想另寻出路,她也不会阻拦周莹。吴太太解释她不是撵周莹走,而是东院不再是以前的东院。周莹明确表示以前东院有钱时撵她走她就没走,现在东院没钱了她更不走。    周莹问周老四身上还有多少钱,周老四说他昨天把身上最后一文钱都花掉了,那些能当的宝贝也全都当了。周莹不相信,于是来到周老四的屋中,并找出了周老四私藏的一些宝贝。周莹在那些宝贝中发现了吴聘生前最喜欢的那个杯子,她拿出那个杯子,随后吩咐福来将其他东西全拿去当了,正好把欠佃农的五十两工钱给还上。    胡志存能平安回来,胡咏梅称多亏了杜明礼,所以她打算宴请杜明礼以示感谢。胡志存听到杜明礼时很紧张,同时交代胡咏梅这辈子也不要再跟杜明礼有任何的接触。    周老四和沈星移一起吃饭喝酒,沈星移说起他没想到周莹无意中的一句话会救了他们沈家。沈星移向周老四打听周莹最近的情况,周老四称前几天周莹一把火烧了几千两的银子,而这两天又在为银子的事发愁。沈星移表示他随时欢迎周莹来沈家卖身为奴,周老四指出从周莹收拾吴家三媳妇时就看出沈星移干不赢周莹。沈星移不相信,说走着瞧。周莹说服张妈帮她偷出吴太太的两千两银子,并将这些银子交给王世均和小伍,让他们尽快地把银子给花出去。    沈星移喝多了回到沈家,沈四海欲安排沈星移当药材行的二掌柜。沈星移拒绝,明确指出除非沈四海同意他在膏药上加上血竭,因为即使是亏本也比别人指着骂他们没有良心强。沈四海以前处处讲良心,可得到了什么,现在他们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沈星移说那些名都是拿不义之财买来的,明确表示他不会跟杜明礼合作,大不了继续回沈家做败家子。沈四海怒骂沈星移这才好了多久的时间,现在又变成原来的样子,沈星移解释他都是为了沈家好。    杜明礼坐着马车经过古月药材行时看见胡家人摘下了招牌,便马上下车询问胡咏梅发生了什么事。胡咏梅解释她爹回来了,身体还好,就是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这生意做不下去了,只能摘牌关门。杜明礼想知道胡志存是否跟胡咏梅说了什么,胡咏梅称她爹什么都没说。杜明礼建议胡咏梅带胡志存出去走走,这样或许能让胡志存好得快一点。    韩掌柜吩咐沈星移将一封信送到棉花行石掌柜的手中,信中内容是沈四海任命沈星移为棉花行的二掌柜,所以从今天开始,沈星移便跟着石掌柜。崔家把上次的钱结了,吴太太便将这笔钱放进她的箱子里,却发现她的两千两银子不见了,于是大喊问张妈她的银子怎么不见了。张妈帮周莹偷出那笔钱时就和周莹对好了说辞,说周莹称是吴太太让她拿出那笔钱。吴太太质问周莹为什么偷她的银子,周莹假装委屈地说她问吴太太借,可吴太太不肯借,所以她只能偷了,而那些钱她都花完了。吴太太怒骂周莹忤逆不孝,并让张妈去县衙报官。婆婆告儿媳偷盗,赵白石感慨周莹这个女人一刻都不肯安分下来。    公堂上,周莹承认吴太太在状纸上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钱她都交了棉花定金,现在没钱还吴太太,再说那五十亩地她也拿去当了。吴太太听说五十亩地也被周莹给当了后指责周莹这是存心不想让她活了。赵白石担心周莹带坏整个泾阳城的风气,便决定重罚周莹。赵白石下令打周莹三大板子,吴太太一听周莹要挨板子,立马向赵白石说撤诉。赵白石容不得吴太太说告就告,说撤就撤。周莹挨了三大板子,这搁在寻常男子身上都难以经受,赵白石希望周莹能明白他这么做的良苦用心。周莹火烧罂粟,虽心有良知,但若不及时匡正,周莹很容易走上邪路,所以赵白石要求周莹痛定思痛,收敛心性,走上正路。周莹笑着感谢赵白石打她这三大板子,不是因为赵白石刚才的那番道理,而是她被打得如此之惨,吴太太对她的恨也变成了心痛,所以用这三大板子换吴家东院一个东山再起还是挺值的。    周莹缓过来了,让吴太太扶她回去。吴太太心疼周莹,说要请轿子抬周莹回去,可周莹现在这样哪里还能坐轿子。周莹想让东院的人扶她回去,可她挨了三大板子实在是痛得走不了,便问赵白石借凳子,让王世均他们抬着趴在凳子上的她回去。回到东院,春杏为周莹处理伤口,她为周莹抱不平,称周莹偷银子也是为了让吴家东院以后过上好日子,结果吴太太却上衙门告周莹。周莹指出三大板子打不死她也打不惨她。吴聘死了,孩子掉了,周莹又有脸蛋,春杏想不通周莹为何要留在东院收拾烂摊子,周莹说吴太太是吴聘的娘,而东院是吴聘的家,若她走了,吴太太怎么办。春杏感慨周莹对吴聘真是情深意重。

