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5-06-06 18:34:1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登户:“造林地图我已经带来了。”
  说着,他把有关文件拿出来,给富冈看了看当前的工作计划。
  富冈在脸盆里洗了洗那条毛巾,拧毛巾上的水,把湿毛巾叠成一条放在由纪子前额上。
  富冈:“那么,明天上午我们就到山里看看吧!”
  登户:“好的,这里有到山里的轻便小火车,每天来回两次。”
  富冈:“那好,就坐那车走吧!”
  说着,他又看了看正在发烧的由纪子。
  由纪:“啊……”(不停地呻吟)
  富冈拿下那条毛巾,在脸盆中浸泡一下,拧干之后,又放在由纪子前额上。
  (叠影)
  
  136.机关宿舍内
  挂在天棚上的煤油灯已经不亮,灯火在不停地闪烁。
  富冈点着酒精灯,取出注射针来。
  由纪子(喘息着睁开眼):“已经有四个小时啦?”
  富冈:“嗯。(把盘尼西林吸入针管)你还觉得难受吗?”
  由纪子(点点头声音嘶哑):“能死在你身旁,我也就满足了……”
  富冈:“死算不了什么,什么时侯都能死的(开始注射)我们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要再说泄气话了。”
  由纪子一直望着富冈,什么也没说。
  富冈打完了针。
  由纪子(声音微弱地):“我终于来到这里啦。”
  富冈解开由纪子衣襟,把她胸上敷的芥末面揭下来。
  由纪子:“是红了吗?”
  富冈:“嗯……”
  说着,又急忙给她擦洗干净。
  由纪子仍然还是呼吸急促。
  富冈摸着她的手腕,试着她的脉搏。
  由纪子睁开眼,握住富冈的手。
  富冈:“等你好一些的时候,就回东京吧!怎么样?象你这样的人,干点什么还不行呢?”
  由纪子:“……”
  富冈:“这个岛上,一年到头下雨,对你身体不利。再说,我的工作是在山里,一进山就得一周左右不在家呀。”
  由纪子不回答,闭上了眼睛。
  富冈:“难道我能把你带到山里到处跑吗?”
  由纪子不回答,睁开眼睛用祈求的目光望着富冈。
  
  137.机关箱舍外
  雨停了。山头的晨雾开始消散。
  阿信打开木板门,拿着餐具走出。
  
  138.宿舍内
  富冈打好裹腿,拿出雨衣、背包、雨帽等等,准备进山。
  由纪子仍在昏昏沉沉地睡着,她枕边放着的一碗根粥本未曾动过。
  阿信走进来。
  阿信:“手帕给你烤干了。”
  说着,她把手帕叠得整整齐齐地交给富冈,然后又周到细致地为富冈料理行装。
  富冈:“今天是晴天哩。”
  阿信:“是啊,这样好的天气是不多见的,人的心情也爽快了。”
  说着一笑,她拿起富冈的皮鞋,看见鞋上有泥,就主动拿到里边擦拭。
  富冈坐在门口等着。
  这时,由纪子睁开眼,直盯盯地望着富冈。
  富冈(扭回头):“精神好些吗?”
  由纪子:“嗯,好多啦。”
  富冈:“雨晴啦,现在我要到山里,你一个人在家里可能很寂寞的,不过,那阿信似乎也是个很好的人,暂时托她照料你一下吧。”
  由纪子:“不能让我也到山里吗?”
  富冈:“那可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行。”
  由纪子:“若没有我,你就轻松了吧?”
  富冈:“轻松啦。(故意开玩笑)到哪里都有女人哪。”
  由纪子:“不错,女人就是那样的。”
  阿信拿着富冈的皮鞋走来。
  由纪子:“无论是多么好的女人,在男人看来,也只不过是个女人罢了,事情就是这样的!”
  富冈:“今天你的话可是不少啊,能说这么多话,情况还是很不错哩。”
  说完一笑,开始穿鞋。
  阿信也跟着笑了笑,拿起要晒的东西走了出。
  由纪子:“你说哪里都有女人,真叫我生气。”
  富冈:“你若生气,就快点好起来吧。身体好啦,就可以和男人斗争了,可以使用女人的最有力武器了。”
  由纪子:“你真能贫嘴,从前人家就说你爱挖苦人。若是国会女议员听见了,准要找你算账的。”
  富冈:“女议员?啊,那也是女人哪,我倒忘了哩,上帝保佑,哼哼,对不起……”
  他开着玩笑走出。
  由纪子苦笑着望着他的后影,忽然,她又注意地望着富冈,只见他在门外与阿信边走边谈,不知他们说些什么。
  
