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万岁》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3-07 20:43:59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乐曲声终止。
康谢普西昂的头像。她把彩带编在辫子上。
音乐重新开始。
经验丰富的媒婆老太太和阿邦第奥母亲到康谢普西昂家来。她们在看一件镶着花边的新衣裳。
解说员:“她们在看嫁奁。”
老太太比量着新衣服的镶花衣领。新郎的妈妈仔细端详着金币穿成的项链。随着手指的抚摸,认真看着每一个金币。
解说员:“在数项链上的硬币。”
接着,媒婆老太太又“用牙”咬咬项链上的硬币。
解说员:“试试看,这些硬币是不是纯金的。”
婚礼开始了。
新娘梳洗、粉饰后的面容: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值此决定康谢普西昂终身大事的欢快日子,当妈妈的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妇女们按顺序一个个走向坐着的康谢普西昂,每人都同她紧紧地握手。伴娘站在康谢普西昂的身旁。特旺特佩克的姑娘们穿着绚丽多彩的节日盛装一批批朝新婚夫妇的家中走去,她们有的头上顶着画得很美的大瓜,有的顶着瓜做的篮筐。接着又是一群男女。
迎面走来一群姑娘。她们给新婚夫妇带来了礼物。
解说员:“特旺特佩克所有的居民都参加了这桩婚事。”
走在人群前面的一个小伙子抱着个小猪仔,后边一些人走成一排,每人怀中也抱着一头小活猪。女人们的裙子在迎风飘摆。这些女人的手里都拿着送给新婚夫妇的各种各样小礼物。几个年轻小伙子面带笑容跟着匹套着一辆四轮小车的小毛驴走了过去,毛驴还穿着服饰,颈上打个大蝴蝶结。被赶着走的还有火鸡和山羊。
管乐队迎面而来。接着,在姑娘们的行列中走过来一位衣着艳丽、打扮得非常漂亮的年轻的墨西哥女人。又走过一些穿着节日盛装的姑娘。她们手里都拿着蜡烛和花束走进了房子。坐在门坎旁的一个妇女拿着鲜花和蜡烛也站起身跟着走去。要知道,这些蜡烛都是用纯蜜做成的——它象征着美好和幸福的生活。
新婚夫妇的房子里粉刷一新,装饰漂亮。几位妇女正在准备宴会上的食物。又进来一位抱着活猪仔的妇女,她径直朝屋子深处走去。
厨房地上的篮筐里和菜桌上堆放着许多香蕉,妇女们把剥去皮的香蕉切成半寸多长的小段,接着扔进了热油滚滚的铁锅。
一口大铁锅里热油翻滚,气泡飞溅,煎着一段段剥了皮的香蕉,也有带皮的整个香蕉。两个墨西哥老年妇女站在锅旁。一把大铁勺不停地搅推着油中的香蕉。
厨房里的妇女始终没歇手地操劳着宴会上的佳肴。又走来一位抱着只羽毛油亮的大活公鸡的妇女。几个妇女立即迎上前去,喜爱地摸着这只公鸡的羽毛。另一位妇女正向放在大盘子中一只炸得焦黄发褐的小猪身上浇油。这些妇女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一座古老教堂的钟楼。康谢普西昂穿着漂亮的符合宗教仪式要求的婚礼服——洁白的薄纱衣裙,系着飘带,高大的竖领遮住后脑和两耳,柔幔的轻沙虚盖在头顶。参加婚礼仪式的行列迎面而来,每个人都手拿鲜花或高举着棕榈枝。康谢普西昂拉着阿邦第奥的手走在前头。
婚礼的仪式已经结束。整个参加婚礼的行列正顺着教堂钟楼的台阶往下走,他们都光着两脚。没过多久,这支队伍已走进了新婚夫妇的房子。
客人们渐渐散去。剩下的几个墨西哥姑娘也离开了房子。现在,只剩下了新婚夫妇——康谢普西昂和阿邦第奥。
新房的正面墙上挂着一幅圣母的画像。阿邦第奥在解康谢普西昂脖子上的项链。
整个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康谢普西昂羞答答地略略低着头。阿邦第奥的两手从康谢普西昂的脖子上轻轻地把项链摘了下来。
金项链已经在阿莎第奥的手里。
康谢普西昂的脸堆满了笑容,显得格外的娇镅。阿邦第奥深感宽慰并完全喜行于色。
新娘康谢普西昂最后把头纱摘下,两手轻轻地放着头纱。
康谢普西昂的妈妈跑到外面的阳台上,向特旺特佩克的朋友们高声喊着:康谢普西昂姑娘就要成为主妇啦!
