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郁金香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2-26 17:08:30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电影剧本作者:翅膀儿
金色郁金香
(原创剧本)
作者:邓丰
联系:13308033101
人物:
南浩、小羽、郎纬、尤哥、艾老头、刘老太、张老头、汪快递、二哥等等.
1
(场景:院门外)
一个中年邮递员骑着辆摩托车,穿行在川西平原的乡间小道,一个差路口,他转向,在一座掩映在苍翠竹林里的农家院舍前停好车,敲响大铁门。
“刘婆婆,有快递!”
应声开门的是一个二十一二的漂亮女孩,后面跟着位70多岁富态,衣着洁净,满头银发,和蔼慈祥的老太太。
“刘婆婆,这是哪个啊?这么漂亮!”
“呵呵,是我孙女小羽,我们老三的女子,呵呵,快叫汪叔!”
“汪叔好!”
“小羽?哦,记起了,小时候你爸带你回老家来耍,才这么点儿高,呵呵,转眼都快20年了!”
“小时候都记不起了,呵呵,我跟我爸工作到北京,几年前又跟他搬到法国去了,前天刚回老家,来看望爷爷奶奶!”
“刘婆婆,有福气哦,跟儿子出国去享福嘛!您守着这里干啥子喃!”
“不去,回乡里,空气好,乡亲多,出国了话都听不懂!”
“也是噶,小羽你就多耍段时间,多陪陪爷爷奶奶,哦,快签收包裹!”
“对了,汪娃儿,以前常来钓鱼的那个艾老头,好久没见了,我们张老头都想这个鱼伴了!是不是病了哦,我们也不晓得他住哪里?想去看看他都找不到!”
“是啊,恐怕一年都没见了哦!我也不晓得他住哪里,好象是成都的,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招呼站,他和一个小伙子一起坐班车车走的。”
“ 天啊!!!!!!”小羽忽然惊呼了起来,把刘老太和汪快递吓了一跳!
在他们谈话间,小羽已经小心地打开了包裹,只见在白色保鲜盒里,精致摆放着一束从未见过的金色郁金香,在青绿素净的花茎花萼托衬下,花瓣花蕾折射出真正黄金般质感细腻的金属光泽,散发着非人间的暗香。
小羽用指尖触摸了一下花瓣,这的的确确是一束真实的鲜花。
“太美了!”
2
(场景:院内)
“怎么没有写寄件人的地址喃?”
只在联系电话号码后面,潦草地签着个花体的“D”。
与汪快递道别后,小羽拨通了签收单上的那个手机号码,过了很久,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的低沉声音。
“喂,哪位?”
“我奶奶收到一束金色郁金香,请问是你寄的吗?”
“哦,收到了就好,是帮一位朋友寄的。”
“你朋友是谁啊?”
“收到就好了,别问了好吗,再见!”男子客气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太奇怪了吧!”小羽迟疑地想。
3
(场景:室内客厅)
有人送花是好事,刘老太一生都对人和和气气,爱帮忙,也许是哪个受惠于她的人记情,送束鲜花来含蓄答谢吧。
老太太也没多想,回屋乐呵呵地拆开包装,将“金色郁金香”插在个透明的玻璃大花瓶里,再将花瓶放在临窗的茶桌上。
这时,小羽已经用手机将郁金香拍了照,正埋头坐在沙发上,上网搜索查找起来。
“郁金香产于。。。。。。。。。。。。。象征。。。。。。。”
“奶奶,怎么查不到这种金色的喃?好奇怪哦!”小羽自言自语着。
4
(旁边场景:外景,车站,等)
这刘老太的老家就在平乐场上,后来嫁给了当时还是部队干部的张老头,张老头在保密单位工作,所以不能随军,她就在老家,一股劲生了三个儿子,长大后,个个争气,现在都在北京、上海、国外工作。后来张老头转业到绵阳,她也跟着到了绵阳,外地的儿孙们工作忙,也不能常回来,直陪到老头退休,就闹着回来,说平乐山清水秀空气好,才好养老。
小羽是张老三的女子,还在巴黎念大学,这次回来是替父母看望“父母”,顺便到成都法领馆做学生护照改签。她是个活泼可爱,做事独立认真的女孩。
第二天大早,她便赶到成都,上午便办完了预约的签证手续,时间尚早,于是她给“尤哥”打了个电话,约着到“尤哥”位于三圣乡的工作室参观。
“尤哥”是一位着名艺术家,去年在巴黎AZV画廊举办个人画展时,小羽曾兼职做过他的法语翻译,因此成了好朋友。现在到成都是一定要拜访的。
按指引打车来到“三圣花卉市场”时,女孩爱花的天性使然,小羽灵机一动,就下了车,决定到这花卉市场里逛逛,正好顺便问问金色郁金香的事。
“这个是啥子品种哦,没见过喃?”
“没得,恐怕整个市场都没得,这都没得,恐怕成都都没得了!”
“妹儿,你照把假花来豁哥哥索?
