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仆》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08-20 20:23:4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道路往下进入了一条地道,他们离开了阳光普照的白天,沉没在昏暗中。路灯在闪烁着,前方,地道的尽头,已经看得见白昼了,但这是另一个白昼,是秋天还是冬天的一个雨雪交加的阴霾的日子。
他们进地道的时候是夏天,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秋冬了。司机穿着制服上衣,坐在后座上的乘客穿着大衣,戴着帽子。司机和乘客还是他们这两个人。只是他们把二十年的光阴连同阳光和煦的天气都留在地道里了。
乘客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来认识一下吧。”
“我叫克留耶夫,克留耶夫·巴维尔,我知道您的。”
“那我是谁啊?”
“您是古季奥诺夫。”
“是啊。不错。”
“过去给您开车的那个小伙子说过了:您不喜欢车子开得太快。总是喜欢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大白天车里也得开着灯。还有,还有好些事。”
“那么关于葱和蒜的事说了吗?嘴里冒出葱蒜味的事?”
“我们也提到过了。”
“你是从军队里下来的?”
“是的。我是个复员兵。当过空降人员。”
“我过去也当过空降人员。”
司机从小镜子里看了乘客一眼,不出声了。他们已经出了城,沿着没有庄稼的、泥泞的田野行驶着。雪溶化了,一接触到地面,就变成了黑色的泥浆。
古季奥诺夫说道:“我们应该成为朋友。我们前面的道路是宽广的。”
“我尽力而为。”
“你不要成为我身边的奴仆,我脑子里连这种想法都没有,你别害怕我。”
“一点都没有。”
“是我自己把你挑来的。我不会看错人的。你明白吗?”
“明白。”
“你至少不要太贴近我。既然我自己挑中了你,那就都明白了。”
“啊,明白了。”
“我对于目标看得很清楚。许多人玷污了自己。这都是我的敌人和朋友,朋友往往比敌人还坏。他们失去了信心,变成了瞎眼的猫。喝足了牛奶就很满意了,呸!”
于是,这位乘客在气头上挥了一下手,把自己的敌人埋怨了一通。就在这时,他以同一个手势向挺直了身子站在路边,把手掌举在大沿帽上的民警致意。
与此同时,他们早就在汽车队的护送下行驶着。一辆警车鸣着吓人的警笛行进在前面,而其他人,一整队骑马的人紧跟在后面。
“我们的车被堵在中间了,这样我们突然间,不管哪儿,有地方拐就得拐进去了!”乘客发着牢骚。他打开了车内的灯,在纸上沙沙地写着。
一个车队进入了别墅区,在一家工厂的敞开的大门口停了下来。人们纷纷从车上跳下来,他们站成了表示尊敬地等候的队列,像是一条走廊似的。应该从这里走过去的那个人,现在还坐在亮着灯的汽车里,埋头在纸上写着。他一动不动地坐着,坐着,像一座纪念碑似的。
古季奥诺夫终于醒悟了过来,他把纸张收进公文包里,意味深长地对巴维尔说:“我这个人从气质上来说是个理论家。理论是我的爱好,我的本能,思想是一种武器。我是个宣传家,我把人们鼓舞起来,这已经是生活。是实践了。我集理论家与实践家于一身,懂了吗?”
他从汽车里出来的时候,还说道:“你仔细地研究一下,有些东西是可以仿效的,有些事情是可以容忍的,我指的是自己的习惯方面。”
“您的习惯会成为我的习惯!”司机回答道。
古季奥诺夫已经在车外了。他又回到汽车旁边,弯身向着车窗,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着巴维尔的脸说道:“这是奴才说的话!”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在积雪上铺着的地毯小路上走着,朝工厂的深处走去,迎接他的人和到工厂来的人跟在他后面走着。
巴维尔也离开了汽车,他下了车之后,做了一个不很体面的动作,也朝主人去的那个方向走去。在他身后响起了一阵友好的笑声,笑声很响,这是一些司机们在笑。这里现在只有各单位的汽车司机,只有他们这些人在,这会儿是他们的时刻,有的人重复了一下巴维尔的动作,有的人用手指戳了他一下,其他人笑了起来。
可是,古季奥诺夫的司机却不跟大家一起作乐。他可以不看同行们一眼,就做出这种不体面的动作,就在没有人走着的地毯路上走过去,走到装饰着各种标语牌的俱乐部楼房时,巴维尔稍稍把门推开了一点,把头伸进大厅里去。古季奥诺夫站在台上,手中拿着一面旗子,身子有些朝前倾斜着。一个穿着一件扣子扣得紧紧的上衣的胖人走到他跟前,胖人抓住了旗杆,古季奥诺夫松开了手,他的手腾出来了,他鼓起掌来。巴维尔看见了重要的一幕:授旗的一刹那。他关上了门,又从地毯小路上走出去,在栅栏旁边的长条凳上坐了下来。
古季奥诺夫刚从俱乐部里出来,立即就向长条凳走去。
“你没有听我的发言吧!”他遗憾地说道。
“没有听见,怎么也听不见。”
“你根本没有听,我要说,你根本没有听!”主人举起一个手指,于是他的司机立即就像这个手指那样:跳了起来,站直了身子。
突然,愤怒的表情变成了宽容,古季奥诺夫笑了起来:“你没听就会成为摆样子、装门面的受害者。”
巴维尔的背后染上了长条凳的油漆颜色。上衣、裤子都成了绿的了。他惊慌失措了,差点儿没因为懊丧而哭了起来。主人以教训的口吻对巴维尔说:“你该听听我的话啦!”
