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歌谣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12-14 21:43:1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admin
电影剧本作者:常笑
风中的歌谣
(电影剧本)
编剧 李长啸
主要人物
郭子良,童年时代的尕娃,三年自然灾害中母亲病死,跟着父亲来到兰新铁路百里风区三间房,同养路工区的叔叔们建立了生死相依的情感,一同度过了艰苦、难忘的岁月。他用眼中的童真,解读了养路汉子人性的光芒,剧情沿着他的回忆而展开。
郭其昌,郭子良父亲,忠厚朴实,百里风区养路工区工长。
庄大旺, 陕北人,工区炊事员,真诚善良,会吹唢呐,爱唱陕北民歌,爱上逃难到工区的蓝秀秀,将口粮让给蓝秀秀,后由于饥饿,死在打柴途中。
韩浦生,“阿拉叔叔”,巡道工,上海人,尕娃的好朋友,在巡道中被狂风卷走,几十年后才找到他的干尸。
秦山虎,“胡子伯伯”,养路工,性格粗犷豪放,原来是东北抗联战士,因杀日本俘虏被发配兰新铁路百里风区的养路工区。
蓝秀秀,“蓝姑姑”,陕北姑娘,因逃婚流落在兰新铁路百里风区的养路工区,帮助工区做饭洗衣,母亲般地照顾尕娃。
乔梦川,养路工,原国民党的教员,后来在养路工区成为尕娃的义务教师。
江如蓝,《人民铁道报》年轻的女记者。
1、北京、铁路总公司 日 外
现代。
铁路总公司办公大楼门口,醒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总公司”的牌子。
郭之良拎着手提包,匆匆忙忙地从大楼走出,边走边接电话:“……安葬仪式一定要等着我,我提前赶回去,上午10点的飞机……”急忙中看了一下手表。走出大门后,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说了声 “去机场……”
汽车在宽阔的长安街上奔驰,天安门城楼,飘扬的五星红旗,人民英雄纪念碑……
郭之良看看表,又看看窗外……
汽车在立交桥上奔驰,车水马龙的北京现代化交通。
2、北京机场 日 外
忙碌的人流。
机场广播:“……各位乘客请注意,由北京飞往乌鲁木齐的6902次航班就要进港了……”
郭之良往机场候机室赶,与刚刚办完登机手续的《人民铁道报》年轻女记者江如蓝撞了个满怀。江如蓝手中的包掉在地上,显得有些尴尬。郭之良赶快帮对方捡包:说了声“对不起……”
3、机舱内 日 内
旅客们在寻找座位。
郭之良找到了自己靠窗口的座位。
没过多久,江如蓝走了过来,两人的坐位挨着。
郭之良:“你好。”
江如蓝点头笑笑。
4、机场跑道 日 外
6902次航班呼啸着腾空而起,直入万里云天。
5、机舱内 日 内
机舱恢复了平静。旅客们或喝茶或阅读报刊。
郭之良拿出铁道部《中国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文件看,引起了江如蓝的注意,便搭讪:“你在铁路工作?”
郭之良:“是啊!”
江如蓝:“真是不打不成交。咱们是一家人……我是《人民铁道报》记者。”掏出名片递给对方。
郭之良:“江如蓝,很有诗意的名字。”
江如蓝:“我的名字取自白居易的一首诗:‘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郭之良:“幸会幸会,是去我们局吧?”
江如蓝:“你是乌鲁木齐局的,太好了。
郭之良:“我们那里大都是戈壁大漠,可没有你名字一样的诗情画意。”
江如蓝:“我是第一次到你们局采访,请多关照。您在哪个部门?”
郭之良从西装上衣口袋中掏出名片。
江如蓝:“郭之良。您在工务部门工作,那我就叫您郭主任了。您是到北京出差?”
郭之良点点头。
江如蓝:“咱们乌鲁木齐铁路局可是名气很大啊,是原铁道部和全国的新时期艰苦创业的先进典型。”
江如蓝从塑料袋中拿出水果,袋里的东西显得有些零乱。“不好意思,紧急采访,走得急。请吃水果。”
郭之良:“采访什么?我在那儿生活了40多年,情况比较熟悉,兴许能给你帮上忙……”
江如蓝:“太好了!最近,西北地勘局212地质大队在戈壁深处的沙漠中发现了一具干尸,从死者口袋的工作证上,辨认出他就是上世纪60年代在三间房一带被大风吹走的巡道工,名叫韩浦生。听说工务段要为他举行安葬仪式……”
郭之良顿时深沉起来:“我也是为这事才从北京提前赶回来的……”
江如蓝惊奇地:“你认识韩浦生?”
郭之良:“岂止是认识,小时候,我和韩浦生叔叔以及三间房的养路工们度过了最难忘的岁月……”郭之良的眼睛湿润了。
江如蓝:“您从小就在养路工区?”
郭之良深沉地:“是啊,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
江如蓝:“郭主任,能给我讲讲当年的故事吗?”