  赵白石看见吴家田地的方向冒着浓烟,便赶到吴家的田地中,问周莹为何要放火。周莹解释虽说她知道鸦片之恶,但仍心存侥幸,以为卖给药铺就能杜绝。但就在刚才,她亲眼看见鸦片夺走了两条人命,岂能再有害人之心。可五十亩罂粟是吴家全部的生计,赵白石指出周莹这么一点火是血本无归。周莹说血本无归只是一时,可良心难安却是一世。赵白石认为周莹可以先收获一季再改种五谷,周莹称既然要禁鸦片,就一刻都不能留,赵白石感慨周莹有血性。周莹为之前种罂粟时在言语上对赵白石有诸多的冒犯与不敬,请求赵白石的谅解,并向赵白石表示以后但凡禁鸦片的事她都要参与。

  胡志存拄着拐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胡家,胡咏梅看见胡志存的那一刻还有点不敢相信,随后大声地喊了一声爹。胡咏梅想知道这几个月爹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是否吃苦,军需案又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志存交代胡咏梅不要再问了,随后问起东院现在的情况。胡咏梅神情落寞地说东院破了。

  周莹和王世均等人为没有适合他们的生意发愁,江福祺笑说他们适合做无本生意,周莹听了便说她可以卖艺,小伍还说可以跟周莹搭档。东院现在账面上不仅没有银子,还欠下种罂粟时佃农的五十两银子的工钱,而他们唯一有的就是那五十亩的地。王世均提出种棉花,周莹打算将五十亩地给当了,可那地最多也就当两千两银子。去年棉价才六十文一斤,周莹算着怎么都还得差两千两,她想着想着突然有了个主意。

  周莹知道吴太太手中还有两千两银子,便问吴太太借这两千两银子,并保证等入秋之后她再连本带息还给吴太太。吴太太指出周莹前段时间说种罂粟,结果又一把火烧了罂粟,这便看出周莹不会做生意,而她不想周莹那么辛苦,劝周莹就跟着她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吴太太还说周莹若愿意留下,她们娘俩就相依为命过一辈子,但周莹若想另寻出路,她也不会阻拦周莹。吴太太解释她不是撵周莹走,而是东院不再是以前的东院。周莹明确表示以前东院有钱时撵她走她就没走,现在东院没钱了她更不走。

  周莹问周老四身上还有多少钱,周老四说他昨天把身上最后一文钱都花掉了,那些能当的宝贝也全都当了。周莹不相信,于是来到周老四的屋中,并找出了周老四私藏的一些宝贝。周莹在那些宝贝中发现了吴聘生前最喜欢的那个杯子,她拿出那个杯子,随后吩咐福来将其他东西全拿去当了,正好把欠佃农的五十两工钱给还上。

