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掷果缘》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3-15 20:58:40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二十
(中景)全夜俱乐部外。一个穿长袍马褂,戴帽头、老式眼镜,留有山羊胡子的五十多岁瘦老头带着个姑娘从左边入画,登上楼梯。上梯时,他身子朝前一拱一拱的。两个人在俱乐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推门而入。
二十一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郑木匠站在床前凝视着手里拿着的手帕,随后把它丢在桌上,两手抱了下胸,又左右摊开,嘴一撇,很不高兴的样子。
(中近景)他面向摄影机,两手在眼前比成一副眼镜的形状,后又甩开两手,双眉紧蹙,无奈地坐在了椅子上。
(近景)郑木匠的半身像。他摇晃着头,两眼向上斜翻楞一下,满面愁容地在想事情;画面左上角同时叠化出祝医生向他提出嫁女的苛刻条件的活动情景(整身像)。
(中镜)回忆的片断结束了。郑木匠愁眉苦脸地站起身,两手在嘴边比成小八字胡,又在眼前比成两个圆镜片,后垂下手,冥思苦想着,无精打彩地在屋里踱未踱去。
二十二
(中景)全夜俱乐部外。又一身穿长袍马褂、戴帽头、浓眉、长须,六旬上下较胖的老头从左边入画,身子向前一探一探地步上楼梯,到梯台处面向摄影机,稍停下脚,转身推门。走进俱乐部。
二十三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郑木匠从桌上拿起手帕,背朝里站在床前美滋滋地闻着手帕,然后把它揣入上衣口袋,看了看桌上的小座钟。
(特写)小座钟。已经差十三分钟就是十点了。
(中景)郑木匠用手指比成“十”字,他感到困倦了,两手向上伸开,打了个呵欠,随即解着上衣扣袢,准备睡觉。
二十四
(特写)全夜俱乐部内。八只手在一张铺有桌布的八仙桌上洗着麻雀牌。
(中景)离牌桌稍远的地方,左、右各有一对男女坐在椅子上谈情说爱。左边坐着那个留山羊胡子的瘦老头,身旁的姑娘在给他捋胡子。右边坐着的一对青年男女正谈得火热。
(近景)四个人坐在八仙桌旁打麻雀,对面是那位较胖的老头。桌子周围还站着些人观看,四家中忽然一人“自摸”和牌,高兴得站了起来。
字幕:呀!七翻!
(特写)一副摊开的七翻牌:
丨中丨中丨中丨白丨白丨白丨发丨发丨发丨东丨东丨东丨一万丨一万
牌后一副骰子。和牌人正坐庄,——还摊着不少筹码。
字幕:九千七百廿·八和。
(中景)输牌的三家都欠起身来细看这副牌。桌旁的观众在七嘴八舌地议沦。左、右坐着的两对男女也都凑上去看热闹,随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只有原坐在右边那个高个子青年还站在牌桌旁。
(中景)全夜俱乐部外。一个穿长袍,留分头的矮个子青年从左边入画,急跑上楼,奔至俱乐部门前。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他推门快步走进屋内,同别人寒暄几句后就坐到高个子青年空出的椅子上并同身旁的姑娘拉扯起来。高个子青年退着返回自己坐处时,一下子坐在了矮个子身上。于是,两个人由口角到动手,扭打在一起。
(近景)高个子揪住矮个子后脖领,把他抡了个圈。矮个子也不示弱,捅高个子鼻子一下。
(中景)高个子随即飞起一脚,把矮个子踹出好几步,整个倒仰在左边坐着的瘦老头身上,椅子一即,两个人同时仰面朝天,栽倒在地。
二十五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郑木匠从睡梦中猛地惊醒。他一轱辘从床上坐起,下地,一手兜拢后耳根,张口瞪眼,倾听着屋顶上的动静。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矮个子同姑娘刚走到屋门,高个子追上,从背后把他拉开,自己要同姑娘走,可矮个子又揪住他一只耳朵,把他扯了回来。众人赶紧围拢上来说劝。
突然,高个子又飞起一脚,把矮个子踹倒在牌桌上,来了个人仰桌翻。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郑木匠又被惊醒。他翻身下地,叉开两脚,哭丧着脸仰望屋顶,后又从桌上拿过小座钟看。
(特写)小座钟。两点五十六分了!
(中景)郑木匠放好座钟,打个大呵欠,又无可奈何地躺在了床上。
二十六
(中景)郑木匠住房隔壁。空洞洞的屋子,两张并在一起的八仙桌。胖卖水人光脊梁躺在桌上,睡得很死。突然,他被震醒,眨了眨眼。
二十七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两青年继续厮斗,矮个子两腿叉开,处于守势。高个子步步近逼并抡出一拳,对方忙蹲身躲过,不料,高个子又突然哈身钻到对方裆下,接着,猛一挺身,把矮个子腾空摔了个“大翻白”。
二十八
(近景)郑木匠住房隔壁。胖卖水人应声从八仙桌上翻滚落地。他动了动身子又睡着了。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郑木匠再次被惊醒。急得直抓耳挠腮,实在没法睡了。
二十九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矮个子脱下长袍,准备拼命。众人忙上前把他抓住,他却不屈不挠,又蹬又踹的。于是,大伙儿连拉带推,把他拖到门前。
(中景)全夜俱乐郞外。几个人从楼梯梯台上一直把他拖送下楼并向左方走出画面。
三十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郑木匠坐在床边,连连摇头,后瞪大眼睛,一个手指竖放在嘴前,继而一个手掌比成锯东西的样子,最后手用力向下一甩,顿显笑脸。
三十一
(近景)祝医生诊馆。次日清晨,郑木匠已在祝医生诊馆。他与祝医生面面相视,站在屋子中间。老医生两手插腰,郑木匠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字幕:老伯伯!你说能使你的生意好,就把你的女儿嫁给我这话当真么?
