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5-06-06 18:34:1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由纪子:“……”
  富冈:“明天我要回啦。”
  由纪子:“……”
  富冈:“听到你偷了教会的钱来这里的事,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现在我不需要老婆,也不需要什么女人,就想老老实实干点工作。艰苦的生活我也过惯了,那个房子最近我也要搬出的。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和和气气地分手吧!”
  由纪子默默无言地望着富冈。
  富冈象是观察由纪子心理似的望着她。
  
  99.山吹庄旅馆房间内
  晚间,两个人对坐在小饭桌两边吃晚饭。
  由纪子忽然喝起酒来。
  铁壶中的水沸腾了。
  由纪子又拿过一大瓶酒来,开始用小壶烫酒。
  由纪子(已有醉意):“哼丨你是个自私的人!”
  富冈:“怎么啦?我们的生活方式若不改变,两个人全得完蛋。一切都得从头做起,怎么样?老是怀念过有什么用?用你手里这点钱,两个人暂时过一阵安乐的生活,那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象浮萍一样,总是东飘西荡过日子,终究不是了局吧?”
  由纪子:“……可我是舍生忘死跑出来的呀。”
  富冈(自斟自饮):“舍生忘死逃亡,那我可不干。”
  由纪子:“我们本来是要在伊香保死的,可是后来终于没死。等我们把这钱用完了,再死也不迟。你是叫我现在就死吗?”
  富冈(已有醉意):“死是痛苦的。死可是非常痛苦的事哩。”
  由纪子:“死了也就不知道痛苦啦!”(连连喝酒)
  富冈:“不,若能一下就死,倒也可以,就怕是—下死不成,那就受罪啦。”
  由纪子(气急败坏,不再端坐):“你为什么跟我这样疏远?为什么对我这样冷冰冰的?是因为我到伊庭那里,你就生我的气了吗?”(爬到他身边,抓住他的衣服,使劲摇晃)
  富冈:“有什么生气不生气哩!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推开她的手)
  由纪子:“哼……那我就一个人死!”
  富冈:“是死是活,悉听尊便!”(嘿嘿一笑)
  由纪子愤愤地站起来。
  富冈一凉,望着她没说什么。
  由纪子从屋里走了出。
  
  100.走廊里
  喝醉了酒的由纪子,晃晃悠悠地走进卫生间,呯地一声把门关上。
  
  101.房间内
  躺在席子上的富冈听到关门声,吃惊地转过身来。
  房间的拉门一开,由纪子又走回来了。
  由纪子:“我不想死啦……”
  富冈:“在便所里想通啦?”(苦笑了笑)
  由纪子(端正地坐下):“我没有绝望,要活下给你看看。你随便找别的女人好啦。我在南洋河内野营时,曾经看过一本名叫《俊友》的小说,你就和那本书中的男主人公一样的……不过,他是个无家无业的流浪汉,所以要拿女人当梯子,作为他向上爬的工具。而你哩,就踩在女人身上不动。”
  富冈(大怒):“你叫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说这些话吗?(站起来)你就是有一千万元,我也不稀罕。你偷了教会的钱,就认为是立了大功吗?你既然心里惦着我,那为什么要到伊庭那里呢?”
  由纪子:“哟,你这是什么话?!你以为只许你自己为所欲为呀?”
  说着,她伸手又要拿酒杯。
  富冈猛然抓住她的手,粗暴地把酒杯夺下来。
  富冈:“你也尽可以拿男人当梯子使嘛!”
  说完,他一仰身躺下,闭上了眼睛。
  由纪子呆呆地坐在那里。过不多时,她抖动肩膀嘻嘻嘻地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眼睛里流出了泪,笑声逐渐变成哭声。过了一会儿,哭声突然停止,她站起来走到小过道里的椅子上坐下,扭头望着窗外。
  屋子里寂然无声。
  富冈:“你讨厌我了吧?我是说,我们就此改变一下彼此的生活方式吧!你再回到伊庭那里也行,拿着这些钱找个什么工作也可以。由纪子小姐,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变化了呀!”
  由纪子:“……”(不动)
  富冈:“我们的罗曼史已经和战争同时结束了。我们的年龄正是少壮时期,不要总作小孩子的梦啦,我和你不在一起时,我也常常梦见和你在一起,感到心醉神迷!不过,现实总是现实,人不能生活在梦里的……好啦,你转过脸来,不要呕气了,今天晚上我们好好谈谈,不要赌气分手嘛。我不是因为讨厌你才和你分道扬镳的。我若是讨厌你,又何必匆匆赶到这里来呢?”说完,他坐起来,往小酒盅里斟上一盅凉酒。
  
