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掷果缘》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3-15 20:58:40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掷果缘》电影剧本
又名:劳工之爱情
(一九二二年摄制)
文/郑正秋
本片是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最早一部中国电影。描写改业经营水果生意的郑木匠向一位老医生的女儿求爱,最后结成美好姻缘的故事。是明星影片公司1922年拍摄的四部喜剧故事短片之一。当时明星影片公司还刚刚建立,尚无力量拍摄长片,在制片方针上,内部指导思想也不统一。以本片导演张石川为首的一派认为搞电影是为了赚钱,因此迎合小市民口味,“处处惟兴趣是尚,以冀博人一粲”,片面追求娱乐性;以衣片编剧郑正秋为首的另一派则认为电影负有“改革社会、教化群众”的责任,不能单纯以投机盈利为目的,主张拍摄有教育意义的“社会片”。本片可说是这两种指导思想混合作用的产物,它一方面充满小市民情趣,有追求票房价值的倾向,另一方面又尽量注意到影片的思想内容,使它保持比较健康的格调,具有一定的思想性。出现在现众面前的这部影片,风格比较轻松偷快、诙谐幽默,又含有提倡自由恋爱、嘲讽和抨击封建婚姻的积极意义。对郑木匠这个勇敢正直、富有智慧、善于同邪恶势力斗争的青年劳动者的形象,塑造得较为成功,对当时社会上一群流氓寄生者的腐朽生活也作了一定程度的揭露和批判。这在当时美国风俗喜剧片流行、影片中乞满低级趣味的情况下,已算是相当的不错了。
本片场景仅有四处,摄影机的这置也是固定的,没有推、拉、摇、移的镜头处理,但由于导演充分运用了不同的景别,剪辑也比较灵活,因此仍然突破了时空限制,造成了不同于舞台的银幕效果。在表现方法上,既从刻划人物心理出发,运用了叠化和降格摄影等电影技巧,又注意了情节内容和艺术形式的民族化,能够为广大群众所喜闻乐见。这些,都体现了我国早期电影的优良作统,值得我们很好地去研究和总结。
本片拍摄时是否有剧本,无资料可证。我们现在发表的这个本子,是根据影片记录整理而成的。读者可从这个剧本,想见我国早期电影面目的一斑。
字幕:本剧事略:粤人郑木匠,改业水果,与祝医女结掷果缘,乃求婚予祝医。祝云:“能使我医业兴隆者,当以女妻之。”木匠果设妙计,得如祝愿。有请人遂成了眷属。

字幕:改业水果的郑木匠。
(近景)水果摊。
改业经营水果的郑木匠年约三十上下,身穿中式衣裤,留着小平头,方脸盘,显得机灵、憨厚。他正站在水果摊后忙着摆放水果,把桃、梨、香蕉、蜜橘、白莲藕等摆整齐并分别放好价格牌。藕旁有两个花皮大西瓜,摊子上空还有用绳子吊着的一盘盘香蕉。郑木匠摆完,两手插腰,颇为满急地欣赏着自己的水果摊。
郑木匠从摊子后边抱起一个大西瓜。他摆动着身子,摇头晃脑,在琢磨怎么把这个瓜切好。瞬间,他有了主意:回身拿过一把木匠用的直角铁尺,用铁尺把西瓜横竖比量了一番,然后转身取过画线盒,在量好的西瓜正中间横着绷了条线印。
(中近景)郑木匠高高兴兴地拿起一把手锯。
(近景)他把西瓜锯成两半。看着切开的沙瓤西瓜,郑木匠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容。
摊子后边放有满簸萁水果的一个大汽油桶(正对着摄影机),上面贴着一张醒目的组字:财宝招。

字幕:小茶馆里,无赖聚会。
(中景)水果摊隔壁小茶馆。老虎灶旁,一个中年胖卖水人身着中式粗布坎肩,肩上搭一条毛巾,下身中式长布裤,光脚。他正用长柄铁勺从灶锅里舀水,转身给坐在八仙桌旁的二无赖续水。
一个梳长辫子的少女手提水壶,从左边入画。走至灶前,将壶放于木板架上。胖卖水人给她壶里灌满开水,她便拎壶向左方走出画面。
又一年轻无赖边摇摺扇,边从右边入画,走入小茶馆。

(近景)水果摊。郑木匠站摊后,拿一根二尺多长的甘蔗,上下打量了一番并用铁尺比量了长短后,顺手抄起一把斧子。
(中近景)他先剁去甘蔗的两头,又把甘蔗的一头斜戳在摊板上,左手抉着,右手用刨子刨净了甘蔗节上的须子。
(近景)他干得挺起劲,身子不时左右摇晃着。“整容”完毕,他又把甘蔗举起。用眼从一头找了找平,靠于墙边。
(中景)郑木匠又拿起一把小竹笤帚,在水盆里蘸了蘸,一个劲儿地往水果摊上掸水。
水果摊右角,一块竖牌写有“四时鲜果”。屋檐下一块横牌,上写“郑介记鲜果号”六个大字。摊头矮缸里插着七、八根甘蔗。
(中景)小茶馆。靠门的无赖头子手摇摺扇,贼眉竖眼地朝外边四下张望着。胖卖水人在烧水。买水的人鱼贯进出。
灶头前的屋檐下吊着块木稗:鸿园茶。挂着布帘的内室的门框上方有一块“内设汤盆”字样的横牌。
(中景)水果摊。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儿,买走个梨,接着又来了三、四个,后又五、六个——总共十来个男、女孩子,大的也不过十来岁。他们从左、右入画,很快把整个摊子给挡住了。郑木匠忙着给他们拿水果。随后,这群孩子又向左、右纷纷走出画面。
隔壁茶馆靠外坐着的两个无赖直往水果摊这边探头张望。

