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功夫》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2-04 20:04:5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星这次更加后悔,知道这样搞下去没有结果】 
星:哎,行了行了,够大了够大了,喂,没有一个像人的,是你们自己不争气啊,今天的决斗取消了。 
【他扭过头想找骨开溜,酱爆已经把包租婆带来理发店门口】 
酱爆:他勒索我。 
【包租婆不屑的看了看星,脱下拖鞋】 
星:哦,肥婆,负责人就是你是吧? 
【包租婆啪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肥婆啊哪?” 
【星不知所措】 
星:喂,斧头帮啊~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斧头帮啊哪?” 
星:大哥~ 
【包租婆啪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骨继续在理发店睡得半死】 
包租婆:“大哥啊哪?” 
星:赔汤药费呀你~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汤药费啊哪” 
星:自己人啊。 
【包租婆啪又用拖鞋给了星一耳光】 
包租婆:“自己人啊” 
【星跑开了,包租婆追上去,狠狠又抽了他的头几下】 
星:好了……,你有种啊你,我叫人……
【星伸手进去裤带,掏着东西】 
包租婆:腰里揣着死耗子,就硬充打猎的!我看你叫谁? 
【星掏出一枚炮仗,在一个火炉里点燃】 
星: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说完往身后一扔,碰的一声,背景传来鸡飞狗跳的声音,星的声音非常没底气的说】 
星:等死啊你,别走啊你,买棺材吧你。 
【镜头转向“猪笼城寨”大门口,一群人走了过来,为首一个帽子破了一个大洞,头发还有烧焦的痕迹,转过头来,竟然是斧头帮二当家】 
斧头帮二当家:“谁扔的炮仗?” 
【星疑惑的看着他,低头看了看他的胸口,抬头小心的说】 
星:自己人啊,大哥。 
【星指了指包租婆,不知道说了什么,斧头帮二当家就向包租婆坐过来,包租婆本来一副不屑的样子,突然发现二当家胸口两把斧头,虽然在 
汗水下,也没有褪色,很明显是纹身,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画面出现天上突然聚集了乌云,随着斧头帮二当家向“猪笼城寨”走进来,乌云的阴影盖住了城寨广场的所有住户,包租婆慢慢扭过头,恢复了以往不屑的表情,对站在广场的住户说】 
包租婆:你们这么多事干什么,下雨啦,赶快回家收衣服啦…… 
斧头帮二当家:肥婆。 
【包租婆一愣,一瞬间跑回二楼房间,盖起被子】 
【斧头帮众人一阵茫然的看着包租婆冲上二楼】 
酱爆:你也想勒索我,我不怕。 
【斧头帮二当家冷笑着从背后抽出一把锐利的斧头,装做听不清楚,伸过耳朵】 
斧头帮二当家:哈? 
【酱爆看了看那把斧头,犹豫了一下】 
酱爆:我…… 
【见酱爆说话,斧头帮二当家一斧头就要劈过去】 
【画面一黑,背景传来碰撞的声音,几秒钟后出现了酱爆好端端的站着,而斧头帮二当家已经不见了,背景一个垃圾桶不断晃动,一双脚从里面伸了出来】 
【斧头帮众围向垃圾桶,斧头帮二当家赫然被塞在桶里】 
斧头帮二当家:怎么会这样,有没有人看见? 
【斧头帮众你看我我看你,纷纷摇头,伸手要把斧头帮二当家扶出来】 
斧头帮二当家:别动,断了……叫人,叫人! 
【一斧头帮的人拉响一枚烟花,烟花冲上半空,爆开后天边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斧头。】 
【镜头一转,一个老式的留声机正在播放老上海的歌曲,画面外传来一声闷响,留声机震动了一下】 
【这时画面转到龅牙珍穿着旗袍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随后拿出一支口红,轻轻的涂起来,涂到一半的时候,画面外又传来一声闷响,整个房子震动起来,龅牙珍手一滑,口红在脸颊上长长的拉了一条痕迹,她生气的拿起毛巾擦了擦,冲出门外,突然一脸愕然的站住了】 【画面一转,上百个斧头帮的成员整齐的一步一步走进“猪笼城寨”,啊珍被人用手捉住,拉到广场,摔在地上】 
【镜头转向油炸鬼的店子,斧头帮正在砸东西】 
油炸鬼:大哥,你别生气,你吃了东西没有,我这里有…… 
【他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拳打倒在地上】 
【镜头转向广场,斧头帮众把“猪笼城寨”的住户一个个打倒在地上,这时画面转到裁缝,在地上爬进自己的店子,找了个角落缩了起来,偷偷看了看外边一下】 
【酱爆这时已经被人用脚踩住,不过他还是一脸发呆的样子,啊珍扭头发现包租公一直还躺在地上,头上的花还在,包租公无奈的把脸朝下埋在地上,把地上的泥土堆在自己脸的旁边】 
斧头帮小弟:老实点~ 
【镜头转向斧头帮二当家,他在垃圾桶里口流白沫,离断气不远了,斧头帮大哥琛哥看着他冷笑了一下】 
【镜头转向城寨广场,一个中年女子挣扎着被拉了出来,她身边一个老年妇女跟一个孩子哭喊着,后边一个斧头帮的人敲开了一桶东西,将里边略显红色的液体汽油淋在中年女子跟扑在她怀里的孩子的身上】 
老年妇女:不要~ 
琛哥:是谁干的,我数三下! 
