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郁金香》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2-20 21:36:15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黑郁金香》电影剧本
导演/克里斯蒂昂·雅克
主演/阿兰·德隆
编译/兆申
(一)
[一本巨大的精装历史画册缓缓地启开,展现在观众眼帘前的是一幅幅硝烟弥漫、刀光剑影的画卷。它们反映出法国大革命前夕,巴黎和外省各地风起云涌的武装暴动。伴着画幅翻动,旁白随之而起。
旁白:是的……在法国大革命时代涌现了不少英雄、烈士和圣贤……
……历史学家们不仅栩栩如生地写下了这段革命史实,并以一种惊人的洞察力,透过时间的重幕,将那些表面上看来似乎无足轻重、而内里实则不凡的人物发掘了出来。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却遗忘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甚至连米什莱(注1)这位杰出的史学家也未曾对他提过片言只语……
是故意巯忽,还是存心不撰?……
真是个无法解答的谜!!!不过,幸亏有了电影和摄影机,观众们才能在银幕上,越过几个世纪的长夜,了解到这一位不知名的、伟大的英雄,并且给他以公正的评价。
[在精美的历史画幅上叠印出一行大字。片名:
黑郁金香
[接着,片头字幕相继而出。
旁白:故事发生在一七八九年六月。是的,六月,也就是说,在七月十四日(注2)这一天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当然更不用说这是在“九月大屠杀”之前,革命风暴席卷整个巴黎,并且也波及到其它各省……
这是在某地,更确切地说,是在法国南方。那里笼罩着暴动的气氛。
然而策划暴动的人是谁?威胁着贵族生命,并要剥夺他们的特权以及使他们惶惶不可终日的人到底是谁?
[原野上。一个戴着黑色面罩的绿林好汉式的人物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翘首向四下巡望一下,然后策马向前疾驰而去。
[厅堂前。一群富豪和绅士围在桌子四周赌博。突然,一柄雪亮的匕首飞到桌子中央。众赌徒惊叫,纷纷夺门而逃。
[戴黑色面罩的人动作非常敏捷地把摊在桌上的一大堆金币装入口袋。
旁白:这个为民除害、劫富济贫的人究竟是谁?这一切都不得而知。官府虽然到处张贴告示,悬赏缉拿此人,可是一切纯属徒然。因此,官府当局已经陷入无可奈何的境地。
[街道上。一辆辆马车装载着大箱小包络绎不断地匆匆远去。
旁白:贵族老爷们都局促不安,带着他们的不义之财,准备逃跑……
[官邸门前。一辆马车停在大门口。一个贵族老爷指挥着两个听差把一只装满金银财宝的大箱子搬到车上,然后登上车厢。
[府邸的走廊上。一个贵妇人命令两个女仆整理行装。门外等着一辆华丽的四轮马车。
人声:好吧!再见了,男爵先生,一路顺风!
[丛林间。戴黑色面罩的人牵着一匹骏马从树林后向远处眺望。
旁白:可是请大家别忘了这个人。他的名字叫“黑郁金香”……请记住这个名字,它将载入史册,载入我们的史册!
是的,这是黑郁金香和他的爱马伏尔泰!
[城郊的林荫道上。黄昏。几棵大树。后面躲着两个人:戴黑面罩的纪尧姆和他的助手大胡子布里尼奥尔。后者用熟练的动作把绳子一端缚在一棵大树底部。远处传来马车轮子滚动的声音。一辆四轮马车从地平线的尽头渐渐地驶近来,从大树旁边飞驰过去。纪尧姆拿起绳子的另一端,绳端有一只钩子。纪尧姆迅速而精确地把这带钩子的绳头扔向马车车轮。钩子勾住车轮主轴。绳子随着马车的往前行驶渐渐被拉成一条直线。接着,马车猛然发出“啪”的一声,一对后车轮被绳子拉得与车身脱离。马车向后一晃失去平衡,后车厢落地,马车停住。一阵女人的尖叫声。
布里尼奥尔:快上去!
[纪尧姆迅速跳上马背,布里尼奥尔也一跃上马。马匹飞速驰近倒下的马车。纪尧姆和布里尼奥尔下马走到车旁。纪尧姆持剑向车窗口一晃,吓得车厢内的一对男女缩成一团。布里尼奥尔赶紧上前把车内贵妇人佩戴的钻石项链、耳环和宝石戒指都取了下来。纪尧姆又用剑指了指放在车厢座位上的首饰箱,那贵妇人战战兢兢地用双手把首饰箱捧给纪尧姆。
纪尧姆:(斯文地)谢谢。
伯爵夫人:呃……!
[纪尧姆又用剑朝伯爵指了指。
纪尧姆:现在该轮到您了。
[伯爵慌忙把身上的首饰及金币顺从地如数交给布里尼奥尔。
纪尧姆:(彬彬有礼地)嗯,谢谢。
伯爵:呃……
[纪尧姆和布里尼奥尔搜取钱财后扬长而去。
[省长办公室。夜晚。省长(即侯爵)坐在办公桌后。伯爵坐在房间右面的长沙发上。警察局长拉穆什将军坐在左面的安乐椅上。伯爵正在向省长哭诉途中遭劫之事。
伯爵:(哭丧着脸)唉,他抢走了我的一切,我的全部财物,我的金银珠宝,还有伯爵夫人的全部贵重首饰,特别是王后赐给她的那条钻石项链。
侯爵:(冷漠地)你听到了没有,将军先生?难道你对黑郁金香的“丰功伟绩”无动于衷吗,拉穆什先生?你是不是想……呃……有朝一日能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你无愧于你的身份和职责,警察局长先生?
