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风云》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12-05 21:52:17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码头风云》电影剧本(原名《江边》)
ON THE WATERFRONT
(获19年度奥斯卡最佳影片、男主角,女配角、导演,剧本、摄影、美工、剪辑奖)
原作:马尔科姆·约翰逊
编剧:伯特·舒尔伯格
导演:伊利亚·卡赞
主要演员
马龙·白兰度(饰演特里)
伊娃·玛丽·圣特(饰演伊蒂)
卡尔·墨尔顿(饰演巴莱神父)
翻译:王守成
江边,夜。
离岸边约二十五码处山狭窄的跳板连接着一座浮码头。浮码头上有一座小小的建筑物——霍勃肯游船俱乐部。浮码头两旁停泊着大型远洋货轮,在强烈的炭精灯光下,货轮正在卸货。后景是纽约市内闪烁着灯光的摩天大楼。江中一搜豪华客轮正向下游驶去,还有一艘渡轮正向曼哈顿方向驶去。汽笛声此起彼伏,有些是尖锐的啸叫,有些则声调低沉。
浮码头上的建筑物是这个港区的码头工人基层工会。从连接着浮码头的跳板上向岸边走来的是特里·马洛埃。他二十来岁,瘦长身材、相貌英俊、动作敏捷,身穿高领毛衣和格子甲克衫,头戴鸭舌帽,吹着口哨,吹的是一首爱尔兰名曲。
特里·马洛埃一路走来。上岸后,拐弯经过工会办公室,走过一群明如白昼的码头建筑群,然后折向一条由昏暗灯光照亮着的小街,小街上满是简陋公寓。他一只手伸在甲克衫衣袋中,看得出他手中还握着东西,可是看不出握着什么。
上述镜头中叠出片头字幕。
特里继续在街上行走。来到一座老式简陋公寓前,放慢了脚步,似乎踌躇不前,抬头望着屋顶的平台,然后停下,用手指插入口中,吹出一阵口哨,尖锐的哨声在静静的街道上荡漾。然后他把双手围住口边向上喊话。
特里:“嗨!乔埃!乔埃·道也尔!”
公寓三楼的一扇窗户内,一个青年探出头来。他就是乔埃·道也尔。一看就是一个活泼好动的俊俏爱尔兰青年。
乔埃:“是特里吗?(然后略带疑惑地问道)有事吗?”
特里:“你看——”
特里把手伸进甲克衫内的腋下,其动作犹如掏手枪,然而,他却掏出了一只活生生的赛鸽来。赛鸽在他手中振翅欲飞。特里以熟练的手势使那只鸽子安定了卞来,然后,向乔埃举起了手臂让他看那只信鸽。
特里(有些尴尬地):“这只鸽子是你的。我看了它戴的脚环。”
乔埃:“是吗?那一定是我的小但尼!上一次比赛中我把它丢失了。”
特里:“它随着我的鸽群来到了我的鸽棚。给!你还要不要?”
乔埃(小心翼翼地):“这……我……我这几天得小心一些!懂我的意思吗?”
特里:“那我把它送上来。”
乔埃(似乎放下了心来):“那我在屋顶平台上等你!”
乔埃关上了窗。转身走去。
特里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似乎在希望不要出事。他向公寓入口处张望了一下并点了一下头。
公寓入口处躲着两个人,从乔埃楼上的窗口是看不到他们的。特里向他们点头后,两人向门内走去。特里向前走了几步,使乔埃在楼上窗口中再也望不到他。然后,出人意料地,将鸽子向上松手放去。鸽子飞走后,他转身后横跨着步子,向他来的方向走去,似乎足想看看事情究竟怎么样了。
迎面踉踉跄跄走来一个醉汉,他是码头工人默特·墨菲,以嘶哑的嗓音唱着……
默特(宛似在唱着丧歌):“提比——提比——丁,提比——丁,提比——提比——当,提比——当……(他一头撞进了特里怀中)给一毛钱吧!赏一毛钱给瘸腿的码头工人吧!”
特里:“走开!快走开!”
默特:“给一毛钱吧!特里!请我喝一杯咖啡吧!”
特里:“去你的一杯咖啡!你这酒鬼。走开!”
默特:“好吧!可我还是要谢你一声,你这做得少挣得多的人!”
默特似乎有些自鸣得意地走开了,又唱起那首“提比——提比——丁,提比——丁”的曲子。特里又以关切的神情望着那座简陋的公寓。
屋顶平台上。后景是纽约的摩天楼群。江中一条轮船正在卸货。屋顶平台上有一架鸽棚。乔埃上了平台,向四下张望。楼梯间的门发出了“吱呀”声。乔埃转身。
乔埃:“是特里吗?”
没有人回答。乔埃面露惊异之色。
乔埃:“是你吗,特里?”
两个人从门里走上了屋顶,两人的脸隐在阴影中。乔埃大惊,向后退了几步。
乔埃:“特里在哪儿?”