【说着打着了手里的打火机】 
【中年女子紧紧搂着孩子,缩成一团】 
(注:此时背景音乐是编者最喜欢听的中国民乐《四川将军令》,音乐和画面结合恰到好处)
琛哥:一 
琛哥:二 
【琛哥见没人承认,毫不犹豫的向两人甩出了打火机】 
【慢镜头打火机缓缓飞向中年女子跟小孩,突然画面伸出一只手,捉住了打火机】 
【镜头一拉,竟然是苦力强,他熄灭了火机】 
苦力强:是我做的。 
【琛哥发呆了一下,竟然有人这么不怕死出来承认,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斧头帮几十人团团围住苦力强,苦力强原来身负绝技,抬腿就踢翻了几个大汉,随后一阵混战】 
【一个斧头帮的小弟被踢进裁缝的店子里】 
【镜头转向油炸鬼,几个踩着油炸鬼脸的斧头帮众看见形势不对,放开踩在他脸上的脚,赶去支援】 
【苦力强虽然武功高强,但被几十人围住,也施展不出,唯有拉了一个斧头帮帮众跟其他人推推攘攘】 
【被踢进裁缝那个斧头帮的小弟站起来从镜子里发现裁缝所在角落掩着脸,抬手要给他一斧头,画面转向裁缝店子外面,这个斧头帮众横着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 
【镜头转向裁缝店子里竹竿上挂着的铁环,一条布尺盘上竹竿,只见裁缝猛的一拉布尺,竹竿应声而断,铁环滑落下来,套在裁缝的手上。】 
【镜头这边苦力强还在苦苦支撑,突然人群外围几个人被裁缝打倒,原来裁缝也是高手,他凭借手上的铁环,挡住了斧头帮众锐利的斧头,杀进人群,跟苦力强对视一眼,分开对付斧头帮众】 
【这边两个斧头帮帮众从一辆汽车尾箱的一个木箱中掏出几把机关枪,画面转向油炸鬼,他坚毅的看了看自己店子里的几根扞面的棍子】 
【这边那两个斧头帮众正准备开枪,突然画面外飞来一根棍子,将他们手上的机关枪打飞,撞在墙上碎了】 
【这边一个斧头帮众看见这种情况,掏出一把手枪要射杀油炸鬼,油炸鬼一棍子将手枪枪管打弯,又一棍子将此人打倒】 
【随后便是三大高手联合起来,斧头帮众全部被打倒在地上,三个高手在烟尘滚滚中站立着,双眼充满气势。】 
【斧头帮大哥已经无影无踪】 
【镜头转向斧头帮内部,琛哥正在吸食鸦片】 
斧头帮师爷:琛哥,这些货行不行? 
琛哥:嗯~ 
【画面转到一个正在伺候琛哥的斧头帮手下A,不小心碰倒了个杯子】 
斧头帮手下A:对不起,琛哥。 
【琛哥站起来,拿着烟枪,看着那个斧头帮手下A】 
琛哥:小孩子别看,转过去。 
【斧头帮手下A瑟瑟的转过去,琛哥一烟枪朝他的头砸过去,他立刻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琛哥:扔出去! 
【画面转到一个木箱子,星跟骨被用铁链绑在木箱子外边】 
琛哥:从来只有我们斧头帮欺负人,没人敢欺负我们,今天我们伤了二十几个弟兄,就是因为这两个家伙冒充我们斧头帮。 
【说完,琛哥要拿着烟枪去打星跟骨】 斧头帮师爷:琛哥,这还用您操心吗?您现在迷迷糊糊的,小心摔着,那个谁,搞定他。 
【斧头帮手下B掏出一把斧头,向星扔过去,星瞪大了眼睛,突然画面一转,斧头劈了个空】 
【骨扭头发现星的铁链上的锁头已经开了,星从台子底下钻出来,师爷走到他身边,抢过他手里的一个钢丝】 
斧头帮师爷:哟呼,神偷啊,会开锁啊。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