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仆》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08-20 20:23:4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你吃水果软糖吧。这是巧克力做的金币,是什锦糖。”
“常有这样的情况吗?”
“你看啊。”
“这是您自己弄的吧?”
“我自己,是的。你拿去做个纪念吧。你会有一颗金牙了。”
“不,没有这样的事!”巴维尔嚷嚷了起来。“您也弄不出这个来的!不!”他从桌子旁边跳了起来。“我不能和您在一起,我不愿意!您让我走吧,安德烈依·安德烈依维契!我不打算给您开车了!”
于是主人走到他身边,把手放在他肩上。在收音机里放出来的轻轻的乐曲声中,主人领着他,几乎是推着他,小心地在房间里转悠着。巴维尔开始不好意思地跟着古季奥诺夫倒换起脚步来了,并和他一起旋转,自己也不明白是在跳什么舞。
“跳舞是我的嗜好,”主人说道。“我让我们这个美丽的地区的人们都跳起舞来!到处都在跳舞,这多好啊!我甚至能让那些已经都站不起来、躺在水洼里的醉鬼也跳起舞来。很不错的是:马上就提高了劳动生产率。”
克留耶夫没有看到他主人的精神有多么振奋,主人的脸上表现出了极度的不知所措。
“你别从我这儿跑掉,巴维尔·克留耶夫。我只有一个人,完完全全的一个人!”古季奥诺夫突然说道。“让我们一下子就来巩固我们永久的友谊。跳啊!”
“往哪儿跳啊?”
“往地上啊,往哪儿。从天上往地上跳。我们是空降人员嘛!”
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望着小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着,露出了一排牙齿。而那颗金牙,闪了一下光又暗淡了,像是眨巴了一下眼睛。刹那间,他掌握着方向盘的时候的这种漫不经心差点没以一场灾祸结束:他扭了—下方向盘,刹住了车,迎面而来的一辆运货卡车从旁边飞驰了过去。
古季奥诺夫在后座上也坐得不安稳了:“作为一个司机你失掉了专门技能。”
“在所有的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这很难令人相信。主要的熟练技能你不见得都失去了吧。”
“这是哪些熟练技能呢?”
“那些给你带来荣誉的熟练技能。”
“全没有了,说实话!”
“我们往后再说吧。”老人说道。
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又来了一个急刹车。这一回路上没有什么干扰,他只不过是把车子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去对着这位乘客:“我不会对您有什么用处了,安德烈依·安德烈依维契!”
“你会有用的,会有用的。”
“有些事情很奇怪,您没发现吗?就像今天,现在发生的事。”
“怎么回事呢?”
“因为人是会改变的。”
“这是谁对你说的呢?”主人笑了起来。“你别胡思乱想了。你过去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的。主要的是,你不要失去自己最可贵的技能:猜出我的想法,我正想要在街上散一散步,你马上就会把车停下来。好样儿的,胡狼!你是知道的,”他继续温和地说道,“我有时候喜欢经过乔装打扮,隐蔽自己的本来面目,到人们中间去走一走。那时,我心里充满着一种庄严的感情,我穿上旧衣服,好像从天上下降到了地上。随心所欲地走着,我就像所有的普通人那样。这样的散步也是我的爱好!”
“这是对没有什么意义的装腔作势的爱好。我算是了解了古季奥诺夫了,”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嘟哝道,他没有去注意这位乘客的情绪。
再过一小会儿,车门打开了,老人从车上下来,头也不回地顺着街道走去了。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拿出一块手帕来,他在擦汗的同时,把脸上激动不安的神情也一并擦掉。随后他也从车上下来了,他在热闹的街上这儿那儿地走着,在行人中间挤来挤去,寻找着他的那位乘客。他跑着,不加思索地拐进了拱形门,一下子就愣住了:他看到老人正在儿童游戏场上,古季奥诺夫尽情地在荡着秋千,眯缝着眼睛,荡得很高很高。
“请原谅我!”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突然低声说道。他向秋千架走去,古季奥诺夫发现了他,高兴地嚷嚷了起来:
“我在自己的城市里!你明白吗?我在自己的城市里!”