  102.走廊里
  女服务员抱着被子来到房间门口。
  女服务员:“对不起,让我来给你们铺床吧……”说完,她走进屋里。
  
  103.房间内
  女服务员为他们铺好两床被褥。
  在铺床期间,富冈和由纪子两人缩着身子坐在小过道里的椅子上。
  富冈(低声地):“有件事情……我本想不说的,我准备再回机关工作。我打算一个星期后就工作地点报到。”
  由纪子(低声地):“工作地点是哪里呀?”
  富冈:“叫屋久岛,是国境边上的一个岛屿,要从鹿儿岛乘船的。”
  由纪子(压低声音):“屋久岛?有这么个地方吗?”
  富冈(低声地):“那里的营林署用人,我五,六年,也许是一生,就准备在山里过下了。”
  由纪子:“……”
  女服务员:“请休息吧!”
  说完,她关上屋门走开了。
  两床被子的白被套,白得令人感到寒冷。
  (叠影)
  
  104.房间内
  由纪子靠在阳光下的窗栏杆上望着富冈。
  富冈正在打领结。
  由纪子:“你很幸福的样子呀。”
  富冈:“是吗?”
  由纪子:“什么时候走呢?”
  富冈:“这个嘛,可以坐十一点左右的电动列车走吧!”
  由纪子:“你非走不可吗?”
  富冈:“那你呢?”
  由纪子:“我能到哪里呢?我没有可的地方。”
  富冈坐在席子上吸烟,眼望着袅袅上升的白烟发呆。
  由纪子脸贴在窗拦杆上,目光空虚地望着窗外。
  富冈装出不知她心事的样子,可是,过不多时,他就拧灭了烟头,来到由纪子身旁,搂住由纪子。
  富冈:“你也振作起精神来吧!”
  由纪子(声音微弱地):“你把我也带吧!”
  富冈怜悯地搂着她,没说什么话。
  由纪子:“不,……到那么远的地方……我不愿意……”
  富冈:“我不工作不行啊。”
  由纪子:“你又和那个女孩子弄到一起,我可怎么办哪?”
  富冈:“和谁?”
  由纪子:“你屋里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呀。”
  富冈:“那是附近小酒馆里的一个小流氓呀。”
  由纪子:“你和她勾搭过吧?象对阿成那样……”
  富冈:“胡说八道!”
  由纪子:“那你为什么一个人呢?带我吧!”
  富冈:“你还是回伊庭那里吧!那样对你好些。”
  由纪子:“你还说那种话气我!为什么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同甘共苦呢?我是准备要结婚才下定决心跑出来的,为什么你就不能和我在一起过呢?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阿成?这些钱,我全给你!你要给阿成的丈夫请辩护律师,那就拿用吧!我什么也不要……”(拉着他的衣服,呜呜咽咽地哭)
  门外传来女服务员的声音:“对不起……”
  两个人都默不作声了。
  
  105.走廊里
  女服务员轻轻地拉开门。
  富冈急忙站在门口。
  女服务员:“三岛的电动列车是十一点五分。”
  富冈:“啊,好吧。”
  然后他就匆匆忙忙向屋子里边走。
  
  106.长冈车站
  开往三岛的电动列车从车站开出。
  
  107.列车中
  富冈和由纪子并排坐在车座上。
  由纪子把旅行包放在膝上,她眼睛已经哭肿,可还是不停地流泪,她只好低着头,把手帕放在鼻子那里接泪。
  
  108.品川车站
  列车到站。
  东京刮着大风。
  旅客们纷纷下车。
  富冈和由纪子登上站台的石阶,向上走。
  
  109.电动列车站台
  两个人站在大风里等车。
  富冈:“我要乘环行电车,你到哪里呢?”
  由纪子:“……”
  环行电动列车开过来。
  
  110.石门附近
  天刮着大风。富冈和由纪子心事重重地向前走着。
  富冈:“你还想不想回以前的机关工作呢?我也可以托人试试。你一个人租一间房子,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不好吗?你也可以学习,也许还会找到结婚对象的……”

丢豆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