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自行车的人》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7-01-11 21:41:09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偷自行车的人》电影剧本
文/西柴烈·柴伐梯尼、维多里奥·德·西卡、苏卓·赛奇、达米谷、奥雷斯特,皮昂科利、阿杜尔富·弗朗契、盖拉尔杜·盖拉尔地、盖拉尔杜·谢里爱利
译/衷维昭
罗马。风和日丽的晌午时分。“职业介绍所”古老的楼房。石砌的楼梯从街上直通二楼。在高高的梯磴上站着“介绍所”的职员,一个上了年纪的神情疲乏的人,戴着眼镜。他嘴上叼着一截灭了的香烟头。他在按着名单叫那些今天有可能找到工作的失业者。下面是一群饿得有气无力、渴望着干活的人在紧张地听着他发话。他们都把头昂起来,期待地朝上面望去。可是幸运的人并不多。
“安东·里西!里西在不在?”职员问。
“里西!”一个青年工人接过去喊着。
没有人答应。看样子,里西是没有在这儿。
“里西,里西!”马上又有几个人喊着。
由于幸运的里西始终也没有出来答话,那个青年工人就到处找他去了。
他发现里西坐在水龙头旁边的阴影下。
“你怎么在这儿消消停停地坐着呀?”小伙子一边跑,一边兴奋地嚷着。“快去!在叫你哪!”
安东跳起来,随着来找他的这个工人匆匆赶回“介绍所”那边去。那个职员还在跟失业的人们谈话。
“今天不要建筑工人,”职员说。“你们的意思要我怎么样?我也是没法子啊!耐心一点……我们一定给每个人都安排个工作。我在这儿不就为的是这个吗……我们尽力去做就是了……”他一眼看见安东,又说:“今天倒是有里西一个工作。”
“有工作?”安东叫了起来。
他仿佛还不相信自己的幸运,试探地看着职员。有一刹那工夫,安东的嘴唇上浮现出一个懦怯的微笑……可是这微笑顿时又不见了。
里西是个身段挺拔的漂亮的年轻人。瘦痩的一张脸,长着一对突出来的颧骨。一身很好的西服虽说已经磨得很旧了,但你看了还是会以为:他有职业,而且是经见过好日子的。
“是的,你有工作了……贴广告去,”职员给他明确说。“这封介绍信你带去交给那边。这是地址。”
失业者们紧紧地把他们围起来。大家紧张地看着里西把介绍信接过去,然后就像奉到命令一样,又一齐把目光掉过来盯住那职员。
“我们就什么工作也没有吗?”有个穿一身破烂军服的失业者问。看样子他是个退伍军人。
里西仔细打量着介绍信,又是惊奇又是兴奋地说了一句:
“啊,我的天,真是太好啦!”
“我们呢?……有什么工作给我们做吗?”那个失业者还在一个劲儿地问。
“今天倒是有两个车工的缺。可你们诸位都不是车工,”职员解释说。
“我不是车工,这眼下就该饿死啊?”
安东把介绍信捧在眼前,转身走到一边去了。他像着了魔一样,盯住了介绍信就挪不开眼睛。
“喂,里西!”职员忽然想起来。“别忘了带一辆自行车去。你应该带着自行车去上工!这在介绍信上也注明了的。”
“自行车?”里西反问一句。
他的脸色显得很不安了。现在他只想多赢得一点时间。
“我那车可已经……过几天我就有车了。”
“唉,那不成!”职员反对说。“你这会儿就得有一辆!……否则我不派你去。”
“这有什么关系?……头几天我就跑跑路也行。”
“是这样,里西!”职员还是坚持着。“你实话实说吧,到底有没有自行车?你要是没有,我就另外派人,省得叫你去了。”
有几个失业者一心一意地听着这段谈话。
“我有自行车!”一个失业者插嘴说。
“你当是就你一个人有车吗?”又有一个失业者打断了他的话。“我也有自行车!”
“我也有!……我也有!”可以听见好多声音这样说。
“可是你是个建筑工人,”职员对第一个插嘴的失业者说,“根本不是干这一行的。”
“那就给我改行好了!”失业者喊道。
“这可办不到!……嗯,你到底怎么样,里西?这自行车你倒是有还是没有?”
“我……我会有的,”里西急忙向职员保证。“明天我准有车去上工!”
