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5-06-06 18:34:1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由纪子直盯盯地望着富冈,没说什么。
  
  111.阿成的屋子里
  富冈和由纪子走进来。
  屋里除了桌椅之外,什么家具也没有了。电炉子的软线缠在炉子上,上面落满了灰尘。
  由纪子拿起铁壶要打水。
  富冈:“电炉子不能用啦,用电限制。”
  由纪子拿出钱包放在怀里,然后走了出。
  富冈一张张地翻阅桌子上的明信片及文章草稿。
  
  112.走廊里
  住在隔壁屋里的邻妇走进来。
  邻妇:“对不起,方才,有个伊庭先生来找过你。”
  富冈一惊转过身来。
  富冈:“哦!伊庭?”
  邻妇:“是的,留下这张名片,他说,想见一见你,叫我转告你,说是他还要来的。”
  富冈走过,接过名片。那张名片上印的是“大日向教会 伊庭杉夫”,在空白的地方,用钢笔写着几句话。
  伊庭的画外音:“希望在最近几天内和你面谈一次,请速告知在家的日期和时间为盼。敬上。”
  富冈把名片,放进口袋里。然后,象是忽然看完想起了什么事,立刻下楼向门口走。
  
  113.公共电话亭中
  富冈:“喂,你是《农业经济》编辑部吗?请三上编辑……啊,我是富冈。听说那篇关于漆的论文要连载发表了,实在谢谢啦。是啊。屋久岛的事,已经决定马上动身了。是啊,很匆忙地,一办好手续就……是,那么……哦!我的住处?昨天?……谁来打听的?唔……”
  
  114.阿成的屋子里
  由纪子买了一个新炭炉,一口新饭锅,一大瓶酱油和别的一些食品,一样样摆出来正准备做饭。富冈匆匆忙忙走回来。
  富冈:“喂,听说伊庭来过了。”
  由纪子:“啊!什么时候?他怎么知道这里的?”
  富冈:“据说他到杂志社过,从那里打听到的。”
  由纪子点起炭炉,在炉底下煽风,准备要做饭。
  富冈:“现在做饭,不行啦。”
  由纪子:“……”
  富冈:“我立刻就要走啦。”
  由纪子:“把我也带到屋久岛,哪怕是一个月也可以,我住够了就一个人回来。一个月两个月都行,你带我吧!这样,我也会慢慢想通的……啊!”
  富冈:“……”
  他思索了一阵,然后便把伊庭的名片扔进炭炉里烧了。
  
  115.夜行列车内
  车中座无虚席,富冈和由纪子蹲在过道的一个角落里。
  由纪子竖起大衣领子,伏在富冈肩上酣睡。她的脸上现出了安心信任、一切都托付给对方的表情。
  富冈一动也不动,一直静静地沉思着。
  (叠影)
  
  116.开往鹿儿岛的列车
  列车在风雨中向前急驰。
  
  117.列车内
  雨水打到车窗上,从尘垢很多的窗缝中流进来。
  长途旅行疲惫不堪的由纪子,呆呆地望者窗外,吃着蜜柑。
  在对面的座位上,富冈象个病人似的,靠在座位上酣睡。
  (叠影)
  
  118.鹿儿岛千石町附近
  天下着倾盆大雨。
  两个人同乘一辆三轮车,在大雨中行进,来到港口附近的小城镇千石町。
  (叠影)
  
