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万岁》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3-07 20:43:59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一幅画在油画布上的格瓦第鲁普斯卡娅圣母的全身像。它高高举在载歌载舞的人们的头顶上空。人们戴着假面具,穿着狂欢节的奇特服装。有个手里拿着带小骷髅架子头颅骨的假面人在跳舞。
看到的是戴着法冠的主教——大主教的头像。
一个魔鬼假面人在跳动着。三个佩带着马刀的征服者模样的假面人也在跳舞。
解说员:“群魔、多神教众神和残酷的西班牙征服者的假面人在一起跳着环形舞庆祝周年纪念日。”
一个印第安人在跳舞。一个戴着由串珠做成头饰的小伙子在跳舞。另一些印第安人也手舞足蹈的,还弹奏着墨西哥的民间弦乐。
解说员:“敬神的舞蹈者们为纪念圣母格瓦第鲁帕,从清晨到傍晚不停歇地重复着自己那单一不变的腿部动作。”
一些墨西哥人尽情地跳呀跳的并用手指拨弄着民间的弦乐器。
解说员:“谁知道,是否为了纪念圣母?”
又一个戴着长羽毛做头饰的小伙子欢快地跳着舞。人们都穿着节日的盛装、戴着插有长羽毛的帽子不停地跳着、戏闹着。三个头上戴着插有长羽毛帽子的小伙子弹奏着悦耳动听的民间乐器。人们一个劲儿的在跳。
看这个妇女的舞姿!
人们还在不歇脚地跳。戴着插有长羽毛帽子的那个小伙子仍在卖劲地跳着。
一张科里迭海报。
骑马斗牛矛手巴罗尼托坐在安乐椅上拨弄着吉他。
解说员:“莫不是为了纪念更古老的女神——骇人的众神之母……而最后,以流血的斗牛结束节日,这种娱乐是西班牙人带来的并已成为墨西哥人们的一种民族观赏节目。”
坐着的是墨西哥斗牛冠军大卫·里赛阿加。他弟弟正在给他做大斗牛士的发型。
解说员:“大卫·里赛阿加是墨西哥着名的大斗牛士。”
弟弟在往里赛阿加后脑部位的头发上别大斗牛士专用的头饰。
弟弟的两只手在给大卫·里赛阿加系肥大灯笼裤的绦带。
看,大卫·里赛阿加得意而严肃的面容。
弟弟给里赛阿加的袜子穿正后,又把斗牛鞋给他穿上。
现在,巴罗尼托半躺在摇椅上,轻松地弹着吉他。看到的只是巴罗尼托一个人,大卫·里赛阿加已从摇椅上站了起来。
解说员:“他的弟弟是个轻佻的骑马斗牛矛手,名叫巴罗尼托。”
里赛阿加兄弟正对着穿衣镜打领结,弟弟巴罗尼托站在他身后旁边微笑着。
瞧,这是件镶银花挂丝线、形似勇士盔甲、价值昂贵的斗牛服,它是巴罗尼托上场穿的。
巴罗尼托微笑着紧抻一条宽厚的长布带,大卫·里赛阿加转动着身子朝弟弟方向走去,使布带紧紧束在腰部。
看,这是大斗牛士的斗牛服:一个肩部有着两块大包头的坎肩和一件镶边银线闪闪、层层叠压的上衣。
弟弟帮大卫·里赛阿加穿上大斗牛士的服装。大卫·里赛阿加自己戴上两侧横出圆帽翅儿的大斗牛士的帽子。弟弟把一块红色的斗牛斗篷披在大卫·里赛阿加的肩上。两个人走出了屋子。
大斗牛士兄弟的母亲安稳地坐在摇椅中。
兄弟俩快歩走在林荫道上,径直朝母亲住的地方而来。
解说员:“现在到自己母亲家去。”
从母亲的背后朝前望去,只见大卫和弟弟渐渐走近。大卫首先跨步,单膝跪在母亲身前并把脸贴在母亲的手上吻着。母亲微微探身吻着大卫的前额。大卫起身走开,弟弟也按哥哥的动作吻了母亲的手,母亲也吻了他。