“反正你小心吧……请你注意:没有自行车,你到了那边也是白搭。”
“怎么,你以为我还要为一个工作在这儿等上两年吗?明天我一定带着车去。一定!”里西坚决地说。
安东一路不停地跑回家来,就像后面有人在追赶他一样。
他已经跑到他住家的那条街上了。这是罗马的一个工人区。这里不久以前才盖起一些阴沉沉的规格一律的房子,从上到下住满了劳动人民。有很多房子的工程还没有结束,房子周围的场地也还没有清理。
安东跑到水龙头跟前来。这儿正有很长的一队吵吵闹闹的女人,提着桶和罐子,急着要凑过去打水。看情形工人村里在闹水荒。
“玛丽亚?”安东招呼他的妻子。“玛丽亚,快来!”
玛丽亚是个瘦小的体格单薄的女人,长着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可巧她刚刚打满了水。她提着满满的两桶水匆匆忙忙地向丈夫走过来。
“安东!……什么事呀?”
安东兴奋地用手比划着,一边就激动地给她解释开了:
“你知道,有工作啦!……介绍信都拿到了……可是没有钱,”他说。
“怎么回事呀?”玛丽亚莫名其妙。
安东在心情激动之下走得非常快。玛丽亚提着沉甸甸的两桶水,差点跟不上他。他说的那些话她也没有听清楚,因此心里就更激动得厉害了。她不能相信这不是她听错了,而他说的确实是那几个有魔力的字眼儿:“有工作啦!”
“我什么也不明白!”她颠三倒四地说。“什么也不明白!你说什么来着?”
安东没有回答,还是那样很快地走着。
“等一等,你站住一会儿行不行,”玛丽亚终于央告起来。“你说什么来着?……是有工作了吗?”
“还是个挺不错的工作哩!属市政府的!”
玛丽亚很费劲地下一个斜坡。沉重的水桶直要把她拽下坡去。安东一回头,才看出他的妻子走得多么吃力,就从她手上把一桶水接过去。
“天哪!”玛丽亚嚷道。“你说的那是什么话啊?!……那么还需要什么呢?”
“需要一辆自行车。要是我明天没有车去报到,这工作就要给别人。”
他们来到他们住家的房子跟前。两人从一道又暗又脏的楼梯走上去。
“那怎么办?”玛丽亚问。
“你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法子?”
“你本来不应该把车当了。”
“可我们吃什么啊?我生下来就是活该倒霉的!”
“得啦,得啦!”
“样样事情都他妈的别扭!……我可真受不了啦!”
“你别吵了!”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不如跳河淹死来得痛快呢!”
安东简直要急疯了。他一声声喊叫着。可是怒气发作一阵之后很快就又平息了。他突然浑身无力,陷入一阵痛苦的沉思中,痴立在门口。玛丽亚猛然一下把水桶放在厨房里的桌上,又去把丈夫那一桶也提过来。
安东走进宽敞的半空的房间。他在床上坐下,双手绝望地抱着头。
玛丽亚这时候的一举一动却都十分果断。她使劲一下把五斗橱的抽屉拉开,取出来一个包袱,然后直奔床前。
“喂,你起来,安东!”她对丈夫说。
等着安东莫名其妙地站起身来,玛丽亚就从床上把被单揭下来,拿到厨房里去。
“这是干什么?”安东觉着很奇怪。
“人没有被单也一样睡觉的。好像你真的还挺讲究呢!”
玛丽亚在厨房里。她把一只双耳木桶一脚踢到屋中间。就手把床上揭下的被单扔进去。从灶头上提起一桶热水,把水倒进桶里。
水哗哗地流着。
镜头“叠化”,出现了当铺的窗口。
玛丽亚把一个包袱交给收货员。
“这儿是被单,”她说,“麻布被单,”她注意到收货员脸上挂着点怀疑的笑意,就又加一句说,“有麻布也有棉布……顶好的料子。还是我陪送的嫁妆呢。”
“对,不过都是旧的。”
“并不怎么旧啊。有两条还是全新的。”
收货员耸耸肩膀。
“一共几条?”
“六条。三条双人用的,三条单人用的,”玛丽亚一口就报出数目来,同时期待地看着收货员的眼色。
收货员把被单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就开出了价钱:
“七千块。”
“七千块?”玛丽亚反问一句。
里西也在小窗里从她背后露出脸来:
“您就不能多少加一点吗?”他央告地说。
“东西可都不是新的,不是新的了,”收货员反复地说。
他把被单交给库房管理员。他仔细打量着玛丽亚和她的丈夫,于是淡淡地笑一笑说:
“七千五百块吧。”
感激的笑容使安东和玛丽亚脸上泛出了光彩。
“姓什么?”收货员开收据的时候问。
玛丽亚报了自己的姓名地址。收货员开始数钱了。于是这两个里西,不论丈夫还是妻子,都不转眼地看着手指数钱的动作,机械地搐动着嘴唇,一次又一次地念道: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