  胡志存能平安回来,胡咏梅称多亏了杜明礼,所以她打算宴请杜明礼以示感谢。胡志存听到杜明礼时很紧张,同时交代胡咏梅这辈子也不要再跟杜明礼有任何的接触。

  第27集剧情 德嫂病死 周莹偷银子做生意    周莹带着春杏他们给德嫂烧纸钱,还吩咐春杏回家找一件比较好的衣服给德嫂换上。小伍四处打听了消息,德嫂家的人都死了,就剩老德一人。王世均找遍了整个泾阳城,只找到一口棺材,虽说比较薄,但马上就能用。老德回来了,看见病死在家中的妻子后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德嫂死了三个时辰,老德才回来,王世均不明白鸦片真的有那么大的魔性。此时门外传来小伍说老德跳井的喊声,周莹、王世均赶紧跑到屋外并将老德从井里给捞起来。周莹拿着火把冲了出去,这鸦片是个害死人的东西,她一把火烧了整片罂粟田。    赵白石看见吴家田地的方向冒着浓烟,便赶到吴家的田地中,问周莹为何要放火。周莹解释虽说她知道鸦片之恶,但仍心存侥幸,以为卖给药铺就能杜绝。但就在刚才,她亲眼看见鸦片夺走了两条人命,岂能再有害人之心。可五十亩罂粟是吴家全部的生计,赵白石指出周莹这么一点火是血本无归。周莹说血本无归只是一时,可良心难安却是一世。赵白石认为周莹可以先收获一季再改种五谷,周莹称既然要禁鸦片,就一刻都不能留,赵白石感慨周莹有血性。周莹为之前种罂粟时在言语上对赵白石有诸多的冒犯与不敬,请求赵白石的谅解,并向赵白石表示以后但凡禁鸦片的事她都要参与。    胡志存拄着拐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胡家,胡咏梅看见胡志存的那一刻还有点不敢相信,随后大声地喊了一声爹。胡咏梅想知道这几个月爹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是否吃苦,军需案又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志存交代胡咏梅不要再问了,随后问起东院现在的情况。胡咏梅神情落寞地说东院破了。    周莹和王世均等人为没有适合他们的生意发愁,江福祺笑说他们适合做无本生意,周莹听了便说她可以卖艺,小伍还说可以跟周莹搭档。东院现在账面上不仅没有银子,还欠下种罂粟时佃农的五十两银子的工钱,而他们唯一有的就是那五十亩的地。王世均提出种棉花,周莹打算将五十亩地给当了,可那地最多也就当两千两银子。去年棉价才六十文一斤,周莹算着怎么都还得差两千两,她想着想着突然有了个主意。    周莹知道吴太太手中还有两千两银子,便问吴太太借这两千两银子,并保证等入秋之后她再连本带息还给吴太太。吴太太指出周莹前段时间说种罂粟,结果又一把火烧了罂粟,这便看出周莹不会做生意,而她不想周莹那么辛苦,劝周莹就跟着她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吴太太还说周莹若愿意留下,她们娘俩就相依为命过一辈子,但周莹若想另寻出路,她也不会阻拦周莹。吴太太解释她不是撵周莹走,而是东院不再是以前的东院。周莹明确表示以前东院有钱时撵她走她就没走,现在东院没钱了她更不走。    周莹问周老四身上还有多少钱,周老四说他昨天把身上最后一文钱都花掉了,那些能当的宝贝也全都当了。周莹不相信,于是来到周老四的屋中,并找出了周老四私藏的一些宝贝。周莹在那些宝贝中发现了吴聘生前最喜欢的那个杯子,她拿出那个杯子,随后吩咐福来将其他东西全拿去当了,正好把欠佃农的五十两工钱给还上。    胡志存能平安回来,胡咏梅称多亏了杜明礼,所以她打算宴请杜明礼以示感谢。胡志存听到杜明礼时很紧张,同时交代胡咏梅这辈子也不要再跟杜明礼有任何的接触。    