解说员:“在和母亲告别。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了。”
大卫戴上帽子,里赛阿加的弟弟离开了母亲,这样,兄弟俩又一起从母亲的家走开了。
大斗牛士的母亲凝视着儿子们的背影。
金色的圣母像。
大斗牛士兄弟来到圣母像处,各跪在一边并在胸前划着十字。
从近处看到大卫·里赛阿加划十字的动作。
解说员:“这一天,托雷翁市的人们杀牛来祭圣母。”
里赛阿加兄弟站起身,各自戴上帽子。
又是圣母的金身像。
里赛阿加走开后,看到的只是圣母像了。
环视到的是墨西哥的“威尼斯”——索慈米尔柯水上公园斗牛场。
斗牛场的大门敞开着。托雷翁市的市民们熙熙攘攘,鱼贯而入。
斗牛场的厢座里坐着三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戴着西班牙式大面纱。
解说员:“这些姑娘被选为斗牛皇后。”
看台上的观众挤得满满的,整个斗牛场座无虚席。人们开始鼓起掌来。
响起了铿锵有力的吉他和军乐曲的旋律。
斗牛矛手们威风凛凛地骑马进入斗牛场。斗牛士们昂首阔步随后也走了进来。
看台上,群情激动的观众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许多人身不由己地站了起来。他们不停地欢呼和拼命鼓掌。
斗牛矛手和斗牛士们神行列步入斗牛场的大门后,继续朝场地中心走着。斗牛矛手中有我们已熟识的巴罗尼托。他骑在马上潇洒自如,气派非凡,许多观众从看台上探出身子,两手不停地拍着墙壁。
几头套在一起的骡子走进大门。看台上观众的目光立即凝聚到这里。
大卫·里赛阿加两手拿着红斗篷,神态自若地准备迎斗公牛。
这时,大门的门闩缓缓打开了。
一头野性十足的公牛如脱弦之箭,顷刻从大门洞中飞奔而出。它晃动着粗大的身躯,跑没多远,暂时停下,摆开一副好斗的架势,塌下头颈,怒冲冲地寻视着对手。
大卫·里赛阿加手拎斗篷,一步步朝这头“怪物”迎面走去。他的助手们手都拿着斗篷各自原地站住。
公牛在场地里奔跑,从各方面朝大斗牛士里赛阿加扑去。大斗牛士敏捷地躲闪着,不时用两手抻开斗篷,象一面矮墙似地遮挡住公牛的视线;有时一手拎甩斗蓬,原地转身,把扑来的公牛虚晃过去。看台上的观众不停地鼓掌、欢呼、打口哨,一直在为大斗牛士助威。
看台上一个年轻小伙子两手挥舞,不停地喊叫着。
里赛阿加在场地继续同公牛周旋。他与公牛近在咫尺,距之亳发,但无半点惧色,甚至面带微笑,站在原地,凭借身子转动的灵巧,用斗篷一次次诱使公牛扑空。显然,公牛已被激怒,它连冲带吼。大斗牛土和公牛就这样紧张而激烈地僵持着,互不相让。
厢座里的一位漂亮太太,穿着镶有花边的西班牙式节日的盛装,一手展开凉扇遮住陌光,凝神注视着斗牛场地。忽然,她一手捂住嘴,立即显出惊恐的神态:大卫·里赛阿加雄姿凛凛,乘公牛再次向他猛冲之际,稍许侧转身子,斗篷搭在肩头,两手迅速而轻松地抓住了公牛的两个犄角。观众间也立刻因这一精彩的表演而迸发出阵阵惊叫、狂呼和嘻笑的声音,接着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解说员:“大卫·里赛阿加是在死亡与胜利的交界线上‘跳舞’。”
