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6-07-08 22:03:24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风把黄绸帘子吹起,小小的溥仪跑到黄帘子下向大殿外张望。
几千名朝臣贵族跪在丹陛上下,典礼官高声唱追:“跪拜!”几千人一起叩头在地,向新皇帝参拜。
小溥仪看到这么多人拖着长长的辫子,跪在地上比他还矮,觉得很有意思,认为这一定是一场游戏。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阵清脆的蝈蝈叫声。
小溥仪立即兴奋地叫着:“蝈蝈!”
小溥仪在跪在地上的老朽中穿走,到处寻找那“蝈蝈”虫鸣的地方,他终于停在一个朝臣面前。
四十多岁的陈宝琛抬起头来。
溥仪问:“蝈蝈在哪儿?”
陈宝琛从胳肢窝下掏出一个编织精巧的蝈蝈笼:“皇上,它是我的朋友,在我的怀里它又舒服又暖和,是它陪我走了好远的路才到这儿的。”
陈宝琛打开笼子盖,蝈蝈爬了出来。
小溥仪好奇地看着这只淡绿色的小动物——蝈蝈。
陈宝琛讨好地:“您看,它给皇上磕头哪。从现在起,它就是皇上的了。”

10.养心殿·冬日·内
一只小乌龟在地毯上蹒跚地爬着。
小溥仪坐在便盆上哈哈大笑,旁边跪着两个太监。
总管太监张指点着紫禁城的模型,哄着正在大便的溥仪:“皇上,这就是紫禁城。”
张拿起一个小木宫殿:“这个小的是皇上的寝宫,我们就在这儿。”
小溥仪:“今天我回家吗?”
张总管:“今天不回,不回。皇上看这儿……”他拿起一座最大的宫殿:“这就是太和殿,皇上就是在这儿登基的。”
溥仪的屁股刚刚抬起,太监驼背就用一块丝绸盖上便盆,双手端起它走出门了。
几个太监用银盆为溥仪洗屁股。
张总管仍用模型哄着溥仪:“皇上,我给您拿个大门。”
溥仪:“还有乾清宫。”
张总官:“洗澡水准备好了。”
溥仪:“我不愿意洗澡,我不洗!我不洗!”
另一间屋中,太监驼背把便盆捧给御医。
老御医趴在便盆上使劲嗅着,并仔细观看。
便盆中几个小屎蛋滚动看,老御医皱皱眉头:“今天要吃素,忌荤。”
几个太监扮着鬼脸,嘴里打着锣鼓点围着澡盆跳着,唱看。另外三个太监在精心地给溥仪洗澡。
溥仪高声问道:“我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是真的吗?”
张总管:“当然,皇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皇上是万岁爷嘛!”
溥仪使劲往驼背身上、脸上泼水。
驼背笑着躲着:“别,别,皇上!”
溥仪开心地大叫:“我是皇上!我是皇上!”
二嫫从门外走进来,喜爱地看着洗澡的小溥仪。
溥仪看到乳母,光着屁股跑出浴盆:“二嫫!”扑到二嫫怀中哭了起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太监大脚急忙拿浴巾跑来为溥仪擦身,其他的人都跪在地上,二嫫心酸地哄着溥仪。

11.寝宫·冬夜·内
太监拉上寝宫的门。
二嫫温柔地唱着哄孩子的催眠小调,拍着即将入睡的溥仪。
溥仪衔着二嫫的奶头,安静地听着她讲的故事。
二嫫:“好久好久以前,有一棵大树和大风,大风啊,大树啊总是常常打架……”
太监大脚跪在床边,用嘴吹着床帐上绣的大树,床帐上的树木在气流中微微摆动。

12.满洲里候车室大厅·冬日·内
溥仪躺在地上,脸无血色、昏迷不醒,一只手在拍打着他的面颊。
监狱管理所所长拍打着溥仪,想把他唤解。
所长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条。
所长用布条缠着溥仪流血的手腕。
大李端着饭菜等在洗手间门外。他对旁边的卫兵说:“汤快凉了。”
溥仪喘息、咳嗽,渐渐恢复了知觉。
溥仪迷迷登登地问:“我……在哪儿?”
所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
溥仪:“你干吗要阻拦我?”
所长:“因为你是罪犯,必须接受审判。”

13.监狱·冬日·外
装满战犯的卡车驶进监狱的高墙夹道,战犯纷纷跳下车。越过监狱架着电网的牢固的高墙,监狱内的院中堆满一色的黑棉衣、裤和日用品。
刚来的战犯依次领着衣服、脸盆等物品。
一名看守人员用洋铁皮喇叭高喊:“重复一遍:犯人进入自己的房间时必须低着头,眼睛向下,不准东张西望。要听从看守人员的命令,哨兵会告诉你们怎么走,什么地方拐弯……”

14.监狱牢房·冬日·内
981号囚犯——溥仪孤零零地坐在牢房中的硬板床上,一动不动。
一个战犯的脚步走着走着停在一间牢房门口。
溥仪抬起头来。
走进门来的是捧着东西的溥杰。
溥仪惨然一笑:“溥杰。”
溥仪看着眼前的胞弟回想起四十年前的事情……