周老四和沈星移一起吃饭喝酒,沈星移说起他没想到周莹无意中的一句话会救了他们沈家。沈星移向周老四打听周莹最近的情况,周老四称前几天周莹一把火烧了几千两的银子,而这两天又在为银子的事发愁。沈星移表示他随时欢迎周莹来沈家卖身为奴,周老四指出从周莹收拾吴家三媳妇时就看出沈星移干不赢周莹。沈星移不相信,说走着瞧。周莹说服张妈帮她偷出吴太太的两千两银子,并将这些银子交给王世均和小伍,让他们尽快地把银子给花出去。    沈星移喝多了回到沈家,沈四海欲安排沈星移当药材行的二掌柜。沈星移拒绝,明确指出除非沈四海同意他在膏药上加上血竭,因为即使是亏本也比别人指着骂他们没有良心强。沈四海以前处处讲良心,可得到了什么,现在他们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沈星移说那些名都是拿不义之财买来的,明确表示他不会跟杜明礼合作,大不了继续回沈家做败家子。沈四海怒骂沈星移这才好了多久的时间,现在又变成原来的样子,沈星移解释他都是为了沈家好。    杜明礼坐着马车经过古月药材行时看见胡家人摘下了招牌,便马上下车询问胡咏梅发生了什么事。胡咏梅解释她爹回来了,身体还好,就是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这生意做不下去了,只能摘牌关门。杜明礼想知道胡志存是否跟胡咏梅说了什么,胡咏梅称她爹什么都没说。杜明礼建议胡咏梅带胡志存出去走走,这样或许能让胡志存好得快一点。    韩掌柜吩咐沈星移将一封信送到棉花行石掌柜的手中,信中内容是沈四海任命沈星移为棉花行的二掌柜,所以从今天开始,沈星移便跟着石掌柜。崔家把上次的钱结了,吴太太便将这笔钱放进她的箱子里,却发现她的两千两银子不见了,于是大喊问张妈她的银子怎么不见了。张妈帮周莹偷出那笔钱时就和周莹对好了说辞,说周莹称是吴太太让她拿出那笔钱。吴太太质问周莹为什么偷她的银子,周莹假装委屈地说她问吴太太借,可吴太太不肯借,所以她只能偷了,而那些钱她都花完了。吴太太怒骂周莹忤逆不孝,并让张妈去县衙报官。婆婆告儿媳偷盗,赵白石感慨周莹这个女人一刻都不肯安分下来。    公堂上,周莹承认吴太太在状纸上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钱她都交了棉花定金,现在没钱还吴太太,再说那五十亩地她也拿去当了。吴太太听说五十亩地也被周莹给当了后指责周莹这是存心不想让她活了。赵白石担心周莹带坏整个泾阳城的风气,便决定重罚周莹。赵白石下令打周莹三大板子,吴太太一听周莹要挨板子,立马向赵白石说撤诉。赵白石容不得吴太太说告就告,说撤就撤。周莹挨了三大板子,这搁在寻常男子身上都难以经受,赵白石希望周莹能明白他这么做的良苦用心。周莹火烧罂粟,虽心有良知,但若不及时匡正,周莹很容易走上邪路,所以赵白石要求周莹痛定思痛,收敛心性,走上正路。周莹笑着感谢赵白石打她这三大板子,不是因为赵白石刚才的那番道理,而是她被打得如此之惨,吴太太对她的恨也变成了心痛,所以用这三大板子换吴家东院一个东山再起还是挺值的。    周莹缓过来了,让吴太太扶她回去。吴太太心疼周莹,说要请轿子抬周莹回去,可周莹现在这样哪里还能坐轿子。周莹想让东院的人扶她回去,可她挨了三大板子实在是痛得走不了,便问赵白石借凳子,让王世均他们抬着趴在凳子上的她回去。回到东院,春杏为周莹处理伤口,她为周莹抱不平,称周莹偷银子也是为了让吴家东院以后过上好日子,结果吴太太却上衙门告周莹。周莹指出三大板子打不死她也打不惨她。吴聘死了,孩子掉了,周莹又有脸蛋,春杏想不通周莹为何要留在东院收拾烂摊子,周莹说吴太太是吴聘的娘,而东院是吴聘的家,若她走了,吴太太怎么办。春杏感慨周莹对吴聘真是情深意重。