大卫·里赛阿加手拎着斗篷,两脚转着圈走。他继续同公牛搏斗、周旋着。公牛奔至看台边,愤怒地用两只前蹄拼命扒划着墙壁。
厢座里“斗牛皇后”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朝场地的同一方向望去,原来是公牛猛回身,又朝里赛阿加飞奔过去。顷刻,否台上的观众又为之哗然,个个激动万分。
骑马站在场地间的是斗牛矛手巴罗尼托,朝其背后望去是一片看台上的观众。巴罗尼托一上阵,立即赢得了厢座里打扮得艳丽夺目的女观众们不停的掌声。厢座正中间坐着一位身穿白罗纱衣裙、贵夫人打扮的女士——卡尔第隆太太。她同另外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坐在一起,也在鼓掌。
解说员:“巴罗尼托在城市漂亮的女人中寻找着自己心上的贵夫人——卡尔第隆太太。”
巴罗尼托在马上寻视自己心上的人儿。当他望到厢座里卡尔第隆瞟来的秋波之后,更是得意地微笑起来。他骑马来回在场地踱着,傲慢地朝不停向他挥帽示意的观众频频点头示意。
场地上大斗牛士仍在同公牛搏斗。从旁看到的是巴罗尼托在马上的背影。正面看去,他仍在因眷恋心上的人儿而沉浸在幸福的微笑之中。
卡尔第隆太太的面容如花似玉。
场地上,巴罗尼托手持长矛,微笑着骑马朝公牛刺去。公牛虽被刺中,但未倒下。早已被大斗牛士激怒的公牛此刻又身中一矛,更是怒不可遏,它纵横晃动着庞大的身驱,同巴罗尼托的马撞在一起并用犄角狠命顶拱矛手的坐骑。
卡尔第隆太太的脸上刹时露出惊恐万状的神态。
巴罗尼托还想同公牛较量,结果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被热恋冲昏头脑的斗牛矛手竟招致如此不光彩的结局。看台上顿时一片喧哗和讥笑之声。斗牛场的雇佣人员赶紧跑上前去,抢救巴罗尼托。
乐曲声终止。
再度响起乐曲声时,又是斗牛场座无虚席看台上的热闹景象。
巴罗尼托和他的马都倒在地上。大卫·里赛阿加手拿斗篷站在场地。一个雇佣人员把巴罗尼托的马拉了起来。里赛阿加用斗蓬把公牛赶开(见到的只是公牛两只犄角躲闪的动作)。
巴罗尼托仍躺在场地上。观众在看台上喧嚣,他们坐起或走动着,表情不一,但都显示出激动或兴奋的神态。而公牛却暂时呆立在场地,看来它已感到疲惫不堪了。
乘此机会,巴罗尼托一轱辘从地上爬起,赶忙翻过栏杆,爬上了看台。
怒气未消的公牛稍伺喘息之后,又在场地狂奔起来。
解说员:“可怜的骑马斗牛矛手巴罗尼托怎么办呢?”
斗牛场围墙的一处上空抻着一条绳子,上边挂着一根根两尺来长的短矛,都用五颜六色纸花装饰着。其中两根从绳上摘了下来。大卫·里赛阿加从雇佣人员的手中拿过这两根短矛。
大卫·里赛阿加试了试短矛是否结实。
随后,大斗牛士离开了雇佣人员。另外几个斗牛士用斗篷围阻着公牛,待大卫·里赛阿加取矛回来。现在,大斗牛士两手各持一根短矛,矛尖向下,摆开了以守为攻的架式在场地上不停地挪动着脚步。
愤怒的公牛猛地塌下头颈,径直朝里赛阿加冲来,而大卫却不慌不忙、敏捷地略闪身形,让过公牛的头,瞬间把两只利矛直插在公牛的背颈上。公牛受到突然的打击,疼痛难忍,不停地摇晃着头颈,使劲想把短矛甩掉。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