他的话就像是戒条似的:“我们走吧!嗳,你啊!”古季奥诺夫已经换了一个语调,友善地说道,他搂着巴维尔的肩膀,领着他朝出口处走去。
……他们在旅馆里过夜。夜里,巴维尔被走廊里的喧哗声和轰隆隆的声音吵醒了。他从房间里朝外一望,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足球队员们在他房门外走着,足足一个队;他们戴着护腿套,穿着裤衩和有同样的图形标志的汗背心,他们在旅馆的走廊里走着,小步地跑着,足球鞋发出咚……咚……的响声,他们把球踢来踢去,守门员抓住了一个球,摔倒在镶木地板上,戴着队长臂章的一个运动员推开双扇的门,于是,一队足球运动员跟在领队后面,隐没到古季奥诺夫的豪华的房间里去了。
克留耶夫也像足球队员那样,穿着裤衩跟着他们在走廊里走着。他看到了在双扇门内的这样一幅画面:古季奥诺夫脸上带着非常满意的表情站在房间中央滔滔不绝地在说话。他的客人们也不厌烦他,他们不好意思地原地踏着步,但也高兴得甚至由衷地想唱歌。
看到巴维尔站在门口,主人宣布道:“我让他们改行了,他们这些吃闲饭的人!零比二,零比三,他们还能比出个什么来啊?我让他们从足球队变成歌舞团!”他嚷嚷道。“让他们成为运动员那样的舞蹈演员!”
克留耶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窗外白昼来临了。当然,他已经睡不着了。他穿上衣服,又来到了走廊里。主人的双扇门被拴住了,克留耶夫的好奇心难以抑制。
突然,这双扇门又敞开了,迫使巴维尔闪到了一边:一个打扫房间的女工含着眼泪惊惶失措地从这间豪华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她扔下了吸尘器,在走廊里跑着。
紧接着,也同样惊惶失措的古季奥诺夫小心翼翼地朝外望了一眼:“她干什么来了,你怎么想的呢?”
“来给您收拾房子。”
“她是什么人呢,啊?”
“打扫房间的清洁女工,还能是谁啊!”
“我把她撵了出去。作为一个打扫房间的女工,她太漂亮了。”
“不见得吧。”
“一个挑逗人的女士来了!”古季奥诺夫郑重地做出结论说。“这是有人在一大清早以前就来试试我的警惕性,想要败坏我的名声!”
“谁啊?”
“有人呗,反正有人。”
他招呼巴维尔进屋,自己也退进了房间里。
“这个人老在我的背后。是个大人物。几乎也像我一样,”古季奥诺夫从杯子里喝了一口茶,说道。他和巴维尔两个人在屋子里喝着茶。“他像一个影子那样地一辈子都跟着我。他盯着我,等着我摔倒。我不摔倒,他就老是推我。他很快地会挺而走险的,我们的成就使他不高兴,我的威信也激怒了他。他为了获得权力,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甚至会往人背后捅刀子!”
“那他是谁啊?谁啊?”巴维尔又问道。
主人摇摇头。
“我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你。”
他默不作声了。巴维尔也静静地坐着,他时而注视着古季奥诺夫的脸,时而望一望四周,似乎等待着奇迹出现。没有任何的奇迹:单调的旅馆的日常生活;煮水器;带棱的玻璃杯;溶有奶酪的茶。一个看样子像是因公出差的秃顶的人坐在他对面。除此之外,桌子上还有一盒糖果,一个大大的漂亮的盒子。
主人拿了一块糖放在嘴里,还喝了一口茶。
“你听到过这种说法吗:古季奥诺夫是所有的骗子手中最厉害的骗子手?”
“听说,古季奥诺夫触犯了那些骗子手。”
“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瞧您说的,所有的人都说:古季奥诺夫是个正直的人。是别人欺骗了他。在背后编造了他许多不像话的事情。”
“那也许,是他自己编的呢?是他通过别人的手编的呢?”
巴维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主人望着他笑了,又拿了一块糖。巴维尔也拿了一块。忽然,他按住了颌骨,疼痛得脸都扭曲了。
“怎么啦?出什么事啦?”
“一颗牙坏了!”
一块糖以金属的声音掉到了茶碟上。
“对你的牙不合适。”古季奥诺夫笑了。
“这是……什么啊?”
“这是金子。”
“怎么会呢?”
一小块金属在菜碟里呈现出不太亮的黄颜色。巴维尔弄不明白地看着它。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