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07-08 22:03:2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溥仪:“你撤谎!”
溥杰:“你不再是皇上了!”
溥仪:“你好大胆子!”
大脚和驼背终于拉住溥仪和溥杰,几个人一起站住。
溥仪高声问大脚和驼背:“我还是不是皇上?”
驼背:“皇上永远是皇上。”
溥仪自豪地:“你看!”
溥杰也不气馁:“有什么能作证明?”
溥仪想了一下,命令道:“大脚!”端起盛满墨汁的砚台:“喝下!”
大脚为难地看看溥仪。
溥仪:“喝!”
大脚接过砚台,硬着头皮喝了起来。
溥杰惊异地看着。
溥仪不动声色。
大脚一口一口地喝着墨汁。
溥杰不忍目睹。
溥仪得意地看着溥杰。
溥杰不愿服输:“我带你看!”两人戴上帽子向外面走。

19.太和殿的大院·夏日·外
一堵正在建造的砖墙,溥杰带溥仪顺脚手架爬上墙顶,向墙外看着。
这堵把故宫分成两半的墙这边,一队装束和满清服装完全不一样的士兵敲着铜鼓,迈着正步走进大院。
袁世凯站在一辆汽车上,他胸前佩戴着勋章,身着元帅服,头戴一顶拿破仑式带金穂的帽子。他威风凛凛地检阅着队伍。
溥杰:“看!就是那汽车,他就是共和国的大总统。”
溥仪捡块石头扔过。
袁世凯走上汉白玉栏杆的大台阶。
溥仪无力地从脚手架上爬下来。
众大臣和太监围在下面。
溥仪犮泄地解开发辫,走到内务府大臣面前:“为什么要在这儿砌墙?”
内务大臣躲闪言词:“皇上,这只是一堵墙……没什么。”
溥仪恼怒:“你撤谎!”对陈宝琛提出质问:“我还是皇帝吗?”
陈宝琛圆滑地:“皇上是紫禁城内的皇上,不再是城外的皇上了。”
溥仪不解:“我不明白。”
陈宝琛:“外面已经是中华民国了,他们选了大总统。”
众人一片沉寂,溥仪茫然地看看四周。
溥仪:“二嫫,二嫫在哪?”
众人困窘地低下头,无人回答。
溥仪穿过众人寻找:“二嫫在哪?”
太妃:“皇上,请……”
溥仪叫嚷着:“你们全都撒谎!”跑出。

20.故宫小院·夏日·外
张总管把二嫫从屋内推出:“走!走!”
二嫫回身张望寻找着:“让我再见他一面……”
太监催促着:“快走!快点!”把二嫫推上一顶简陋的布轿。
二嫫恳求着:“他是我的孩子!”
张总管把一个小包袱扔给二嫫,两个太监抬起轿子就走了。
溥仪高声叫着,从另一门跑进院子来:“二嫫!二嫫!”

21.二嫫住房·夏日·内
溥仪茫然地走进屋来:“二嫫!”他坐在凳子上不解地自语:“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太妃画外音:“皇帝现在已经是大孩子了,不需要乳母了,这样更好,皇帝会更健康。”
溥仪:“可她不是我乳母,她是陪我玩的人。”

22.紫禁城院中·夏日·外
溥仪追赶着已经走得很远了的轿子,高叫:“二嫫!”
溥仪追到院中哭叫:“二嫫!”
长满野草的荒凉的大院中,九岁的皇帝呼叫着唯一能绐他爱的人。

23.监狱院中·冬日·外
战犯坐在院中齐声唱着歌曲《东方红》。
管理所所长提着一个包装用的小木箱,穿过战犯的队伍走到台前。
歌曲唱完,所长把木箱放在地上,站上。
所长:“这里是抚顺战犯管理所,我是所长。战争期间,这里是日本人的监狱,你们当中很多人可能还记得这地方,因为你们曾和日本人一起建造这座监狱,把很多无辜的人关进来。
你们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国家?为什么变成了可耻战犯?我相信人刚生下来是好的。我们认为,要改变这一切的唯一办法是找到真理,面对它,这就是你们今天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原因所在。现在你们要开始写自己的历史,老实地认罪,能否走上新生的道路,全在于你们自己的态度。我奉劝你们要老实坦白交代,否则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所长讲话的同时,监狱看守员发给每个战犯笔和本子。

24.监狱所长办公室·冬日·内
管理所所长在自己简单的办公室中打开一本书的包装——精装的英文版《紫禁城的黄昏》。他把书放在桌上,翻开看起来。
庄士敦画外音:“没几年,中华民国就变得同封建王朝一样的腐败。它很快落入了野心勃勃的军阀和腐败无能的官僚手中。”

