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之旅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2-26 17:04:0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电影剧本作者:水露沉香
一、电影背景
离开十年的范晓晓带着新婚丈夫张衡回到了她的老家度蜜月。去之前她联系了高中同学李荣光给她预定一间旅馆。没想到的是那间旅馆竟然是她十年前的家!往事种种纷至沓来,爆发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惊悚事件。
二、电影主要人物
女主:范晓晓
男主一:张衡
男主二:李荣光
女配一:袁晓丽
男犯一:刘波
男犯二:沈家正
男犯三:陆一昊
男犯四:吴清
男犯五:黄国涛
男犯六:袁海峰
女主父亲:范元之
女主母亲:唐氏
旅馆老板兼清洁工:兰姨
三、电影剧本
第1场 山道 日 外
航拍:葱翠的大山连绵起伏,一条山道九转十八弯的伸进群山深处。
一辆白色小轿车沿着山道缓缓的由远及近。
小轿车上放着一首非常优雅的钢琴曲。声音飘出窗外,散到大山间,隐隐约约,很安静,很舒服。
一座大山的后面,小桥流水、山城小道、矮楼平房,一副宁静安逸的景象。
第2场 车内 日 外
呼!
疾驰的声音响起,白色轿车沿着陡峭的山路呼啸而过。
轿车的前窗摆着一个相框,里头是一张一对年轻男女的婚纱照。
婚纱照里头的男女各拿着一个画板,上面分别写着我爱对方的字。男的那一个块写着我爱范晓晓,女的那块写着我爱张衡。
正驾驶位置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一边开车一边不停的看向窗外,对外面的风景无比向往。
副驾驶位置则坐着一个很安静的女子,女子非常漂亮,留着一头披肩长发,从背后45度角看过去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脖颈以及左耳那一只显露在外的翡翠耳环。
张衡深情的看了范晓晓一眼:“离开了十年,这次选择回来度蜜月,是不是很怀念?”
范晓晓脸上没有表情,她看向窗外,目光有些忧郁,轻轻的嗯了一声。
轿车继续前行,窗外美好的山景在范晓晓眼前掠过。
微风拂面而来,吹散范晓晓的长发。范晓晓托着腮支在窗边,静静的。
这时,范晓晓的苹果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范晓晓有些慌张的转身打开手提包,拿出手机,声音细柔轻轻道:“喂?……哦……好的!”
电话里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不一会,范晓晓挂了电话。
张衡:“谁呀?”
范晓晓:“李荣光,我高中的同学,一个摄影爱好者,我让他帮咱订了一间旅馆。他这会正在村口等我们呢。”
张衡顿时来了兴趣:“那挺好啊,我们结婚那天你同学一个都没有参加,要不今晚将他们都叫出来,我们请他们吃个饭,你也介绍我给他们认识认识。”
“耶?”范晓晓眉头微微一颤,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座椅靠了靠,一时沉默。
张衡转头看了眼范晓晓,脸上有些狐疑:“怎么了?”
范晓晓勉强一笑,摇摇头,轻轻道:“没……就按你意思办吧!”
张衡高兴大叫:“耶!”
轿车这时放起了汪峰的河流:“究竟受多少伤才能无视痛楚,究竟走多少路才会回到最初,谁能告诉我那奔腾的迷惘与骄傲,是否就是我心底永隔一世的河流。”
轿车在歌声中渐行渐远,留下一地的树叶。歌声也逐渐消失……
第3场 村口 日 外
吱!
白色轿车停在了村口位置。
村口是一座小桥,桥下流水轻轻的淌,非常清澈。河流的对面错落着几幢房子。远处有几个老人正在悠闲的钓鱼。
张衡将车窗摇了下来,看向桥头。
桥头有一个年轻人交叉着双脚倚在一辆有些陈旧的铃木摩托车上。他低头专心致志的把玩挂在他胸前的一台尼康牌子的单反相机。
李荣光中等身材,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他皮肤有点黑,但看起来很老实。这时他抬头看向轿车方向,微笑着招了招手。
张衡一边熄火一边回头看向范晓晓:“是他吗?”
范晓晓轻轻点头。
张衡与范晓晓双双下车。李荣光调整了下眼镜便迎了上去。张衡礼节性的与李荣光握手并轻轻拥抱在一起。
李荣光越过张衡的肩膀看向车另一边的范晓晓,目光有些闪躲。他与张衡分开后语气有些幽怨:“电话里头听说你要过来度蜜月,我都不敢相信。怎么结婚那天都不通知我一声,我就是隔着千山万水也会过去的。”
范晓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日子定的突然,没来得及。”
李荣光:“那也发个短信给我嘛,我也好送上我的祝福!”
范晓晓尴尬之色愈浓,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挤出一点笑容。
张衡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给李荣光递了一支,自己也拿了一支。
随后他先给李荣光点上,再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李兄弟别太见外,日子是我选的,确实太匆忙,不能怪晓晓。”
张衡抽第二口:“要不今晚我做东,李兄弟帮忙约一下晓晓以前的同学,毕竟晓晓离开了十年,这村里头谁在谁不在不知道,约好了晚上大家都认识认识!”