  139.宿舍门外
  富冈与阿信一同走着。
  富冈:“已经说定,要把她每天的情况用明信片通知医生的,这件事就拜托你啦。”
  阿信(接过明信片看了看):“寄鹿儿岛吗?”
  富冈:“嗯。”
  
  140.宿舍内
  由纪子望着他们两人。只见阿信向着富冈频频点头。
  由纪子想要对富冈说什么,可是一阵咳嗽使她说不出话来。
  这时,富冈已匆匆地走了。
  由纪子咳嗽着坐起来,正要站起来时,忽然一口鲜血从鼻子和嘴里喷出来。由纪子用双手捂着嘴,呻吟着急忙躺下。
  
  141.风卷残云
  天空中的雨云被风驱散,山间呼隆呼隆回荡着轻便小火车的声音。
  
  142.密林中
  轻便小火车吼叫着向上坡路驶,眼下尽是覆盖着羊齿植物的断崖绝壁。在密林深处,安房川象一条银蛇婉蜓在山谷之中。
  四节敞蓬车上载着大米、蔬菜、信件、食盐等日用品,还有几个身强力壮的樵夫和登户坐在车上。
  前面的机车中,富冈与司机并排坐在一起,富冈拿出烟来,和司机一同点火吸烟。
  司机(大声地):“据说今年全国都多雨哩,山里还下了大雪哪,大家都说这是很少见的呀。”
  富冈:“唔,那么,你们这是来送过冬的东西吧?”
  司机:“正是啊,还有山里人穿的衣服。”
  
  143.宿舍内
  由纪子伏在窗台上,望着西方的落日,脑子里回想起当年在印度支那和富冈一起度过的欢乐时日。
  一阵咳嗽之后,从窗台上流下来一股鲜血。
  
  144.山中育林站
  傍晚时分又下起了雨。
  从窗中可以看到,在一盏煤油吊灯下,富冈他们正在望着地图商谈工作。
  山路上,一个人提着马灯,急急忙忙地跑上山来。到育林站门口,他重重地敲了敲门,然后就冲进屋中。
  富冈等人都吃了一惊,一齐转过身望着来人。
  
  145.密林中
  在雨夜的深山里,轻便小火车一反惯例,夜间行车。车上有几盏灯光摇摇曳曳。
  
  146.机关宿舍内
  阿信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
  一进门的屋子里,有七八个人拥挤在那里。富冈跑进来,向大家问候,然后就到另一间小屋中了。
  
  147.另一间小屋中
  富冈跪坐在由纪子枕边。
  在一盏煤油灯下,由纪子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原来睡觉的地方。
  富冈望着由纪子,自己仿佛已经失了知觉。不知是谁悄悄从他身上扒下了早已湿透的工作服。
  富冈拉起由纪子的双手,给她轻轻放在胸前。在她的手指上,还残留着一些血迹。
  他望着那带血的手,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他伏在由纪子身上,狠命地摇晃着她的遗体。
  但是,由纪子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
  他失魂落魄地坐在席子上。
  窗外,人们撑开洋伞走的声音,过一个又一个,富冈一直坐在由纪子身旁不动。
  阿信走进来。
  富冈:“她是从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
  阿信:“这个……”(回答不上来)
  富冈:“谁也没管她吗?”
  阿信不知说什么才好,就悄悄走到隔壁屋里了。这时,隔壁屋中似乎只剩下登户和田付两个人的样子。
  富冈:“大家先请回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先坐一坐。”
  
  148.宿舍外
  雨声一刻也没有停歇,整夜都在下着。
  
  149.宿舍内
  富冈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由纪子身旁。
  一进门那间屋里的火盆中,铁壶的水冒着热气,富冈往铝盆里倒了点热水,把毛巾放在水中洗了洗,给由纪子擦了擦脸,然后从她的皮包中拿出来口红,给她抹了抹嘴唇。在给她整理前额上的短发时,用湿毛巾给她擦了擦眼皮,无意中使她睁开了眼睛,哀然,她的嘴唇也跟着微微一动,看她的眼睛象是忽求,又象是微笑,嘴唇的样子也非常美。
  富冈把灯放在她脸旁,象是要和她说话的样子,直盯盯地望着她。他拿出皮包中的梳子,给她梳了梳头。
  由纪子睁着哀求似的眼睛,象是微笑着祈求他再不要抛弃她。
  (叠影)
  
  150.花丛中(回忆)
  由纪子漫步在各种花卉和含羞草丛中,她摘下一朵花,放在典子上嗅了嗅,抬起头来,向着富冈微微一笑。
  (叠影)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