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万岁》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3-07 20:43:59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墨西哥万岁》电影剧本
文/(苏联)谢·爱森斯坦 等
编译/李元达
本片由序幕、四个故事和尾声等几个部分组成。序幕的内容是在位于中美洲的一个半岛尤卡坦拍摄的。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建筑古迹,阴郁的埋葬仪式,多神教庙宇中的偶像,众神头上的假面,遥远过去的幻影……这一切,都象征着墨西哥古老的历史,和昔日习俗统治现实的现象。“散东加”原是象古老华尔兹舞曲那样的奥萨卡乐曲,以它命名的第一个故事是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间的特旺特佩克热带丛林拍摄的。那里几乎把哥伦布前的生活方式保留了下来。影片在懒洋洋的棕榈树的簌簌声响中拍下的这个恷然憩静的故事,表现了对封建社会前时期墨西哥社会生活的回忆。从龙舌兰中提炼出的白色甜汁,是墨西哥民族醉人的饮料,第二个故事《龙舌兰》,讲的是一个贫苦农奴和他未婚妻恋爱的悲惨过程,剧情激昂,使人沉浸于醉人的激情之中。第三个故事《节日》,讲的是墨西哥人民在西班牙殖民统治下的生活,西班牙式的建筑,色彩画,斗牛,浪漫主义的爱情,阴险的诡计,南方人常动干戈的轻佻,构成了这则故事特有的“节日”气氛。《随军的妇女》原拟再现墨西哥人民一九一零年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革命事件,尾声原拟展现二十世纪墨西哥振兴美好未来的情景,可惜都未能按原构思充分完成。
本片为已故苏联着名电影艺术大师爱森斯坦继《战舰波将金号》后的又一部轰动世界的巨作。在墨西哥原有的民族——古代阿西德克人庙宇的废墟上,在带刺的龙舌兰密丛里,在斗牛娱乐中,在宗教狂热信奉者之间,在现代化的喧哗城市内,爱森斯坦逐渐形成了描述墨西哥人民千年历史,创作电影长篇史诗的意图。他采用一种新的、自称为“接力赛式”的新型电影剧作结构,一些故事是纪录样式的,另一些则是纯故事性的;既有纪录性的内容,又有故事情节。影片极少人物对话,而用导演旁白串联情节,集中紧凑,言简意赅,又用大量民间音乐加强效果、制造气氏。片中没有一块布景,也无一位演员,都用真正的印第安人。这些艺术手法巧妙地结合运用,使影片的整体构成为一部关于墨西哥的半富多采的电影交响史诗。
本片摄制,曾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艰难的过程,直到七十年代中期,才由苏联着名电影导演亚历山大洛夫等最后完成。这点,影片中都作了具体说明,读者是不难认识到的。
(编者)
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苏联电影艺术大师的名字谢尔盖·爱森斯坦和他的照片。继而是埃杜阿尔德·吉赛拿着摄影机,随后是格里戈里·亚力山大洛夫的照片。
接着,由远而近映出了“墨西哥万岁!”几个大字,而伴之出现的则是一只青铜雄鹰的铸像——这是墨西哥的象征。
无边的原野长满了高大的仙人掌。透过一望无际的仙人掌的海洋极目望去,白雪皑皑的山巅犹如一顶银色的小棺悬挂在遥远的天边。
亚历山大洛夫的旁白(以下只写“旁白”):“墨西哥。”
俯视大地,一座肃穆的教堂屹立在空旷的广场上。
旁白:“一九三一年。”
谢·爱森斯坦两肘支靠着墙壁坐在墙根(照片)。
旁白:“电影导演谢尔盖·爱森斯坦。”
埃·吉赛和格·亚历山大洛夫站在一座古老、巨大的金字塔下。右边是格·亚历山大洛夫,埃·吉赛站在一台摄影机旁,在拍景(照片)。
旁白:“爱森斯坦最亲密的助手摄影师埃杜阿尔德·吉赛和我——导演格里戈里·亚历山大洛夫。”
港湾内停泊着一些船只。格·亚历山大洛夫站在轮船的甲板上(照片)。
旁白:“我们怎么会到了这个令人惊奇的国家呢?”