“中音!怎么一点中音都出不来!”古季奥诺夫低声地说道,在人们的合唱声中还是可以听见他的声音;指挥做了一个手势,把他的命令传达给了穿白衣服的女合唱队员和穿黑衣服的男合唱队员;古季奥诺夫用手掌捂着脸,仔细地倾听着多声部的合唱,他在检査有没有走调的地方。
穿白衣服的女合唱队员和穿黑衣服的男合唱队员正在唱着,指挥认真地在做着手势,引导着合唱叭,这一切仅仅是给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的两个观众看的。一个是古季奥诺夫本人,另一个是他的司机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
“中音,中音,真见鬼!”重又响起了低声的、但总是可以听得见、能传到应该听到这话的人的耳朵里去的声音,于是,指挥又向古季奥诺夫点了一下头,向他允诺着什么,古季奥诺夫则不满意地在席位上坐得很不安稳,他伤心地叹了一口气:“不,今天中音出不来,一点都出不来。”
在歌声停顿的时候,古季奥诺夫说道:“指挥同志,您就别指挥了,您在干扰。”
合唱队又唱了起来,古季奥诺夫站起来,径直向舞台走去,他以一种狂热的观众的热情喊了一声:“来吧!”自己指挥起来了。这一刹那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把走上台去的古季奥诺夫和坐在下面席位上的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融合为一体了。
过了几年,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也像古季奥诺夫那样,面对着合唱队员、背向着座无虚席的观众厅,用经过琢磨推敲的手的动作指挥着合唱团。随后他站在台口,鞠着躬,把手放在胸前以示感谢。观众中一个姑娘向他献了花,他把花给了领唱的女合唱队员。有人站在台下与他紧紧握手,一定要让他站在舞台的边缘。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看见了古季奥诺夫,这位老人拉着他,一直把他从台上拽了下来,含着泪激动地跟他说着什么。
一个健壮的女检票员及时赶到,她费了好大力气把这个不能控制自己的崇拜者从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身边拉开。她把老人拉到一边,让他离舞台远点,老人临别时挥着手,大声地喊道:“我为你感到骄傲,我爱你!巴维尔·克留耶夫,太好了!”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巴维尔吹着口哨在回家的路上走着,突然他挥动着双手,像是绊了一下似的愣住了:他看到二层楼上有灯光。“玛丽娅,玛莎!”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低声地说道。他一直站在那里,仰起了头,望着有灯光的窗户。紧接着他朝花坛跑去。不加选择地摘了一些带细枝子的各种花。
他捧着这束刚形成的花来走上了台阶。
客厅里的桌子旁坐着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的儿子和抱着小孙子的儿媳妇。一看到爷爷。小男孩拍起手掌来了。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站在门口就像庄严地站在舞台上那样。
“我都知道了!”他高兴地说。
“你知道什么啊?”
“办公室里有灯光。”
“是啊。”
“我猜着了,我猜着了!你妈妈来了。”
儿子和儿媳妇默默地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他对他们玩的把戏已经腻烦了,他径直地跑上楼梯,推开门,愣住在办公室门口了:在办公桌旁的圈椅上,面向着他,坐着古季奥诺夫老头。
古季奥诺夫在这里,在他的家里,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他的圈椅上,他张着嘴在打鼾。很快地,他醒来了,他揉揉眼睛,打着哈欠。
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没等到古季奥诺夫看到他,就急忙关上门,重又下楼,回到客厅里。
“他是谁?”儿子问道。
“谁也不是,就是个客人。”
“是你的老朋友,他这样自我介绍的。”
“大概,是这样的吧。”
“我看,他有点不太正常。”
“你看错了。”
“而且有意思极了!”儿子说道:“他还说:我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他这就走了,到自己那间屋里去了。我们稍稍表示出有些不理解。但他说这里是他的家。”
“是这么回事儿。”巴维尔·谢尔盖耶维契回答道。
儿子和儿媳妇已经不互相交换眼色了,而是惊讶地望着巴维尔。巴维尔说的话使他们更为惊奇:
“这里是他的家,这是事实。”
“就从我的家,你的家这个意义上来说?”
“这就是说,这个家是属于他的。你们快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掉吧。”
“我不明白。”儿子说道。
“不必什么都明白。你们收拾完桌子快走吧。就留下我们两个人在这里吧。”
“好吧,你说说,过得怎么样?”
“过得很好。”
“看得出来。攒了不少钱吧?”
“以后会攒的。”
“职称给你了吗?”
“证件已经给我了。”
“你的天才已经展现出来了。原先谁能想到这一点呢。”
“您就甭说了。”
“为了这个也该干一杯。祝你健康,巴沙。”
“也祝您健康,安德烈依·安德列依维契!”
“你还记得我吗?”客人问道。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感觉到有些尴尬:“我明白了,明白了!头些年,每逢节日,你还没吝啬一张明信片,来问候问候!”
“您知道,生活把我都弄得晕头转向了。”
“这我理解,你不必解释了。记起我来,你有什么好高兴的吗?你反正不喜欢自己的过去。可是,你可别忘了,没有过去,就没有你的现在。”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