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天动地之雪山情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2-12 14:50:58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电影剧本作者:梁卫山
感天动地之雪山情
电影剧本
编剧监制:梁卫山
摩天岭大雪山 日 外
一望无际的摩天岭大雪山绵延千里,远近座座雪山冰峰高耸入云天,与蔚蓝的天空相连接,景色十分壮观美丽。
摩天岭大雪山 日 外
下雪了。摩天岭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薛岩,在白雪皑皑的摩天岭大雪山丈量着,敲下岩石观看着,他不时地用牙齿咬住手套、扯下手套,手握炭素笔在文件夹的A4纸上记录着地质资料。
摩天岭大山雪峰下 日 外
雪峰下有一小山村,小山村已被大雪覆盖,远远近近,大雪使房屋上、篱笆墙上、树木桩上长满白色“大蘑菇”,白色炊烟枭枭升起来了,弥漫了整个小山村。
小山村梅花老太家 日 内
清瘦干练的梅花老太端坐在桌前,桌上有一紫砂壶,一紫砂杯,梅花老太自酌自饮着功夫茶。
充满感情的画外音:这段感天动地地故事,要从梅花老太讲起,她坚信绵延的大雪山那边住着自己的孩子。由于梅花老太伟大母亲的挚爱,使她老人家踏上寻亲人之旅,这要从三年前的那个清晨说起……
慈祥威严的梅花老太端坐在沙发上,面对着茶几,茶几前年轻美丽的女儿白雪跪在面前,一言不发,泪如雨下。
小山村梅花老太家 日 外
仿佛是从摩天岭大雪山深处传来悠扬的唢呐声,画面上渐渐地出现一支迎亲的队伍。这支迎亲的队伍在梅花老太家前停下,一位叫岭儿的年轻人走出队伍来到院门前拍打着院门,没有回应,岭儿轻轻一推院门走进了院子。他来到屋门前同样轻轻拍打,没有回声,他一推门走进屋子,看到的一幕是年轻漂亮的未婚妻白雪跪在梅花老太面前。
小山村梅花老太家 日 内
英俊的岭儿见状一句话没说,在白雪的身旁向着梅花老太跪了下去,长时间的寂静,令人窒息的寂静,若针儿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
梅花老太家 日 内
慈祥的梅花老太望着跪在面前的白雪、岭儿,轻声的叹口气,轻轻地:唉!看来这是天意啊!白雪啊,虽然你是我捡来的,但这些年的养育胜似亲生!我看到了岭儿的真情真意,这说明你的眼光不错,现在我同意了,你们走吧!
小山村梅花老太家 日 内
岭儿拉着早已泪不成声的白雪,给梅花老太磕了三个响头,拉起白雪走向迎亲队伍中的花轿,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走向了摩天岭大雪山,渐渐消失在大雪山的深处。
字幕:三年后。
小山村梅花老太家 日 外
梅花老太站在自家的家门外,翘首遥望大雪山:三年了,我的白雪一去杳无音讯!白雪的婆家在大雪山的那边,我要去找回我的白雪!
梅花老太返身锁上了家门,回身走向雪山。
摩天岭大雪山日 外
高高的雪山,飘着大雪,梅花老太走在飘雪的山间小道上。
摩天岭大雪山 日 外
摩天岭大雪山仍飘着雪花,梅花老太累了,她坐在雪山岩石上歇了一会儿,又艰难的向上攀登。之后,有着坚定信念的梅花干脆向上爬行,我们能听得到她粗重的呼吸声。
充满感情的画外音: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啊,科技发达、报警报案还是找不到孩子!找不到孩子也要找,这就是雪山母亲的大爱啊!令人动容,令天地感动!其实啊,梅花老太不知晓,那支迎亲队伍在暴风雪中迷了路,岭儿为探路失踪啦!白雪等人寻找无果,她在大伙的帮助下,在摩天岭大雪山1500米山坳处,开了一家雪山餐馆,要在大雪山餐馆等她的岭儿!
字幕:50年前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 日 内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教室里,女大学们在静静地聆听大学教授授课。梅花着女大学装,玉盘般美丽的脸上用发卡拢住了短头发,形成刘海,美极啦!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 日 外
教学楼二楼走廊外,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挂着一个铜钟,铜钟锤拴着一根细绳,细绳另一头拴在教学楼二楼走廊的栏杆上。
教学楼二楼走廊 日 内
一位教师站在铜钟前,掏出怀表看了看,然后将怀表装进口袋,伸手拉起铜钟拉绳,铜钟清脆的声响立刻响彻校园。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教室 日 内
大家有序地走出教室,梅花没走,她在整理课堂记录。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教室 日 内
一女同学走进大学教室,来到梅花身边,轻声地:梅花,你老家来人找你,说是有关你的终身大事!
梅花:什么终身大事?!走,瞧瞧去。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寝室 日 内
梅花坐在床上,面前一老仆人垂手而立,窗外门旁是一群看热闹的梅花的同学。老仆人:小姐,您还是回家吧!
梅花:你回去吧,告诉我爸妈,这样的婚姻我是不会接受的!
老仆人:那没有办法,今年家乡遭了灾,咱是村里的大户啊,但也快断粮啦!亏得有人保媒,把你说给东庄李大财主家的二公子,这样在李大财主家的帮助下,咱就可以躲过天灾!