范晓晓在一旁欲言又止,神情看起来有些慌乱和胆怯。
李荣光弹去烟头的灰烬,忙不迭的满口答应:“好,回头我就打电话一一约上,十年了,也该聚聚。”
随后李荣光指着村口一处停车场:“轿车进村不好调头,你们把车停那。回来后过了这座桥左拐然后一直顺着这条河往西走差不多800米就是我给你们预定的旅馆,叫缘来旅馆。晚上8点你们在旅馆斜对面的豪家餐厅等着我们,不见不散!”
哆!哆!
李荣光说完便骑着他的铃木跨过那座小桥走了。
第4场 旅馆路上 日 外
张衡与范晓晓两人拉着行李箱沿着那条河流一步一步的向西走去。
行李箱的轮子咕噜咕噜的转,在这宁静的小村庄里显得特别的嘈杂。
河边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坐在一张木凳上。他眼神无比专注的穿着鱼饵。木凳旁边放着一个竹篓子,里面有几条河鱼不断的蹦蹦跳跳。
那老头穿完鱼饵后便站了起来,很熟练的竹竿一甩,哧的一声,那鱼钩便落入河水中,激起一圈圈涟漪。
夕阳西照,投射到范晓晓的身上,映出渐行渐长的背影。有些落寞与孤单。
张衡心情特别的好,不时的往前冲出几步。这时他来到河边,看着河中几只飞鸟飞过,诗兴大发:“这地方山清水秀,宁静怡人,就跟我老婆一样,秀气恬静,老婆我说得对不对?”
张衡回头,冲着范晓晓挤眉弄眼。
范晓晓沐浴在夕照中,看起来有些梦幻。
砰!
突然,范晓晓右手拿着的行李箱拉杆脱手掉到地上,发出一声响。范晓晓整个人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怔怔的看向前方,如同丢了魂似的。
清风扫落河边树木的几片树叶,在范晓晓身前飘过,顺带吹起她的白裙和长发,露出一张阵红阵白的脸。
前方百米处,一幢白色楼房静静的矗立在那里。楼起三层,三层侧边有一个大大的LED灯广告牌,上面写着“缘来旅馆”四个大字。
张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表情有些凝固。他快速的冲到范晓晓身边:“老婆,你怎么了?”
范晓晓没有反应,眼睛还是直直的。
张衡开始紧张,双手抓住范晓晓肩膀:“老婆?老婆?”
情有些慌乱,她拂去额头的散发:“怎么了?”
张衡有些哭笑不得:“这话应该我问你,你刚刚跟丢了魂似的,是不是怎么了?”
范晓晓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可能路途遥远,长途奔波,有点累了。”
张衡:“我们快到了,就在前面,我都看到旅馆的广告牌了。回头你先冲个凉,再好好休息一下。”
张衡一边说一边弯腰将范晓晓那行李箱捡起,自己一个人拉两人的行李箱便走向缘来旅馆。
第5场 缘来旅馆 日 外
吱!
旅馆大门应声响起。张衡推门而进。
大门后面是一个小院子,里面种着很多盆栽。
里面的门开着,但客厅里空空荡荡,一台吊扇在缓缓的转着,发出吱吱响。
咚!咚!
张衡敲着里面的房门:“有人在吗?”
声音在房子里头回荡,有些空远,但并没有回应。
范晓晓跨过门槛,双手拿着一只玫瑰色的手提包,在客厅里慢慢的渡来渡去,并静静的张望客厅里的一切。
客厅装饰很简单,一只老挂钟挂在楼梯处,不停的哒哒响。吊扇下面是一套桃木沙发,也是有十几年的历史了,边边角角都被磨得油油滑滑的。
范晓晓最后将目光看向那只老挂钟,眸内有泪光。随着那老挂钟哒哒响,时间回到了过去。
第6场 范晓晓老家 日 外
呵呵!
欢快的笑声在客厅里不断响起。六岁大的范晓晓站在她父亲的背后不断的为他父亲捶背。
范晓晓的父亲范元之坐在一张一人位沙发上,腿上放着已经拆开的一只老挂钟。
范晓晓双手环抱他的爸爸:“爸,这挂钟你都修好几回了,而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用这老古董啊!”
范元之和蔼笑笑,他在范晓晓头上敲了一记:“它只是发条松了,拉一拉就好了。”
范晓晓嘟着嘴,双眼翻出眼白,表情可爱:“那也麻烦啊,每一次都要拆开!”
范元之一边拨弄他的老挂钟一边笑道:“你呀,总想着一铸而就,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机械表走走停停,但总还能走下去。电子表是简单,但没电了的话那就毁了。”
范晓晓不服气:“没电了可以换个电池嘛!”
范元之微微一笑:“人生哪有那么多可以换来换去的机会,以后你会明白的。”
范元之将那老挂钟装好,然后起身走到楼梯那里,一边装那老挂钟一边道:“爸呀也没别的愿望,就希望你以后像这老挂钟,走走停停却还是能够走下去。不要像那电子表走着走着就毁了。”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