  119.旅馆搂上
  从窗中远望烟雨中的樱岛,就象是遮着一层纱幕一般。
  疲乏不堪的由纪子,伸开两腿坐在草席上。
  富冈也没脱大衣,呆呆地坐在席子上。
  女服务员端上茶来。
  富冈:“你知不知道屋久岛的船什么时侯开?”
  女服务员:“这个嘛,遇有大风大雨的时侯,一连好多天都没有船的。”
  富冈:“你能不能替我问一下,几时有船呢?”
  女服务员:“好吧。”
  说完,女服务员就走开了。
  富冈精疲力尽地躺下。
  由纪子(疲惫不堪的声音):“这个路程可是够远的啦。从这里还要坐船走一夜,真象被流放荒岛一样哩。”
  富冈:“在那里还要过上四年五年哩。”
  由纪子:“若是我一个人的话,说什么也不来。”
  富冈:“怎么样?若是想回,现在还不晚哩。”
  由纪子:“你怎么还说这话呢?”
  富冈:“是你说一个人不来呀。”
  由纪子:“因为是和你两个人,所以才来的嘛。你不觉得我可怜吗?”
  富冈:“若叫我感恩戴德,那我可受不了啊。”
  附近什么地方的收音机大声播送着流行歌曲。由纪子脱下大衣,把旅馆的棉便衣披在肩上,隔窗俯视者外面的风雨。
  由纪子:“没有叫你感恩戴徳。不过,在你来说,有个人在身边,总比没有好吧?我若是在屋久岛上住不了,就到这里的饭馆当个服务员也可以呀。女人就是这样的,人家不要就不要吧,总得活下呀。”
  富冈:“没人说不要你呀。”
  女服务员走过来。
  女服务员:“听说两天左右没有船。”
  富冈:“两天都……”
  女服务员:“是的。”
  富冈:“……”
  他站起身来,走到小过道里。
  女服务员走开。
  富冈和由纪子站在一起,望着海面上的雨中情景。
  由纪子:“你告诉过杂志社,说你要到屋久岛的事吗?”
  富冈:“说过。”
  由纪子:“若是伊庭知道了……”
  富冈:“会追来吗?”
  由纪子:“万一……”(声音嘶哑)
  富冈:“他用也说不定会利警察哩。”
  由纪子象是感到寒冷的样子,身体缩成—团。
  女服务员:“夫人要不要洗个澡啊?”
  说着,她端着茶盘走进来。
  由纪子听到人家叫她“夫人”,立刻睁大了眼睛,望了望富冈。
  富冈(半开玩笑地):“夫人先洗吧!”
  由纪子噗哧地一笑,然后忽然惑到浑身发冷,并且不停地哆嗦,她急忙背靠着屋角坐在那里。
  富冈:“你怎么啦?”
  由纪子不回答,她的身体越来越颤抖。
  由纪子:“我冷……”
  富冈:“是惑冒了吧?”
  说着,走到她身旁,用手摸了摸她的前额。
  由纪子:“我哆嗦……停不住。”
  富冈:“身上并不发烧。”
  由纪子:“……”
  富冈:“忽然这样,这是怎么啦?”
  由纪子:“……”(依然颤抖不停)
  富冈感到事情不妙,急忙拉过被子来,给她披上两床被子。
  由纪子(低着头):“嗯……”(不断发出呻吟声)
  富冈:“来,躺下!快躺下!”
  由纪子全身缩成一团。
  富冈(疲乏无力地):“你躺下吧!躺在这里。”
  由纪子:“我一躺下……就再也起不来啦……”
  富冈(粗暴地):“你胡说些什么!”
  
  120.旅馆楼上
  外面的雨已经停止,可是风还很大。
  由纪子昏昏地睡着,不时发出咳嗽声。
  富冈听着她咳嗽,心里很不好受,他惆怅地坐在窗前,望着外面发呆。
  在寒冷清澈的天空下,樱岛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沿岸一排简陋小仓库后面,船上的桅杆象一片树林一样。街上的路灯还没熄灭,白色的月亮还挂在天上。
  女服务员:“早上好!”
  说着,把火盆端进来。
  女服务员:“听说今天上午八点,一条叫照国丸的船,要开往屋久岛。”
  由纪子在睡眠中又发出咳嗽声。
  女服务员走了出。
  富冈望着码头上的街道,象是下了不走的决心,站起来走到由纪子枕旁的火盆那里,弯腰点上一支烟。
  这时,由纪子睁开了眼睛。
  富冈:“怎么样?你觉得好些吗?昨天晚上打那一针象是见效哩。”
  说者,用手摸了摸她的前额。
  由纪子想笑,可是没笑出来,只是睁着凄凉寂寞的眼睛向上望着富冈。
  富冈关怀地望着她。
  富冈:“船票改期了,四天后上船,没问题啦。你安心睡吧,越着急越不好。你是过度疲劳,又淋了两,所以才病了的。”
  由纪子点点头。
  富冈拉过由纪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用另一只手紧捏着她的手。
  由纪子(声音沙哑而又微弱地):“你不会一个人坐船走吧?”
  富冈:“胡说!我怎么会一个人走呢?”
  她望着富冈,眼角上流出了一大颗泪。
  富冈用手指抹掉那颗泪珠,然后紧紧握了一下她的手,站起来走开。
  女服务员端上茶来。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