再次出现了谢尔盖·爱森斯坦的头像照片。
旁白:“二十年代爱森斯坦创作的影片,特别是《战舰波将金号》使他誉满全球。”
银幕上立即展现出《战舰波将金号》的宣传画。
接下去的一张照片是格·亚历山大、谢·爱森斯坦和埃·吉赛的合影。另一张则是美国的摩天大楼,还有埃·吉赛和谢·爱森斯坦走在纽约的一条街上。
旁白:“于是,爱森斯坦和我们一道为拍片应邀来到美国,到了‘好莱坞’。”
“派乐蒙”电影制片厂大楼的入口,谢·爱森斯坦同一些美国电影工作者在一起(照片)。
旁白:“然而,爱森斯坦却没能同‘好莱坞’电影制片厂的财东们谈妥拍片的事。”
谢·爱森斯坦和美国作家埃赞顿·辛克列尔在飞机旁的合影留念照片。
旁白:“在美国作家埃普顿·辛克列尔的帮助下决定要拍一部关于墨西哥的影片。”
格·亚历山大洛夫和谢·爱森斯坦站在一架飞机旁边。接着是谢·爱森斯坦的整个头像(均为照片)。
旁白:“要想拍摄一部关于这个国家的影片,首先就得对它有所研究并真正了解它才行。”
照片上是墨西哥艺术家第埃果·李维拉、谢·爱森斯坦和三位墨西哥妇女。接下去的是墨西哥艺术家西凯罗斯和墨西哥另一位艺术家奥罗斯柯的单人半身像和头像。
旁白:“墨西哥优秀的艺术家李维拉、西凯罗斯和奥罗斯柯帮助我们认识了墨西哥。”
白雪覆盖的山峦。一条土路和一辆老式轿车的车头。汽车停在一座古塔旁,谢·爱森斯坦站在车的旁边(照片)。
旁白:“两个月,我们由南至北,从西到东,在坎坷不平、通行不便的土路上行程数千公里,一直不停地进行着考察。
墨西哥古老建筑的残基,由部分看到全貌。下面另是一系列照片:谢·爱森斯坦和格·亚历山大洛夫坐在一座钟楼上。一根粗大、刻满头像浮雕的圆石柱。格·亚历山大洛夫坐在一处墨西哥古老的建筑物上,他肩头上站着一个墨西哥人,谢·爱森斯坦站在格·亚历山大洛夫身旁。谢·爱森斯坦同格·观历山大洛夫的合影。最后是谢·爱森斯坦、格·亚历山太洛夫和埃·吉赛三个人的合影,他们持枪站成一排,都戴着西班牙式宽檐帽。
旁白:“我们为这个绝妙国家奇特的现象所震惊。不过百十公里的路程断然把两个时代隔裂开来,使哥伦布前的古老世纪与西班牙征服者强占墨西哥的时代隔开,使封健主统治的年代与当代的文明隔开。爱森斯坦决定完成一部关于这个非凡国家——墨西哥就其题材而言是异乎寻常的影片,完成一部悲剧历史片,而这一历史的介绍完全无须借助于演员和布景。剧本已经写成而且影片《墨西哥万岁!》的拍摄工作也开始了。”
格·亚历山大洛的头像(渐成半身像)在爱森斯坦、亚历山大洛夫和吉赛三人合影的背景衬托下映现出来。
墨西哥的乐曲声终止了。
格里戈里·亚历山大洛夫本人站在一堆胶片盒旁:“我们这支墨西哥考察团由三人组成。当时我们都很年轻,却胸怀移山志。可是,我们终究未能彻底拍完这部影片,也未能把它剪辑好。”
一个贴着西班牙文标签的胶片盒。随之出现的又是亚历山大洛夫。
旁白:“我们被迫放弃了在墨西哥拍摄的资料。这些资料被留在了‘好莱坞’,在那里显影并洗印成片,随后又放到了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只是在不久前,我国国家电影资料馆才得到了这些资料并把它交给了我们。差不多半个世纪一直不停地在进行着谈判。”
《墨西哥万岁!》在拍摄中。谢·爱森斯坦迎面走来(新闻纪录片)。
旁白:“爱森斯坦已不在人间……”
拍片过程。吉赛在一群墨西哥孩子中间(新闻纪录片)。
旁白:“……吉赛也已故去。但是,影片却应该保留下来。”
墙上挂着谢·爱森斯坦的肖像。格·亚历山大洛夫站在许多胶片盒的旁边。
旁白:“你们将要看到的影片正如爱森斯坦意欲拍成的那样,同我当时想象的和我现在所记得的那样。”
看到的是谢·爱森斯坦生前的剪辑台和他的素描画。
旁白:“很难而且也不可能完全做到如伟大的艺术大师今天还活着所剪辑的那样;但是,我们已竭尽全力,利用了他的故事梗概、文章和素描画,最大限度地使之接近于作者原来的意图。”
由乐曲声伴随着,亚历山大洛夫本人又出现在许多胶片盘旁:“计划影片由几个小故事组成。一些故事几乎是纪录性的,另一些是情节性的。而整个影片应成为一部关于墨西哥的丰富多彩的电影交响乐。”
响起了铜号吹奏的雄壮乐曲。银幕上再次映出“墨西哥万岁!”几个大字并渐渐淡入。
序幕
序幕的揭开是在中美洲的尤卡坦半岛。这里居住着作为墨西哥祖先的古老的马雅族的后代(中美洲的印第安人——译者注)。他们曾有过高度的文化。
铜号的吹奏停止了,又响起了高调的马雅族乐曲。一座古代雄伟的墨西哥金字塔。异教神殿、圣城的残垣断壁,一些人头像的浅浮雕。许多带有头像的古代墨西哥遗留下的大石头圆柱。
(谢尔盖·邦达尔丘克担任解说员,由他念谢·爱森斯坦的解说词)。
解说员:“序幕的时间是永恒的。可以认为它是今天,可以认为一切发生在二十年前,也可以认为是几千年前。”
一个石头的头像——这是古代墨西哥的神。一个墨西哥男人呆站在一座古迹基座的石阶上。古迹上刻着一个墨西哥人祖先的头。又是古代墨西哥神的石头头像。
解说员:“石头——
神像——
人——。”
一些头上遮着长土布的墨西哥人静坐在墨西哥古迹基座那里。一个墨西哥男人呆滞地坐在一座墨西哥古迹的基座处。另一个墨西哥男人坐在古老墨西哥建筑物众多石头圆柱的中间。古墨西哥金字塔塔壁突出的地方也坐着一个墨西哥男人。另外两个墨西哥人正顺着金字塔的台阶往上走。还有三个墨西哥女人站在金字塔塔基旁。他们都穿着土布条纹或条格的长衣,赤足,站着的和坐着的一动不动,走着的则动作机械、徐缓。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