  周老四和沈星移一起吃饭喝酒,沈星移说起他没想到周莹无意中的一句话会救了他们沈家。沈星移向周老四打听周莹最近的情况,周老四称前几天周莹一把火烧了几千两的银子,而这两天又在为银子的事发愁。沈星移表示他随时欢迎周莹来沈家卖身为奴,周老四指出从周莹收拾吴家三媳妇时就看出沈星移干不赢周莹。沈星移不相信,说走着瞧。周莹说服张妈帮她偷出吴太太的两千两银子,并将这些银子交给王世均和小伍,让他们尽快地把银子给花出去。

  沈星移喝多了回到沈家,沈四海欲安排沈星移当药材行的二掌柜。沈星移拒绝,明确指出除非沈四海同意他在膏药上加上血竭,因为即使是亏本也比别人指着骂他们没有良心强。沈四海以前处处讲良心,可得到了什么,现在他们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沈星移说那些名都是拿不义之财买来的,明确表示他不会跟杜明礼合作,大不了继续回沈家做败家子。沈四海怒骂沈星移这才好了多久的时间,现在又变成原来的样子,沈星移解释他都是为了沈家好。

  杜明礼坐着马车经过古月药材行时看见胡家人摘下了招牌,便马上下车询问胡咏梅发生了什么事。胡咏梅解释她爹回来了,身体还好,就是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这生意做不下去了,只能摘牌关门。杜明礼想知道胡志存是否跟胡咏梅说了什么,胡咏梅称她爹什么都没说。杜明礼建议胡咏梅带胡志存出去走走,这样或许能让胡志存好得快一点。

  韩掌柜吩咐沈星移将一封信送到棉花行石掌柜的手中,信中内容是沈四海任命沈星移为棉花行的二掌柜,所以从今天开始,沈星移便跟着石掌柜。崔家把上次的钱结了,吴太太便将这笔钱放进她的箱子里,却发现她的两千两银子不见了,于是大喊问张妈她的银子怎么不见了。张妈帮周莹偷出那笔钱时就和周莹对好了说辞,说周莹称是吴太太让她拿出那笔钱。吴太太质问周莹为什么偷她的银子,周莹假装委屈地说她问吴太太借,可吴太太不肯借,所以她只能偷了,而那些钱她都花完了。吴太太怒骂周莹忤逆不孝,并让张妈去县衙报官。婆婆告儿媳偷盗,赵白石感慨周莹这个女人一刻都不肯安分下来。