字幕:穷医生父女。
(近景)一位六十开外的老中医祝鸣岐,穿长袍马挂,戴帽头,留八字胡。戴一副旧式老花镜,中等偏高身材,虽然清瘦却很有精神。
祝医生的女儿(以下简称祝女),二十岁出头,中等身材,身段苗条,梳着一条大粗辫子,长得端庄秀丽,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身着旗人短服,上衣外罩着一件素布花边坎肩。
祝医生抬着左胳臂站在诊桌后,祝女在给他缝补腋下的一处。
(近景)祝医生诊馆。左边一张诊桌,一头靠墙,另一头有个木凳,后边一把椅子。靠墙一边的桌面上放着医书、小药包等;另一边摆着个长方形木托盘,里边有个笔筒,笔筒里插着两支毛笔,还有一个笔洗和一块砚台。
(中景)屋子右边支着个刺绣架,上面绷有绢布。架前贴墙挂着一块竖牌,上写“祝鸣岐内外大小方脉”几个字。诊馆的正面墙上挂有一蝠对联:上联是“仁心在济世”,下联是“妙手可回春”。横幅是块匾,上有“妙手回春”四个大字。
(中景)一个留分头,穿长袍的年轻人夹着公文包从右边入画,朝祝医生走去。祝女刚缝好衣服,忙躲到一旁。
年轻人同祝医生在对话,两人都很激动,不时比手划脚的。
字幕:你欠了三个月房租,今天要付了。
(近景)祝医生向年轻人探着身子,着急地说着。
字幕:在此三月生意全无没有进帐,还请原谅。
青年债主挥了下手,不依他。
字幕:限你五天,再不付就要封门了。
(近景)债主静立不动,怒视着祝医生。
(中景)祝女坐在刺绣架后,望着两人争执。年轻人面孔一板,端起架子,头也不回地走出诊馆。

(近景)水果摊。郑木匠对祝女早有好感。他一手掐腰而立,一手前指,张嘴、闭眼,若有所思,又在自言自语。随后,他从筐里拿起个梨,想掷出去,但念头一转,又把水果放回筐中并顺手拿过画线盒,放进几个梨。接着,搬过小木凳,站了上去……

(近景)祝医生诊馆。祝医生坐在诊桌后。祝女在聚精会神地刺绣。她忽然抬头,面向摄影机。
(近景)水果摊。郑木匠站在木凳上,一手端着水盆,另只手拿着小竹笤帚往水果上掸水。
郑木匠已站在摊后,与祝女目光相遇,他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将吊好的画线盒,向祝女摆了过去。
(近景)祝医生诊馆。祝女在刺绣架后接住木盒,放在架上,从里边取出几个甜梨,拿起一个,咬了一口,高兴地向水果摊张望。

(中景)小茶馆。胖卖水人捅灶。无赖头子面向摄影机走出小茶馆。
(近景)祝医生诊馆。无赖头子晃着肩膀走进诊馆,嬉皮笑脸地频频回头向祝女伸手要水果吃。祝女赶紧把画线盒荡回。
(近景)水果摊。郑木匠站在水果摊后接过画线盒。
(近景)祝医生诊馆。无赖仍在调戏祝女,他一边用手指着水果摊方向,一边作怪脸。
(近景)水果摊。郑木匠面向摄影机,怒不可遏地摆手示意,接着抄起一个水果,用力抛出。
(近景)祝医生诊馆。抛来的水果正中无赖太阳穴。
(中景)他一手捂脸,痛得呲牙咧嘴。祝女在刺绣架后望着无赖,感到快意。
(中景)祝医生疾步走向无赖。
字幕:先生!是牙齿痛吗?
无赖转身朝着祝医生,怒气冲冲。
字幕:呸!哪个忘八蛋牙齿痛!
无赖捂着半边脸,狼狈地离开诊馆,从左边走出画面。
祝女朝父亲跟前走,老医生愁容满面,一手曲伸,探出两指,来回走动几步,返回诊桌处。
字幕:唉!连触两个霉头。
(近景)水果摊。郑木匠若无其事地仍用小竹苕帚往水果上掸水。

(中景)祝医生诊馆。一个留平头、穿长袍的中年男人两手抱胸从右边入画,匆匆走进诊馆并坐在诊桌旁。祝女仍在刺绣。
(近景)祝医生坐在诊桌后,侧身面向“病人”。
字幕:请坐!先生!有何贵恙?
“病人”右手一直按着左腋窝。老医生欠身,见他左胸鼓起老高,十分惊讶地:
字幕:你生了这样大的疮,让我来代你开刀。
“病人”摆了下左手,右手忙从长袍内掏出一个瓷瓶子,递到老医生面前。
字幕:不是!我有一只乾隆窑的古瓶,请先生买了吧!
“病人”用手比了个钱数,祝医生没吭声,把托盘里带有毛笔的笔筒拿起来,给那人看:
字幕:我也有一只康熙窑笔筒,请你买了去吧!
留平头的中年人一手把瓶子揣进怀里,一手捂着胸部。
(中景)他很不高兴地起身,走出诊馆。

(中景)小茶馆。一中年男人拎铁桶走到老虎灶灶头,置桶于板架,买完水,又提着桶从左方出画。
(中景)祝医生诊馆。祝医生愁眉不展地坐在诊桌后,女儿仍绣着绢头。
祝医生突然起身,两手向上张开,又向前伸出,同时朝刺绣架走去。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