那两个人,一个叫巴尔尼,另一个叫斯匹克,默不作声地一步一步向前逼近。
乔埃:“特里说……特里说……在屋顶等我。”
乔埃已经看出了这两个人的意图。他朝两边看看,想找路逃走。
那两个人继续向前逼近。
乔埃叫火警楼梯方向冲去。可是,火警楼梯上出现了另一个暴徒斯里姆。乔埃转身沿着屋顶边沿奔跑,后景是纽约的上空。他一下子失去了踪影,似乎是跳了下去。
在一个稍低的尾顶平台上。这个平台比靠着它两边的平台低一层楼,宛似一道沟,因此,乔埃再也找不到一条逃遁的出路了。在乔埃向四周绝望地张望着的时候,巴尔尼出现在高一层的平台上,另一个暴徒逊尼出现在另一面。乔埃被夹在他们之中。他们向前逼近时,乔埃只得向平台的边沿退却。
乔埃(并不畏怯地):“你们要我往下跳——想使人认为是出了意外?”
两个打手向前退近。乔埃做出要他们向前的姿态。
乔埃:“来吧!我抓住你们中的一个一起往下跳!”
暴徒面无表情地默默向前逼近,他们知道乔埃已逃不掉了。
佛兰特莱酒吧,晚上。
这是一家老式的装有半截弹簧门的酒吧,屋内一个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名叫“卡车”的打手,另一个是特里的哥哥却利,外号“绅士”。却利四十不到,看来也很英俊,就是感到太油滑了一些,身穿开司米大衣,头戴圆顶呢帽。他笑容可掬,颇有急智,与其说他是流氓集团中的一个成员,倒不如说他是一个谋略家。特里向他走去。
却利(从容不迫地):“事情怎么样了?”
特里(紧绷着脸):“他上了屋顶。”
却利:“是用鸽子的办法吗?”
特里(忿忿地):“是按你的主意办的。确实很灵!”
“卡车”(用手指轻轻拍击自己的太阳穴,对特里说):“你哥哥一天到晚在动脑筋……”
特里(紧绷着脸):“一天到晚!”
一声短促的、尖锐的、几乎象人的惨叫的轮船汽笛声。接着,汽笛声好象起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我们听到了一声真的惨叫声。
乔埃从屋顶上往下坠,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一个女人出现在一所窗户前,她是柯林斯太太。她也发出了一声尖叫。
在佛兰特莱酒吧门口。
特里在沉思,在为可能产生的后果担着心。
“卡车”:“大概有人从屋顶上摔了下来!”
特里注视着他,一群搬运工随着尖叫声奔出酒吧,特里在人潮中向却利的方向挤去,却利正同“卡车”一起站在人行道上,静静地看着佛兰特莱酒吧的顾客们向出事地点奔去。
还能听得到远处传来的叫喊声和其他骚乱声。
“卡车”:“他再也不能向‘犯罪调查处’邀功请赏了!”
“卡车”边说边向却利眨着眼。特里听懂了话的含义,大惊失色。
特里(责问地):“你说他们只是想找他谈谈。”
却利:“是这样的。”
特里:“我还以为他们是想找他谈谈,只是想要他闭嘴而已!”
却利:“可能是他同他们吵了起来!”
特里:“我还以为他们最多不过把他揍得过分一些!”
却利:“一定是他同他们争吵了起来。”
“卡车”(几乎是一本正经地):“他一直在找我们老板的麻烦!”
特里:“小乔埃还是不错的!”
却利:“确是不错的!”
“卡车”:“就那张嘴不够好!”
却利:“话多了一些!”
特里(自言自语地):“这小家伙还真是不错的……”
“卡车”(讥讽地微微笑着):“他会说,可是不会飞!”
特里望着“卡车”,简直目瞪口呆了。
却利(热情地):“好了!孩子,我请你喝一杯吧!”
特里(有些迷惑不解):“——稍等一会儿!”
却利关切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同“卡车”一起进了酒吧。特里望着从他身旁奔跑过去的搬运工们,随着他们奔去的方向望着。
公寓平台下的地上躺着乔埃。围着乔埃的有:矮小结实的卡佑·诺兰、年轻的汤米·柯林斯、高大的黑人鲁克、好心肠的巨人莫斯以及其他人,其中包括道也尔老爹,道也尔老爹矮小结实,挺着一个大肚子。
道也尔老爹(向迎着他们奔过朱的人):“我一直跟他说不要多说话,话越少寿越长。”
警官(对另一个警察说):“去催一下救护车!”
一群旁观者,其中包括一位面容严肃的搬运工、饱经风霜的柯林斯太太和默特。
搬运工:“他再也用不到救护车了!”
西城区的传教士巴莱神父跨过了木栅栏,正在人群中向前挤。
巴莱神父(粗声粗气地):“让一下,让我过去!让我过去!”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