梅花:你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回去吧,告诉我爸妈,这种婚姻我是不会接受的!
老仆人:不接受啊,老爷说就让我形影不离地跟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
梅花:你简直不可理喻!你出去,本小姐要休息了!
梅花说着拉起床上的被子盖上便睡。老仆人见此情形只得退出女大学生寝室。
西安女大师范大学学生寝室 夜 内
梅花在寝室里坐卧不安,一女同学主动招集大家把被单接在一起,顺窗放了下去。见状,梅花明白了,她与同寝室的每一位同学紧紧拥抱,然后朝着寝室门外大声地:老刘,你听着,回去吧,我是不会答应的!
梅花说着,沿着室友们给她搭就的“床单” 路溜了下去。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寝室 夜 内
梅花落到地面,在苍茫的夜色中向上挥挥手,向她大学室友告别,然后跑进黑茫茫的夜幕里。
西安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寝室走廊 日 内
梅花的女同学一个个走出寝室,她们端着脸盆,脸盆里放着香皂、毛巾、牙刷、牙膏去洗涮,人都走出来了,老刘还是不见梅花出来,他大着胆走进寝室,看了个遍,那还有梅花的影子,他连滚带爬地出了寝室,又在走廊里连滚带爬地嚎叫着:老爷,太太,小姐不见啦!
一望无边的大山峻岭 日 外
慌不择路的梅花跑到了一片丛山峻岭里,她不能停留,继续向前跑,不小心被脚下的襁褓拌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连想都没想,梅花抱起襁褓接着跑……
摩天岭大雪山 日 外
晚秋的摩天岭大雪山小山村,一派秋收的繁忙景像。
梅花实在是跑不动了,将襁褓放下,然后找了些人家不用的高粱杆搭了个简易的房子,抱着襁褓钻了进去。俩人相拥沉沉睡去。
摩天岭大雪山 夜 外
梅花睡到半夜,一阵暴风雨袭来,把高粱杆搭起的简易房吹得无影无踪,梅花只得抱紧了怀中的婴儿,躲到避风处,等待天明。
天亮了,梅花抱着襁褓中的女婴瑟瑟发抖。一位从这儿路过的小山村好心人,将梅花领到了自家的小柴房,从此,母女两人得以在摩天岭大雪山下的小山村安下了家。
摩天岭大雪山1500米处山坳 日 外
白雪皑皑的摩天岭大雪山下着大雪,薛岩来到山坳处,用钢尺丈量着,在文件夹A4纸上记录着,不经意一扭头,见山坳处背风的地方,墩着一个有六岁左右的男孩子,只见这孩子衣衫不正,风雪严寒使他瑟瑟发抖。
薛岩赶紧走了过去,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孩子冰冷的小手:孩子,不冷吗?这么冷怎么不回家?
孩子童真的眼睛望着薛岩,用力地点着头:冷啊!叔叔,我没有家。叔叔,我饿!
薛岩:饿啊?!叔叔这就带你去吃饭!
1500米山坳处 日 外
飘着雪的山坳处,有一处小餐馆,餐馆处竖着一块写有雪山餐馆的大牌子。
雪山餐馆 日 内
餐馆里干净整洁,有并排五张大园桌,园桌旁是有靠背的椅子,园桌椅子对着餐馆收银柜台,柜台里面有摆满烟酒糖茶的长长的大货架子,收银柜台里面没有人。在右手处有一挂着碎花布帘的门洞,走过门洞是厨方操作间,操作间里飘出蒸大包子的香味。
薛岩领着孩子推门走进雪山餐馆,身后寒风雪花也跟着进了雪山餐馆,薛岩急忙回转身掩上门,把风雪挡在了门外。他让孩子在一园桌旁坐下后高声喊:老板,有什么饭菜?!
门帘 日 内
门帘一挑, 走出了扎着碎花围裙漂亮美丽的雪山餐馆的主人――白雪, 她问道: 您吃饭啊?正蒸着大包子呢, 再有十五分钟就得!
薛岩:好的。来二斤大包子吧。
白雪: 好, 您少等!
白雪走进厨方操作间。
雪山餐馆厅 日 内
白雪端着两个笼屉走进餐馆厅,放到薛岩与男孩坐的园桌旁:吃吧!男孩倒不客气,抓起包子就吃,一会儿一个笼屉的包子就吃光了,小男孩向另一个笼屉伸出手。
薛岩也拿起一个包子,咀嚼着: 孩子,不急,慢慢吃,不够咱再要。
白雪端来两碗小米粥:这狼呑虎咽的,这孩子几天没吃饭啦?!
薛岩接过碗,将一个碗放在男孩面前,自己喝起了小米粥:孩子,你叫什么名子?
小男孩听罢用力地呑下一口包子:叔叔,我没名子,也没家!
薛岩: 噢, 没名字啊, 叔叔给你取个名好不好?叔叔是在雪山峻岭的山坳里见到你的,你就叫岭儿吧,大名呢随我姓,叫薛岭!
小男孩一下子跳了起来:噢,我有名字啦!叫岭儿!
闻言,白雪缓缓地走了过来,慢慢地墩下了身子替小男孩擦擦脸,紧紧地揉住了小男孩:你也叫岭儿?!我的岭儿啊,你在哪里啊?!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