拉穆什:(卑躬屈膝地)可是,侯爵先生,我……
侯爵:(突然用拳头往桌子上一敲,打断了对方的话)我要黑郁金香的脑袋,我限你在下星期一之前把黑郁金香的脑袋给我放在这张办公桌上!
拉穆什:我保证一定办到,给你送上他的脑袋和他余下的部分……
侯爵:我不需要什么余下的部分,只要有脑袋就够了!
拉穆什:(十分自信地)至于阁下的钻石嘛,我相信一定能原璧奉还,伯爵先生。
侯爵:(半信半疑地)看来你似乎颇有把握!
拉穆什:颇有把握,在下还不敢狂言。不过,我认为……我已经认出谁是黑郁金香了。
侯爵:认出又有什么用处。他本来就是个尽人皆知的、卑贱的歹徒!
拉穆什:不,侯爵先生!那是一位您非常熟悉的人……是您府上的一位熟人。
侯爵:(惊讶地)我家里的仆人?
拉穆什:(得意地)一个仆人不能被认作是个熟人,比如说,你能把纪尧姆·德圣·普里厄认作是一个仆人吗?
侯爵:什么?你说什么?
伯爵:纪尧姆?!不可能!他是我的朋友之一……呢,你简直在胡扯,拉穆什先生!
侯爵:说的是啊,你凭什么指控纪尧姆先生?
拉穆什:凭我对事件的确信无疑。
侯爵:(转身向伯爵)凭他对事件的确信无疑?!哼!
拉穆什:(洋洋自得地)对,我是根据某些迹象才确定这一信念的。我知道他非常机灵,因此我必需采取巧妙的、引蛇出洞的办法去对付他。我非把他在抢劫作案的时候当场逮住不可。嘿……
侯爵:你逮得住他才怪呢!
拉穆什:我有个方案:设置一个具有我独特风格的陷阱。税务长先生,要是您同意的话,我想跟您商量件事。(拉穆什附在才到的税务长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税务长:啊,那当然……
[省长官邸门口。省长夫人(即侯爵夫人)打扮,得十分妖艳动人,戴着面纱从官邸里走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悄悄地登上马车。车夫驾着这辆马车向街道暗处驶去。
(二)
[纪尧姆的别墅。侯爵夫人的马车在一幢豪华的别墅前停下。下车后,她偷偷向四周看了一眼,接着以矫捷的步伐走进大门。
[侯爵夫人在纪尧姆的书房门口出现。纪尧姆正在看书。
纪尧姆:(傲慢地)啊,你总算来了。稍等片刻,让我看完这一页。你让我等了好久,现在该轮到你等一等我了……
侯爵夫人:(用撒娇的口吻)呣……我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来看你,想不到你这样接待我。
纪尧姆:(挑逗地)哈,不含辛茹苦,岂能知其乐之甜,亲爱的。因此,冒了个小风险就不等于能有得到很大快乐的权利。再说,这不单纯是一种权利,而应该是一种恩惠。有多大的恩惠,那就得给予多大的报答。你说对吗?把大衣脱了吧。
侯爵夫人:(一边脱大衣,一边假惺惺地)我不太喜欢别人把我当作毛丫头来看待。
纪尧姆:要是我把你当作母亲来看待,那你也会大失所望的!好吧,现在你可以过来,坐到我的膝盖上了。
[侯爵夫人走到纪尧姆的膝边坐下。两人拥抱接吻。
纪尧姆:呣……你好,卡德琳。
侯爵夫人:你好,纪尧姆。
纪尧姆:我很好。
侯爵夫人:呣……你难道认为这是一个正经女人该呆的地方吗?
纪尧姆:(玩世不恭地)许多正经女人很少不经过这一关的……而且,据我所知,她们从来也没有因此而感到后悔过!……你能在这儿呆多久?
侯爵夫人:两小时你还不够吗?
纪尧姆:两小时?呣,好。可是在两小时内不可能把要办的事儿都办完呀!好,两小时就两小时吧。(接吻。)
侯爵夫人:呣……呣……我告诉你一件事,不过在我开始说之前,你得知道,听过就算了,当作没那么一回事。啊……这件事荒唐极了!你能想象得到吗?我丈夫……
纪尧姆:啊不,你来这儿谈论你的丈夫,那是选错地点了,要说,也得恭恭敬敬地说。好吧,你起来。
侯爵夫人:一个女人欺骗自己的丈夫并不等于说她一定对他不尊敬。
纪尧姆:呣……
侯爵夫人:何况这事儿并不牵涉到他,而只涉及到你。
纪尧姆:我看,这会儿你还是别躺在我的怀里好……呣,因为我们俩的肝火太旺了。
[侯爵夫人站起身,坐到他旁边的沙发上。
纪尧姆:你丈夫怎么啦?往下说吧。
侯爵夫人:是这样的,我丈夫跟拉穆什男爵谈了一次话。你猜,拉穆什对他说了些什么?
纪尧姆:(毫不在意地)准是一派胡言。
侯爵夫人:呣……他说,他知道谁是黑郁金香。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