郑木匠说完,两手插腰,身子略向前探,张着嘴,静等回话。祝医生态度认真地伸出一个手掌,后又摊开两手,
字幕:这话自然当真。
郑木匠激动得一只手连连向前曲伸、比划着,后又两手插腰,身子前探。祝医生态度严肃,右手有力地往下一按,表示说话算数。但郑木匠作了个想击掌的动作。
字幕:请拍手掌。
祝医生居左,郑木匠站在右边。医生先拍了木匠的手掌,然后,木匠又拍了医生的手掌一下。祝女含笑站在刺绣架旁,侧身望着。
(中景)击掌后,祝医生两手插腰而立,郑木匠同祝医生父女告别,离开诊馆。朝右方走出画面。
三十二
(中景)全夜俱乐部外。一个穿长袍、无领马褂,戴帽头,留八字胡的老头和打架的两个青年一起往楼梯上走,到梯台处互让一番,陆续走进俱乐部。
三十三
(中景)郑木匠住房内。屋子当中放着个旧条凳。郑木匠正脚踩着凳上的木板,照一块梯板的大小比量着,用大锯在锯。条凳腿处还靠着一把木钻。
三十四
(中景、快镜头)全夜俱乐部外。郑木匠把锯好的木板从上往下按原梯阶位置一块块按别在只剩一根横栏杆的空梯框架上,接着,走到楼梯后边。
(近景)他用一根长杆把一块块新梯板固定住——整个梯阶成一扇“百叶窗”结构。改装妥当后,他蹲着向上一推长杆,一块块梯板马上平立而起,同普通楼梯一模一样;往下一拉——所有梯板立即平倒下来,整个楼梯即刻变成个斜平坡。郑木匠这样上推下拉地试了几次,后蹲下身,摇摇头,笑了起来。
字幕:只要医生会发财,哪管他们的死活。
三十五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两盏吊订闪着光亮,灯下各摆着一桌酒席。佳肴美味,好酒名菜满桌。
(近景)前面一桌迎面坐着长须老头,打架的两个青年分别坐在他的左右,留山羊胡子的一对,还有一对青年男女也在这桌上。长须老头先后斟酒,同两个青年站着各饮一怀,后又斟三怀,作出为两人和解的手势,举杯。
字幕:今天吃了和事酒,你们就该和好了。
高、矮个子青年也举起斟满酒的杯子,三人立即把各自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都坐下。接着,筷、勺齐动,菜、酒递减。
(中景)摄影机把镜头转向迎面的墙角:左右墙上各挂着一幅带框的油画。一顶草帽扣在挂衣板的瓷钩上。
三十六
(近景)全夜俱乐部外。郑木匠躲在楼梯后边,单腿跪地,两手紧握长杆,一直候在这里。他不时朝上张望,久等不见下人,便贴墙而立,摊开两手,表示失望。
三十七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酒过三巡,“和事佬”头一个晃悠悠地站起身向大家告辞。他两脚“拌蒜”似地朝屋门走出。
(远景)全夜俱乐部外。“和事佬”站在梯台处时,有一人送出。
字幕:老先生!走好!
三十八
(远景)郑木匠的住房外。排门紧闭,左边的楼梯寂静无人。郑木匠躲在梯后已不耐烦。忽然,他面向梯板,前腿弓,后腿绷,两手握紧长杆。
长须老头下楼梯没走两步,郑木匠猛地往下一拉长杆,所有梯板立即变成顺坡,老头从上边径直出溜下来,摔了个大马趴。
(近景)他挣扎半天未能站起。
(远景)他一手捂腰,另只手撑着地面,回头看一眼楼梯(郑木匠躲在梯后笑着,已把梯板恢复原状),坐在地上两手抱着左脚不停地揉。最后,他哭丧着脸,勉强站起,走一步抱一下左脚,向右方走出画面。
郑木匠在原地又摆好了姿势。
三十九
(远景)全夜俱乐部外。俱乐部的门又开开了,留着山羊胡子的瘦老头由长辫姑娘陪着从里边走出。郑木匠用同样方法对付——两个人也一下子认上边滑了下来。
(近景)瘦老头磕了右肘,还直摸鼻子。姑娘一只手捂着脑门儿。两个人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
(远景)瘦老头懊丧地回头看了看楼梯(已恢复原状)。两个人慢慢爬起,朝右方走出画面。
四十
(中景)全夜俱乐部内。酒筵即将结束。剩下的几个人还在抢吃抢喝。前面桌上的矮个子站着把一盘残羹一般脑儿倒进了自己嘴里,接着又从另外盘子里抓块熟肉塞进口中。
筵席终于散了,三对男女朝屋门走去。
四十一
(远景)全夜俱乐部外。三对青年男女前三个后三个陆续从俱乐部内走出。当他们刚踏上梯板时,立即飞速滑下。
(近景)他们有的捂脖、有的托腮、有的耷拉着脑袋,一个姑娘回头看着楼梯(已恢复原状)。
(远景)几个人好不容易站起,向右方走出画面。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