15.养心殿院中·夏日·外
大门慢慢打开,醇亲王怀抱溥杰骑在一匹白马上。
七岁多的溥仪坐在养心殿门前,旁边站着乳母二嫫。溥仪转过头来。
一乘轿子抬进门来。
陈宝琛对溥仪:“皇上,客人等候见驾,你母亲也来了。”
溥仪拉着二嫫的手站了起来,不知所措。
陈宝琛:“皇上好多年没看到母亲了。”
溥杰毅然地走上前来。
溥仪对陈宝琛说:“他比我小。”
陈宝琛:“他是小,皇上。”
有人在台阶下铺上垫子,溥杰走上前来,跪在垫子上向七岁半的皇上叩头。
醇亲王福晋坐在轿中紧张地看着两个儿子的相见。
陈宝琛:“皇上的弟弟,溥杰殿下。”
溥仪注视着轿中的母亲,走下台阶,跨过跪在地上的溥杰走到轿前。
福晋极为漂亮而有神的眼中充满着一种奇特的忧伤。
溥仪叫着身后的乳母:“二嫫。”走到轿前:“额娘吉祥如意?”
福晋:“好,皇帝长高多了?”
溥仪:“额娘已经五年没看见我了。”他伸手掀开轿帘。
福晋用扇子遮住脸:“你还能记得我的样子吗?”
溥仪:“记不得了。”
福晋:“那天晚上,他们骑着马来的……”
溥仪:“弟弟每天都能看到您?”
福晋:“溥杰能见到皇帝非常高兴,我们经常说起皇帝,都为皇帝感到荣幸。”
溥杰把一个大风筝递给母亲。
福晋把风筝送给溥仪:“他特地为皇帝选的。”
醇亲王骑马离开养心殿走。
溥杰追出来朝父亲的背影大叫:“阿玛!”

16.紫禁城大道上·夏日·外
两名太监轰开道上的人们,众人马上脸朝墙站在路边。
溥仪坐在肩舆上,溥杰扶着舆杆小跑跟着。
溥杰:“看!他们为什么都转过头?”
溥仪:“当然,平民百姓是不准看皇上的,我太高贵了。”
溥杰:“皇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是真的吗?”
溥仪:“那当然,要是我淘气,受罚的是别人,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一指众人。
溥仪忽然站起一挥手:停下。”众人停下。
溥仪:“皇上要走路!”众人放下肩舆。
溥仪问溥杰:“我从来没见过别的孩子,他们都象你这样吗?”
溥杰:“我有三个姐妹和两个朋友,皇上要是能到我家来,我们可以一块玩。”
溥仪:“皇帝从来不离开这个宫殿。”
溥杰:“我们一起作游戏吧!”
溥仪:“我也知道一个游戏。”他拉起溥杰的手叫道:“跑!”两人跑进来。
溥仪拉着溥杰疾跑。
身后一大队太监:抬肩舆的,扶舆杆的,举罗伞的,捧马扎的,拿衣服的,拎食盒的……还有挑着常备小药的担子都亦步亦趋地跟着乱跑,跑得丢盗弃甲,喘吁不止。
溥仪和溥杰开怀大笑。

17.御花园·夏日·外
亭台楼阁,垂柳碧荷,游廊曲桥……犹如一幅山水画。
溥仪和溥杰沿游廊走来。
池畔几个宫中女伶轻拉慢唱。
湖中画舫上几位太妃观赏着风景。
溥仪告诉溥杰:“坐在船上的那些人是太妃。”
溥杰:“太妃?”
溥仪:“是先帝的妃子,说她们都是我的额娘。可她们不是,她们不是。”
太妃向这边张望。
溥杰在狼吞虎咽地吃点心,溥仪把二嫫拉到一边,慢慢解开二嫫的衣襟。
几个太妃举起望远镜向这边仔细观望。
溥仪吃着二嫫的奶,二嫫疼爱地拍着儿子的后背。

18.御书房·夏日·内
溥仪专心写着大字,溥杰坐在他对面也在练大字,老太傅在一旁打瞌睡。
突然溥仪看见溥杰黄色的袍褂衬里。
溥仪:“你为什么穿那个,你们是不准穿明黄的!”
溥杰急忙分辩:“不,是普通的杏黄。”
溥仪:“是皇上独有的明黄。”
溥杰:“不,不是的!”
溥仪专横地:“我说是就是,只有皇帝才能穿这种黄色。脱下来!”
溥杰不服气:“不脱!”
溥仪起身要抓溥杰,溥杰围桌子躲着,跑着。
溥杰:“不,你不再是皇上了!现在有一个新皇上,他没有辫子也不骑骆驼,他坐小汽车。”
溥仪高叫:“你说什么?”
溥杰毫不示弱:“你不再是皇上了!”
老太傅急忙叫来太监大脚和驼背,他们也追来迫,劝着架。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