。。。。。。
小羽将手机照片拿给市场中的许多花商老板看,都说没见过这种郁金香。这让小羽产生了更强烈的好奇心和疑惑,越发感觉蹊跷。
5
(场景:荷塘艺术工作区,尤哥工作室)
荷塘边的艺术家别墅区,是中国着名的当代艺术群落,大腕云集,蜚声全球。小羽到工作室群,寻至“尤哥”别墅,敲门后,先闻大狗的吠叫,跟着是尤哥的莽声呵斥,接着尤哥喜洋洋的面孔出现在门后。
“尤兄好!”小羽调皮的抱拳作揖。
“呵呵,小羽,快进来。”开门侧身让进。
“拥抱一个哇?呵呵呵呵。。。。。”尤哥豪爽笑着,于是两个中国人模拟了一回法式贴面礼。
进入足有400平米的宽敞工作空间,在角落的接待区,侧身坐着一个面容忧郁,体格清瘦的青年,尤哥介绍:“这是我的小妹妹,小羽,还在法国上学哈,这个是南浩,喊浩哥哈!”
“浩哥好!”
青年拘谨的笑道:“喊我南浩就是了!尤哥,那您忙,我先走了,改天您有空,我来接您去帮我看看画!”
“好嘛,不客气,改天我自己开车去你那里喝茶噶!”
“小羽,再见!”
“浩哥拜拜!”
小羽目送着南浩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才发现他右腿有些毛病,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说不清的恍惚。
“这个南浩很有才气,就是命运坎坷,父母在温州打工,都在722动车车祸里死了,他川美毕业来成都,也是边打工边画画,做壁画业务从架上摔下来,腿断了。他说本来都快坚持不下去了,结果认识了个大爷,喊他搬到麓山国际去住起,还把他当孙儿待,帮他医脚,支持他画画。这就是所谓,大悲大喜,大开大合地艺术人生呐!”尤哥一边娴熟地摆弄着茶具冲泡普洱,一边闲聊介绍加总结。
“我感觉他有点阴,怪怪的喃!”
“哪象你晒着地中海阳光的,人都阳光些。在成都天天看雾霾,他又是孤儿,有残疾,不抑郁才怪,这就是残酷青春呐!别人哪有你这么幸福!”
“呵呵,尤哥,这种花你认识不?”小羽翻出手机中的照片,递给尤哥。
“郁金香嘛,你给郁金香镏金了索?好富贵哦,这么亮。”
“是真花哦,刚才我在前面花卉市场问遍了,也没人相信是真的。昨天不晓得哪个人匿名送给我奶奶的。简直太奇怪了!”
“把照片发到我手机,我找朋友帮你问问。”
6
(场景:室内客厅)
晚上8点过,小羽回到家时,爷爷到茶铺打麻将去了,家里只有奶奶在。
奶奶为孙女张罗着热汤热饭的吃完。就习惯地,不开灯地坐到窗边,看天光渐暗的暮色,看田野里婉转升腾的寞烟薄霭,享受着黄昏的静谧,过了一会儿,她缓缓地轻声哼唱起古老的歌调来,窗前的郁金香,在微风中轻柔地摇拂着。逆光里,小羽从后面抱住奶奶,将下巴靠在奶奶肩上,安静地看着窗外,一副温煦幸福的剪影。
“奶奶,你唱的是什么歌啊,真好听。”
“是些老辈人传下来的情歌。我当姑娘的时候,你不晓得,那个时侯生产队挣工分,累死个人,每天晚上还要开大会,只有晚上吃完晚饭的一点儿时间,可以歇口气,我喜欢唱歌,这些情歌那时候都是不准唱的,我就只有站在后窗来哼,经常有成都的知青跑来,躲在茶树后头偷听,结果有一回踩到条蛇,吓得惊抓抓地叫,笑死个人了!”
“呵呵,那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人追求你的喃?”小羽又开始调皮。
“那时候饭都吃不饱,女娃娃都想嫁给能管饱饭的,你爷爷那时候是个军官,一个月能发32块钱,那时候米才5分钱一斤哦,后来就嫁给他了。在他前头,还认识一个成都知青,人多好的,也不是耍朋友,就是谈得来,他也喜欢唱歌,还会吹口琴,有时侯就坐在那边桥头吹白毛女那些革命歌曲,现在叫红歌,后来突然就不见了,听知青说,是倒卖鸡蛋,被当成投机倒把枪毙了”
祖孙俩在夜幕里絮絮叨叨的游历着,回忆着。
小羽也把去花卉市场问询的事情告诉了奶奶,但奶奶并没有怎么在意,对七十年风风雨雨走来的她,已经没有了好奇心和分别心,感受鲜花的美好,安于当下的幸福就足够了。
7
(场景;机场)
半个月后,小羽在北京机场待转机巴黎时,接到尤哥的电话,说将照片给一位很权威的植物专家朋友看了,朋友告诉他,这束郁金香可能是一个罕见的基因变异亚种,很有研究价值,想知道采集的线索,或者拿到花体样本。
但小羽遗憾的告诉尤哥,寄件人没留地址,那个联系的手机号码也已停机,焉花奶奶也给扔了。
8
(旁白,场景:机场、电话、电脑等剪辑杂景)
一年后,小羽再次来到成都,这次的目的有两个:
一、 她恋爱了,在上次飞回北京的航班上,她认识了小朗,一个成都小伙子,是位古典吉他演奏家,他们在QQ通信和电话里,已经如胶似漆了,她想来看望他及其家人;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