6、机翼下的云层 日 外
郭之良的画外音:
(音乐起)多少年来,我一直在苦苦思索,是什么力量,让我们第一代兰新铁路人,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默默奉献。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为了西部铁路大动脉的安全畅通,在这条充满风沙和暴虐,充满着血、泪和汗水的戈壁滩上艰苦拼搏,他们是怎样走过来的哪!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童年时代,我那戈壁风中的三间房养路工区……韩叔叔,你知道吗,我就是当年的尕娃,我回来送你来了……
画外音中,出现以下画面:
机翼下浮动的云层。
云层下戈壁上的兰新铁路。
朝霞漫天,一轮红日在戈壁滩上冉冉升起。
红柳丛在狂风中拼命地摇动。
以唢呐为主旋律,高亢宏大的音乐声中,赫然推出鲜红的片名:《风中的歌谣》。
音乐减弱,风声迅起。
7、歌曲
号啕的风声。
童声无伴奏《爸爸修铁路》:
爸爸爸爸修铁路,
带上娃的红兜兜,
娘说风大呼呼呼,
兜兜暖暖爸爸的肚。
歌声中出现画面:
20世纪60年代初西部边疆铁路。
远景中的三间房养路工区。
两条闪亮的钢轨伸向广袤无垠的戈壁。
戈壁上一队养路工汉子光着膀子砸排镐。
呼之欲出的镜头拉近。
狂风中工长郭其昌指挥养路工拨道。
郭其昌回家探亲返回时和妻儿告别。
童年尕娃光着脚丫哭着追赶父亲。
歌声完。
8、火车上 日 外
20世纪60年代的机车。
“呜——呜——呜——”一辆蒸汽机车在戈壁上拼命地鸣叫,突突突地吐着大团大团的白烟,遮天蔽日,形成无比壮观的场景。
蒸汽机车巨大的红色车轮和摇臂转动的特写。
车轮的节奏声由强到弱。
尕娃画外童音:没过多久就死了。我爹是修铁路的,我娘死后,我爹回甘肃老家将娘埋了,要带我走。临行前,爹带我到娘的坟上,给娘磕了头,算是给娘告别。
尽管爹是修铁路的,但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刚开始挺新鲜,可过了没多久,就觉得没意思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怎么也走不到头,不知怎的,我有些害怕了,好像走进来,再也走不出去了……
画外音中出现以下画面:
郭其昌的妻子在甘肃农村老家奄奄一息,儿子尕娃端着豁口大碗颤抖着为母亲喂水。
郭其昌为妻子料理丧事。
郭其昌带尕娃在妻子的坟前烧纸、磕头。
郭其昌带尕娃坐在火车上。
尕娃好奇地趴在车窗上。
尕娃趴在郭其昌腿上睡觉。
9、三间房车站 夜 外
夜。
风雪交加。
站台上没有灯,只有车站值班室透出暗淡的灯光。
郭其昌、尕娃乘坐的火车进站。
三间房工区的养路工们手提马灯在接郭其昌。
“工长——工长——”人们在叫着郭其昌。
“我在这哪!”郭其昌在车门口大声答应着。
“尕娃哪?”有人喊。
人们围了上去,用皮大衣将尕娃包上。
秦山虎扯开嗓门大喊:“抱好孩子,别让风刮跑了!”
10、工棚 夜 内
夜。
三间房养路工区工棚。
外面传来呼呼的风声。
工棚是一个地窝子,屋顶用旧钢轨和旧枕木盖成。
地窝子里,有一大排通铺;用几根枕木当房柱,上面挂着一盏马灯和红黄信号旗。门上挂着一个毡子门帘,门口一边放着洋镐、铁锹、道尺等工具。地窝子中间生着一个大铁炉子,呼呼地燃烧着火焰。
尕娃画外童音:
(音乐起)就这样,我成为工区中的一员,住在了工棚里。因为工棚是在地下挖出来的,也叫地窝子。这里的人让我感到既陌生又亲切。在这里,我认识了韩浦生叔叔,他是巡道工,上海人,工区的人叫他“阿拉子”,我叫他阿拉叔叔。还有一个胡子伯伯,名叫秦山虎,是一个长满大胡子的人,工区的人都叫他“胡子”。胡子伯伯长得又黑又壮,他以前是东北抗联骑兵连战士,因为杀日本俘虏犯了纪律,被发配到这里。他要是讲起杀鬼子的故事,几天几夜也讲不完。还有炊事员大庄叔叔,他叫庄大旺,会吹喇叭(唢呐),那声音在戈壁上传出好远好远……还有乔梦川叔叔以及好多叔叔……
在我们的集体中,还有一个“大老黄”,它是阿拉叔叔养的一只大黄狗,天天跟着阿拉叔叔巡道。
画外音中出现以下画面:
工棚里,铁炉子窜动着火苗,工友们伴着呼呼的风声,抽着莫合烟,听胡子伯伯讲故事。
工棚里,庄大旺在吹唢呐。工友们静静地听。
工棚里,韩浦生身边,很驯服地卧着“大老黄”。
11、养路工区 日 外
清晨。
养路工区外,栽着两根废枕木,中间绑着一根钢管,上面挂着一节半米多长的钢轨当钟用,旁边枕木上挂着一把榔头。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