  第27集剧情 德嫂病死 周莹偷银子做生意    周莹带着春杏他们给德嫂烧纸钱,还吩咐春杏回家找一件比较好的衣服给德嫂换上。小伍四处打听了消息,德嫂家的人都死了,就剩老德一人。王世均找遍了整个泾阳城,只找到一口棺材,虽说比较薄,但马上就能用。老德回来了,看见病死在家中的妻子后一声不吭地走了出去。德嫂死了三个时辰,老德才回来,王世均不明白鸦片真的有那么大的魔性。此时门外传来小伍说老德跳井的喊声,周莹、王世均赶紧跑到屋外并将老德从井里给捞起来。周莹拿着火把冲了出去,这鸦片是个害死人的东西,她一把火烧了整片罂粟田。    赵白石看见吴家田地的方向冒着浓烟,便赶到吴家的田地中,问周莹为何要放火。周莹解释虽说她知道鸦片之恶,但仍心存侥幸,以为卖给药铺就能杜绝。但就在刚才,她亲眼看见鸦片夺走了两条人命,岂能再有害人之心。可五十亩罂粟是吴家全部的生计,赵白石指出周莹这么一点火是血本无归。周莹说血本无归只是一时,可良心难安却是一世。赵白石认为周莹可以先收获一季再改种五谷,周莹称既然要禁鸦片,就一刻都不能留,赵白石感慨周莹有血性。周莹为之前种罂粟时在言语上对赵白石有诸多的冒犯与不敬,请求赵白石的谅解,并向赵白石表示以后但凡禁鸦片的事她都要参与。    胡志存拄着拐杖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胡家,胡咏梅看见胡志存的那一刻还有点不敢相信,随后大声地喊了一声爹。胡咏梅想知道这几个月爹是被关在什么地方,是否吃苦,军需案又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志存交代胡咏梅不要再问了,随后问起东院现在的情况。胡咏梅神情落寞地说东院破了。    周莹和王世均等人为没有适合他们的生意发愁,江福祺笑说他们适合做无本生意,周莹听了便说她可以卖艺,小伍还说可以跟周莹搭档。东院现在账面上不仅没有银子,还欠下种罂粟时佃农的五十两银子的工钱,而他们唯一有的就是那五十亩的地。王世均提出种棉花,周莹打算将五十亩地给当了,可那地最多也就当两千两银子。去年棉价才六十文一斤,周莹算着怎么都还得差两千两,她想着想着突然有了个主意。    周莹知道吴太太手中还有两千两银子,便问吴太太借这两千两银子,并保证等入秋之后她再连本带息还给吴太太。吴太太指出周莹前段时间说种罂粟,结果又一把火烧了罂粟,这便看出周莹不会做生意,而她不想周莹那么辛苦,劝周莹就跟着她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吴太太还说周莹若愿意留下,她们娘俩就相依为命过一辈子,但周莹若想另寻出路,她也不会阻拦周莹。吴太太解释她不是撵周莹走,而是东院不再是以前的东院。周莹明确表示以前东院有钱时撵她走她就没走,现在东院没钱了她更不走。    周莹问周老四身上还有多少钱,周老四说他昨天把身上最后一文钱都花掉了,那些能当的宝贝也全都当了。周莹不相信,于是来到周老四的屋中,并找出了周老四私藏的一些宝贝。周莹在那些宝贝中发现了吴聘生前最喜欢的那个杯子,她拿出那个杯子,随后吩咐福来将其他东西全拿去当了,正好把欠佃农的五十两工钱给还上。    胡志存能平安回来,胡咏梅称多亏了杜明礼,所以她打算宴请杜明礼以示感谢。胡志存听到杜明礼时很紧张,同时交代胡咏梅这辈子也不要再跟杜明礼有任何的接触。    周老四和沈星移一起吃饭喝酒,沈星移说起他没想到周莹无意中的一句话会救了他们沈家。沈星移向周老四打听周莹最近的情况,周老四称前几天周莹一把火烧了几千两的银子,而这两天又在为银子的事发愁。沈星移表示他随时欢迎周莹来沈家卖身为奴,周老四指出从周莹收拾吴家三媳妇时就看出沈星移干不赢周莹。沈星移不相信,说走着瞧。周莹说服张妈帮她偷出吴太太的两千两银子,并将这些银子交给王世均和小伍,让他们尽快地把银子给花出去。    沈星移喝多了回到沈家,沈四海欲安排沈星移当药材行的二掌柜。沈星移拒绝,明确指出除非沈四海同意他在膏药上加上血竭,因为即使是亏本也比别人指着骂他们没有良心强。沈四海以前处处讲良心,可得到了什么,现在他们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沈星移说那些名都是拿不义之财买来的,明确表示他不会跟杜明礼合作,大不了继续回沈家做败家子。沈四海怒骂沈星移这才好了多久的时间,现在又变成原来的样子,沈星移解释他都是为了沈家好。    杜明礼坐着马车经过古月药材行时看见胡家人摘下了招牌,便马上下车询问胡咏梅发生了什么事。胡咏梅解释她爹回来了,身体还好,就是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这生意做不下去了,只能摘牌关门。杜明礼想知道胡志存是否跟胡咏梅说了什么,胡咏梅称她爹什么都没说。杜明礼建议胡咏梅带胡志存出去走走,这样或许能让胡志存好得快一点。    韩掌柜吩咐沈星移将一封信送到棉花行石掌柜的手中,信中内容是沈四海任命沈星移为棉花行的二掌柜,所以从今天开始,沈星移便跟着石掌柜。崔家把上次的钱结了,吴太太便将这笔钱放进她的箱子里,却发现她的两千两银子不见了,于是大喊问张妈她的银子怎么不见了。张妈帮周莹偷出那笔钱时就和周莹对好了说辞,说周莹称是吴太太让她拿出那笔钱。吴太太质问周莹为什么偷她的银子,周莹假装委屈地说她问吴太太借,可吴太太不肯借,所以她只能偷了,而那些钱她都花完了。吴太太怒骂周莹忤逆不孝,并让张妈去县衙报官。婆婆告儿媳偷盗,赵白石感慨周莹这个女人一刻都不肯安分下来。    公堂上,周莹承认吴太太在状纸上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钱她都交了棉花定金,现在没钱还吴太太,再说那五十亩地她也拿去当了。吴太太听说五十亩地也被周莹给当了后指责周莹这是存心不想让她活了。赵白石担心周莹带坏整个泾阳城的风气,便决定重罚周莹。赵白石下令打周莹三大板子,吴太太一听周莹要挨板子,立马向赵白石说撤诉。赵白石容不得吴太太说告就告,说撤就撤。周莹挨了三大板子,这搁在寻常男子身上都难以经受,赵白石希望周莹能明白他这么做的良苦用心。周莹火烧罂粟,虽心有良知,但若不及时匡正,周莹很容易走上邪路,所以赵白石要求周莹痛定思痛,收敛心性,走上正路。周莹笑着感谢赵白石打她这三大板子,不是因为赵白石刚才的那番道理,而是她被打得如此之惨,吴太太对她的恨也变成了心痛,所以用这三大板子换吴家东院一个东山再起还是挺值的。    周莹缓过来了,让吴太太扶她回去。吴太太心疼周莹,说要请轿子抬周莹回去,可周莹现在这样哪里还能坐轿子。周莹想让东院的人扶她回去,可她挨了三大板子实在是痛得走不了,便问赵白石借凳子,让王世均他们抬着趴在凳子上的她回去。回到东院,春杏为周莹处理伤口,她为周莹抱不平,称周莹偷银子也是为了让吴家东院以后过上好日子,结果吴太太却上衙门告周莹。周莹指出三大板子打不死她也打不惨她。吴聘死了,孩子掉了,周莹又有脸蛋,春杏想不通周莹为何要留在东院收拾烂摊子,周莹说吴太太是吴聘的娘,而东院是吴聘的家,若她走了,吴太太怎么办。春杏感慨周莹对吴聘真是情深意重。