25.北京街头·夏日·外
纷乱的北京街头。
庄士敦画外音继续:“军阀混战的年代开始了。1919年5月,当我受命前往时,中国已战乱不堪。”
游行的学生挥舞着旗子,呼喊口号:“还我青岛!”“惩处国贼!”
一辆小轿车在人群中慢慢穿行。
陈宝琛和庄士敦坐在轿车里。庄士敦,苏格兰人,高高的个子,身材匀称,五十岁左右,金黄色的鬓角已显露出几丝白发。他身穿燕尾服,膝盖上放着一顶巴拿马草帽。
陈宝琛和庄士敦左顾右盼,情绪激昂的学生举着标语、小旗在汽车两边走过。
唐司机紧张地扶着方向盘。
两个学生把两条标语贴在汽车车窗上,标语是:“睡狮猛醒!”
庄士敦挤过拥挤的游行队伍向前走来。
一队骑马的卫兵奔她而来,他们在街口排成一列,等待着游行的学生。
满街的学生仍然向前走着。
卫兵把刺刀插上枪头,严阵以待。
庄士敦随着学生向前走着,学生毫无惧色。
游行的队伍看到了拦住街口的骑兵。
卫兵一张张毫无表情的脸。
学生也有些紧张,庄士敦在队伍中关切地注视着。
整个游行队伍和马队对峙着,谁也不愿后退一步。

26.故宫午门·夏日·外
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兵冲出画面。
庄士敦和陈宝琛乘车驶进午门。

27.养心斋·夏日·内
溥仪坐在养心斋内的龙座上。
陈宝琛和庄士敦穿过门廊走进来。
陈宝琛:“禀皇上,这是新师傅雷金纳德·弗莱明·庄士敦先生。”
庄士敦躬身揖拜。
溥仪走上前来,握住庄士敦的手:“你好,庄士敦先生。”他显然对握手的仪式很生疏。
庄士敦:“你好,皇上。”
溥仪和庄士敦会意地笑起来。
溥仪:我们上课吧!”

28.御书房·夏日·内
庄士敦把帽子和提包放在桌上,回过身来对溥仪说:“皇上,我国的习惯是开始要先进行考试。”
溥仪狡點地一笑:“可是皇上不能让别人来考的。”
庄士敦思考一下:“那么可以改变一下形式,或者皇上先问我一些问题。”
溥仪不知从何谈起:“你的祖先埋在哪?”
庄士敦一惊:“苏格兰,皇上。”
溥仪打量着庄士敦的衣着:“你的裙子哪了?”
庄士敦不解。
溥仪:“你们国家男人穿裙子,不是吗?”
庄士敦:“不,皇上,苏格兰人不穿裙子,而是穿褶叠短裙。”
溥仪追问:“褶叠短裙?”
庄士敦:“褶叠短裙,也许只是字眼不同,但字眼很重要。”
溥仪:“为什么字眼很重要?”
庄士敦:“如果你不能表达你的意思,你就会心口不一,而作为君子是不该心口不一的。”
溥仪:“啊!一个君子,你是君子吗?”
庄士敦:“我想成为一个君子,皇上,我争取做-个君子。”
溥仪沮丧地:“我不是君子,他们不比我说真话,他们总告诉我该说什么。”
庄士敦理解地:“皇上,你还年轻。”
两个太监在门外偷看着。
庄士敦从提包中取出英文版的报纸和杂志:“我想你或许喜欢看英国和美国的杂志,我刚收到的。”他把杂志递给溥仪。
庄士敦转身看着墙上书法。
溥仪机械而熟练地背诵着一段古文。
溥仪:“这是孔子和庄子的一段对话。”
庄士敦:“表示互相尊敬,皇上。”
溥仪点点头,走过,拿起那些英文杂志、报纸翻看起来,那是一份《星期六晚报》。
溥仪指着报上的人像:“乔治·华盛顿是什么人?”
庄士敦:“一个非常有名的美国人,一位革命将军,美国的第一任总统。”
溥仪:“啊,就象俄国的列宁先生吗?”
庄士敦:“嗯,不,不大一样。”
溥仪:“他有车吗?”
庄士敦:“他生活在很多很多年前,皇上。”
溥仪:“我真想要一辆车。”
一只小白老鼠悄悄地从溥仪口袋里探头探脑地爬出来。
庄士敦发现了老鼠:“我想你的小老鼠要逃走,皇上。”
溥仪赶紧抓住老鼠,把它塞进了口袋:“请别告诉别人我有小老鼠!”
庄士敦同情地默认地答应了。
溥仪站起身:“下课了。”

29.养心斋·夏日·外
一大队太监捧着几十个绘有金龙的朱漆盒,上面摆着一盘盘佳肴珍肴,一名尝膳太监依次品尝后,示意他们走过。
庄士敦坐在溥仪旁边惊奇地看着这奇特的场面。
尝膳太监不放过任何一道菜,极其负责任地尝着。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