等候着欢度晚会的姑娘们穿着节日的盛装,坐在新婚夫妇房子的外边。她们的镶着花边的衣领同时拥了过来,顿时犹如百鸟展翘飞翔一样。接着,放起了焰火,五彩缤纷的火花在夜幕中四散开来。随着焰火的升起,姑娘们唱起了悦耳的歌曲并迎合着节奏翩翩起舞。先是两个姑娘,又是一个,接着好多姑娘都欢快地跳了起来。
歌曲声停了。
一棵高大墨绿发亮的阔叶棕榈树。响起了“热带丛林”的音乐。两只花鹦鹉在枝头张望。一些调皮的猴子在棕榈树上爬来爬去,另一些猴子在浅滩的水中戏耍。“热带丛林”的乐曲声停了下来。
解说员:“世世代代从无所改变习俗的墨西哥热带地区古老方式的安宁闲逸的生活就是这样缓慢地延续着。”
阿邦第奥躺在吊床里。康谢普西昂抱着个胖胖的小男孩儿朝他走来。
又响起了音乐。
阿邦第奥抱着小男孩儿在吊床上,旁边是康谢普西昂。
解说员:“几年过去了,又是个鲜花盛开的季节。”
康谢普西昂已经是一个母亲了。
心满意足的阿邦第奥和康谢普西昂同坐在他俩中间笑嘻嘻的小儿子出现在画面上。
一轮红日从海际天边徐徐升起。特旺特佩克姑娘从小就梦幻着幸福到来的曲调——“散东加”依旧悠然恬静地迂回缭绕、飘浮荡漾在睛朗明媚的天空之中。
节日
故事讲的是一九一零年革命前,即西班牙殖民主义者统治时期墨西哥人民生活的情景。影片的整个风格是西班牙式的。文化、习俗和文物——不少都是西班牙征服者们遗留下来的。这个故事颇富有戏剧性。
教堂的台阶上坐着几个赤条条、戴着软帽的小男孩儿。
革命前墨西哥一年一度的圣母节。人们按宗教仪式要求戴着假面具在舞蹈。光着身子的小男孩们赶紧从台阶上跳起来顺台阶跑掉了。
一副宗教仪式的假面具。
银幕上显示出“节日”这个标题。
在这个节日,全国各地前来瓜达鲁普城朝圣的人们络绎不绝。这里有杂技表演,起伏旋转的木马,到处是鲜花和人群。不少人排成队伍,游行前进。他们都穿着奇特的衣服,戴着按宗教仪式要求的假面具,舞蹈着行进。人们抬着圣母格瓦第鲁普斯卡娅的塑像走在最前面。
解说员:“这个故事的情节发生在纪念圣母格瓦第鲁普斯卡娅节日时。但是,值此时刻,人们每年都要想到西班牙对墨西哥殖民主义的掳夺,想到那些血腥的可怕年月。”
照宗教仪式穿戴的朝圣者们继续手舞足蹈地跳着。
一个戴着草帽的墨西哥男人站着。另一个青年赤着背,他身后的远方是那些舞蹈着的人们。
从大门洞里牵出一匹马,背上驮着费尔南德·科尔泰斯的雕塑像。
一个符合宗教仪式要求的假面具和一台刻有耶稣受难像的十字架。
解说员:“十六世纪,科尔泰斯征服了墨西哥。随同科尔泰斯前来的有许多修道士,他们用灼热的铁器焚毁了多神教的偶像。”
一个假面具闪了过去。
一个印第安人背着脸在祈祷,他两手拿着一个弧形花环,把花环放在地上,又祈祷起来。
站着三个修道士,前边的一个手里拿着一串念珠。另一个修道士手中拿着头颅骨和念珠。
三个人的头颅骨。后边站着一个修道士。
一座西班牙巴尔科式大教堂巍然屹立,遥远的天边是一座白雪皑皑的火山。
田野里长着大片大片的龙舌兰。大教堂座落在远处的山岗上。一些修道士站在大教堂的钟楼旁。
朝圣的人们顺台阶往山岗上走着。
解说员:“西班牙人把天主教教堂建在了一个时期曾是阿西德克人和托里德克人(注1)多神教庙字所在地的金字塔塔顶上,他们这么做为的是使几千年来不断专程到这些金字塔塔基朝圣的人们不致迷失路线。”
一些朝圣的人们从山坡上立着的十字架旁爬行而过。从正面和背面看到朝圣的人们顺着塔基台阶跪着一阶一阶往上爬。一个朝圣者身子笔直,赤着上身,两臂左右伸开,背后横捆着着一棵很直的仙人掌棵子往上走去。又是一群虔诚的朝圣者步履艰难地、朝着塔的顶端攀登。
解说员:“朝圣的人们在表演宗教神秘剧,他们要在剧中再现并体会那统治时期可怕的情景。”
赤脚攀登、爬行和背后横捆仙人掌走着的朝圣者们可以从正、背两个方面看到。
解说员:“尖尖的长刺扎入了那些朝圣者的身体。他们用直挺的仙人掌棵子从背后横捆在自己的肩背上,成十字架形,朝金字塔塔顶几个小时地登呀爬的。”
朝圣的人们跪着不停地往上爬。一个修道士在胸前划着十字为他们祝福。
朝圣的人们愈来愈接近大教堂……他们已经到了教堂的门口。
乐曲声终止。
朝圣的人们在大教堂的前面。一个修道士戴着假面具并且手里拿着一个人的头颅骨。
一只手拿着一个人的头颅骨。
一个背后肩臂上横捆着一根仙人掌棵子的朝圣者跪了下来。看到的是那个拿着人的头颅骨、戴着假面具的修道士的雕像。一个妇女走到跪着的朝圣者跟前,用手帕给他揩去满脸的汗水。
这位妇女的手在揩着朝圣者的脸。
乐曲声重新开始。
是位中年妇女。她把一碗水递到后肩臂横捆着一根仙人掌棵子的朝圣者的嘴前。
朝圣者颚头和脖根的青筋暴露,他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地喝着陶土碗里的水。
这位跪着的虔诚的朝圣者喝完水后,站起身走开了。另一些朝圣的人们继续朝山顶上走着。一个天主教教士在胸前划着十字,为他们祝福。
塔顶上站着三个后肩臂横捆着长大仙人掌棵子的朝圣者。他们刚刚从地面一步步登上来的。
一个教士的头像,他在整戴发冠——一顶五重冠。
整戴发冠的教士是个大主教。他站在几个天主教主教的中间。他继续划着十字,为人们祝福。另一主教已过中年,戴着眼镜,长得很瘦。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瓜达鲁普的长方形天主教大教堂的钟楼。它的入口处。几个妇女正站在雕塑的圣徒像旁边。
一位免冠的主教在向信徒们点洒“圣”水。戴法冠和眼镜的主教一直在胸前划着十字,为大家祝福。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