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5-06-06 18:34:1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由纪子:“时间会解决这个问题的吧?我自己也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哩。”
  她忽然一下站起来,离开饭桌坐在椅子上。
  富冈:“那么,今天就回吧!”
  说着,他也站起来。
  
  44.公共汽车终点站
  紧挨着土产品商店,有一家油漆门面的酒吧间,名字叫作“婆罗洲”。
  新年的时候,来温泉的游客甚少,相反地,乌鸦却在这里叫得很凶。电线上除了大群乌鸦之外,还挂着随风飘扬的破风筝。
  
  45.“婆罗洲”酒吧内
  一个年纪五十岁左右的矮胖老板清吉,拿着一块手表从里边走出来。
  清吉:“老爷,这表您打算卖多少钱哪?”
  富冈站在柜台前,把一壶热酒倒在玻璃杯里。
  双颊红红的阿成,正在柜台里边为客人烫酒。
  富冈:“我本来是不想卖的,因为还想在这里住一夜,钱不够用了……”
  清吉:“哦,是吗?”
  富冈:“什么地方有表店的话……”
  清吉:“嗯……这表不错呀。”
  富冈:“我在南洋买的。”
  清吉:“哦!我在海军里服役时,也到过婆罗洲的马辰哩。”
  富冈:“唔……我是在法属印度支那。在南婆罗洲该是很苦的哩。”
  清吉:“是啊,很寂寞的地方呀。啊,我想起来了。我见过这种表的,当时就觉得这种表很好哩。(放在耳朵上听了听)声音清脆,真好听,表带也新颖。嗯……若是拿到表店呀,他会抓住你等钱急用的弱点,给不上五千元的。这表叫奥米加吧?这个……”
  富冈:“唔……有没有别处可卖呢?”
  清吉:“一个整数,怎么样?你若同意,我就留下。”
  富冈:“一万元?”
  清吉:“是的,我自己想留下。这是把全部财产都拿出来啦……哈,哈,哈。”
  富冈:“好啦,拍板成交。”
  清吉:“嘿,真的吗?喂,拿酒来!老爷您是画家吗?”
  富冈:“不是。我是作木材生意的。这是以前的旧名片……”
  说着,他递给清吉一张名片。
  清吉:“哦,是当官的呀?我以前是在东京开鱼店的。现在这个内人(指了指阿成)说什么也不让我开鱼店哩。”
  服务员端上酒来。
  清吉:“木材生意很赚钱吧?”
  富冈:“哪里,官方统制严,又缺少资金,没有办法,很不顺利。”
  清吉:“我这里也因为税重又取缔黑市大米,生意也作不成啦……哈哈……”
  丰满髙大的阿成,端着酒菜走过来。看她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刚过的样子。
  清吉:“祝贺新年,干一杯吧。”
  阿成给富冈斟上酒。
  富冈:“这是你的……老板娘?”
  清吉:“是的。”
  阿成有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她有一种天真地直视对方的习惯。
  阿成走开以后。
  清吉:“她太年轻,象我女儿似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哩……我想,这也是前世有缘才遇到一起的呀。老爷,这缘分问题,可是大事哩,你想反抗也不行。”
  
  46.公共汽车终点站附近
  富冈和由纪子退掉旅馆房子来到这里。
  富冈:“他是个好人。叫我无论如何别马上走,如果可以的话,停留个两三天也……”
  由纪子:“哎哟,这可真是个和气的人哪。”
  富冈:“我们和他打个招呼吧!”
  由纪子:“是啊(噗哧一笑),其是幸会哩,他还买下了表。”
  富冈:“一点也不错。”
  说着,他们高高兴兴走进婆罗洲酒吧。
  