  公堂上,周莹承认吴太太在状纸上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钱她都交了棉花定金,现在没钱还吴太太,再说那五十亩地她也拿去当了。吴太太听说五十亩地也被周莹给当了后指责周莹这是存心不想让她活了。赵白石担心周莹带坏整个泾阳城的风气,便决定重罚周莹。赵白石下令打周莹三大板子,吴太太一听周莹要挨板子,立马向赵白石说撤诉。赵白石容不得吴太太说告就告,说撤就撤。周莹挨了三大板子,这搁在寻常男子身上都难以经受,赵白石希望周莹能明白他这么做的良苦用心。周莹火烧罂粟,虽心有良知,但若不及时匡正,周莹很容易走上邪路,所以赵白石要求周莹痛定思痛,收敛心性,走上正路。周莹笑着感谢赵白石打她这三大板子,不是因为赵白石刚才的那番道理,而是她被打得如此之惨,吴太太对她的恨也变成了心痛,所以用这三大板子换吴家东院一个东山再起还是挺值的。

  周莹缓过来了,让吴太太扶她回去。吴太太心疼周莹,说要请轿子抬周莹回去,可周莹现在这样哪里还能坐轿子。周莹想让东院的人扶她回去,可她挨了三大板子实在是痛得走不了,便问赵白石借凳子,让王世均他们抬着趴在凳子上的她回去。回到东院,春杏为周莹处理伤口,她为周莹抱不平,称周莹偷银子也是为了让吴家东院以后过上好日子,结果吴太太却上衙门告周莹。周莹指出三大板子打不死她也打不惨她。吴聘死了,孩子掉了,周莹又有脸蛋,春杏想不通周莹为何要留在东院收拾烂摊子,周莹说吴太太是吴聘的娘,而东院是吴聘的家,若她走了,吴太太怎么办。春杏感慨周莹对吴聘真是情深意重。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