  47.“婆罗洲”酒吧楼上
  清吉:“今天提前关门啦,诸位可以冋了。”
  说着,他手提一瓶威士忌,脚步踉跄地上了楼,把酒放在暖炉上。
  清吉:“嗯,给夫人准备的有苹果、花生……”
  说着,他从裤子和上衣口袋里一样一样掏出来,递给坐在窗边的由纪子。
  清吉:“还有,还有……还有一个……另外还有酥脆饼干。”
  由纪子笑起来。她已经喝得醉眼惺忪了。
  阿成端上来酒壶和酒杯,然后就走到富冈身旁坐下。
  清吉坐在削苹果皮的由纪子身旁,边吃花生边喝酒。
  清吉:“来,夫人,再干一杯!”
  由纪子:“我实在不能再……”
  清吉:“过年嘛,多喝点没关系……我们大家也是有缘哪。我们夫妻两人本来早就想回东京哩,可是,命里注定要留在此地,这也是无可奈何呀……哈,哈,哈。”
  富冈:“啊,这里夜晚可真美呀。”
  说着,他起来站在窗边。外面唰唰地下起了雪。
  清吉:“哦,下雪啦?”
  富冈:“唔,不仅是夜景美,象这样值得纪念的新年还没有过哩。”
  说完,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富冈盘腿坐在暖炉边,他的一只脚碰到阿成的膝上。阿成两肘支在火盆边上,两手托着腮,伸着跪坐的双腿,就象睡着了—样,一动也不动。
  富冈把左手伸进暖炉被子里,他的脚仍然靠在阿成的膝上,斜眼看了看阿成,只见她安安静静地一动也不动,不多时,连眼睛也闭上了。
  富冈的另一只手端起酒杯,一口气喝干。
  清吉的画外音:“南洋的水果,有一种叫榴莲的,你吃过吗?”
  富冈:“大叔,把这杯威士忌喝干怎么样?”
  清吉(向由纪子):“芒果也很好吃哩……”
  说着,他嘴里啃着由纪子为他削了皮的苹果,向富冈端起酒杯。
  富冈:“今天晚上的宴会我请客。(斟上酒)喂,你也喝……喂……”
  由纪子:“我?……可不能再喝了……”
  清吉坐在阿成身旁。
  富冈:“喝……”
  他拉过由纪子来,端起酒杯给她灌了下。
  由纪子:“啊……(喝了下)我已经醉啦……”
  
  48.楼梯上
  富冈向楼下走。
  清吉(在楼上喊):“老爷,你下楼不要紧吗?”
  富冈:“没事。我冼个澡。”
  清吉:“送你吧!喂,你把老爷送到米店浴池!”
  他来到楼梯口上,叫阿成送富冈洗澡。
  
  49.在楼上
  清吉:“夫人,你也洗个澡吧!”
  由纪子嘴里嚼着一块火腿,喝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由纪子:“我,不洗啦。从早晨到现在,已经洗过两次啦……啊……(醉得很难受)洗多了也不好吧?”
  
  50.楼下
  阿成从楼梯走下来。
  富冈站在昏暗冷清的楼梯下,酒吧间里的椅子都已倒放在桌子上,耗子在地板上跑来跑。
  阿成慢慢走下来,站在富冈面前,用激情的目光直望着富内的眼睛。
  富冈猛然一把搂住阿成。阿成屏住呼吸,紧偎在富冈身上,任他搂抱接吻。
  这时,从楼上传来由纪子和清吉的笑声。
  富冈放开阿成。阿成也没说什么,拿起毛巾就向后门口走。
  
  51.后门口
  在一段狭窄的石阶上,弥漫着从温泉发出来的热气。
  阿成站在石阶下,等着后面的富冈走下来。
  阿成:“这里很暗,要注意脚下!”
  富冈醉得脚步踉跄,走下石阶用力抱住阿成的腰。
  阿成装出挣脱的样子,打开电线杆旁的一扇有灯光的窗子。
  “真冷啊!”
  说着,一个盛装的年轻艺妓脚下穿着木屐走出来。
  让那个女人走过,富冈走进浴室。
  阿成随手又关上了窗子。
  
  52.浴池里
  富冈泡在热气腾腾的浴池里。
  后面有一个男浴客在唱《红苹果》的歌。
  阿成跳进浴池,来到富冈身旁,微微一笑。
  富冈:“你在伊香保几年啦?”
  阿成:“刚两年。这个冷清的地方,我已经住够了……我想到东京。”
  富冈:“酒吧生意不好冯?”
  阿成:“很本不行。这里只有夏季营业好些。他也想到东京干旧行业,可我讨厌鱼店,想和他回东京后,我当舞女。方才在门口不是看到一个艺妓吗?我正在跟她学跳舞……爸爸实在很讨厌。”
  富冈:“爸爸?”
  阿成:“就是他呀。”
  富冈:“啊……嘿嘿。”
  阿成(苦笑):“都因为他,我不了东京。”
  她站起身来,看了看富冈的后背。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