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云》电影剧本

电影剧本        2015-06-06 18:34:13   来源:丢豆影视   作者:baobao

  伊庭:“啊,今天是星期日啊,那么,回头我们一同走吧。”
  说着,他合上保险箱盖,提着它走了出。由纪子呆呆地望着他的后影。
  
  88.走廊里
  伊庭提着保险箱向大厅走,咳嗽一声,把一口浓痰吐在擦拭得干干净净的走廊里。
  
  89.大厅中
  祭坛上亮着许多支电蜡烛,住庙彻夜祈祷的信徒们正在齐声念诵祷词。
  大津和教主打点好行装,从祭坛后边的卧室里走出来,经过走廊,向外面走。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提着旅行囊送他们。
  外边的信徒们,一看见教主,立刻恭恭敬敬地低头行礼。
  伊庭向卧室方面走。
  
  90.教主的卧室
  伊庭走进教主卧室,打开屋角上的大保险柜,把保险箱里的钱放在大保险柜里,慎重地关上柜门之后,站起身来。
  外面又传来祈祷声。
  
  91.大厅中
  伊庭从教主卧室里走出来。
  注视着教主卧室的由纪子,立刻扭头望着别处。
  祭坛旁的信徒们祈祷完毕都来到走廊尽头坐下,伊庭关上教主卧室的门,向后边走。
  由纪子望着教主卧室的门,默默地想着心事。
  
  92.阿成房间外的走廊里
  富冈从乡下回来。
  
  93.阿成的屋子里
  富冈推开房门,看到酒店流氓少女绫子正躺在他的床上看杂志。
  屋子里空空荡荡,家具也都没有了。
  绫子(一笑):“你回来啦。”
  富冈:“你是来要欠债的吗?人家不在的时侯,你就……”
  绫子:“哎,叔叔,你是办丧事的吗?方才来一个漂亮的大姐姐,我把她赶走啦。”
  富冈:“是什么样的大姐姐呀?”
  绫子:“穿一伴非常漂亮的大衣,脚上是尼龙丝袜。手里的皮包也真棒哩,嘿!她还在这里吸烟了哩。”
  富冈(已经明白):“她说过什么话吗?”
  绫子:“嗯,她问我,怎么认识富冈的?我嘿嘿—笑,没告诉她。然后啊,我就皱起鼻子耍笑了她。因为我觉得很好玩,就故意躺在这个被窝里气她。”
  富冈:“她留下什么话了吗?”
  绫子:“说是还要来的。”
  富冈:“你怎么这样淘气呀?”
  绫子:“可是……”(现出怨恨对方的样子)
  富冈:“你在外边偷懒,老板要骂你的。”
  绫子:“我说不给钱我不走,老板就不会骂我的。”
  富冈:“她再没说别的话吗?”
  绫子:“我讨厌她!她东瞧瞧西望望,追问我是不是一直就住在这里的。我就说,不错,是啊。也许她生气不再来啦。”
  富冈:“你可是太坏啦!”
  绫子:“哟,富冈先生,你喜欢她呀?哎哟……”
  富冈:“那是富冈先生的媳妇呀。”
  绫子:“什么呀,你净撒谎。人家都说,富冈先生的媳妇被人弄死啦,谁不知道啊!”
  她撇嘴一笑,在床上坐起来。从卷起的裙子底下露出了圆圆的膝盖,已经撕破的衬裙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富冈搓着手打开电炉的开关,把桌子上被绫子翻得乱七八糟的口红、缺齿梳子、粉盒等等都推到桌子边上,腾出中间一块地方,准备开始写稿。
  富冈:“喂,叔叔要干活啦,你回吧!”
  绫子:“……”(用白眼望着对方)
  富冈:“哎,你总接近男人,可不能再送你上幼儿园,要叫你逮回劳教所的呀!”
  绫子悄悄走致富冈身旁,一把抢过桌上的化妆品,塞进自己口袋里。
  绫子:“若这样说,那你干嘛喝醉了酒亲我的嘴呢?”
  富冈:“……”(现出讨厌的样子)
  绫子面向着富冈站了一会儿,见他不理,只好默默走开。临出时,猛然用力把门一关。
  富冈转过身来,现出忍受不了这种骚扰的样子,烦躁地站在屋子当中。那只缺齿的梳子就在他的脚下。
  他心烦意乱,连床带被一脚踢翻。
  
  94.山吹庄温泉旅馆前
  傍晚时分的长冈温泉乡,看上就象东京近郊的普通小城镇一样。旅馆接引员从车站把由纪子一直送到这家新建的小旅馆里。
  接引员:“喂,旅客到啦!”
  他一进门就高声呼叫,为的是显示自己的拉客本领。
  
  95.旅馆走廊里
  女服务员领着由纪子走进一个房间。
  这里几乎没什有什么旅客,是一所十分清静的小旅馆。
  
  96.旅馆房间内
  由纪子来到房间内,没脱大衣就坐在屋内小过道中的椅子上,呆呆地望着窗子外面。
  女服务员:“请您先洗个澡吧!”
  说着,递过来一件棉便衣。
  由纪子:“好。”
  可是她仍然坐着不动。女服务员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只好转身走开。
  由纪子忽然神色慌张地走到自己旅行包前,査点包里的东西。
  她拿出一个包着六十万元的纸包,想把它放到什么地方。可是,找来找也没找到适当的地方,最后还是放回旅行包的最下面。她把洗漱用具拿出来,放在小壁橱里,然后收起了旅行包。
  (叠影)
  
  97.旅馆房间内
  由纪子吃过午饭,坐在小过道的椅子上吃蜜柑。
  窗外是阳光灿烂的晴空。
  女服务员在收拾餐桌。
  女服务员:“这封电报也是加急的吗?”
  说着,她拿起钞票和电报纸。
  由纪子:“是的。”
  女服务员现出了诧异的样子。
  由纪子:“剩下的钱就给你吧。”
  女服务员(不好意思地):“哎呀,今天上午您已经给过小费啦。”
  由纪子:“没关系的。”
  女班务员:“您看……每次发电报您都给钱,真是太不好意思啦,现在,我马上就发这封信……”
  说完,她端起餐盘就快步跑了出。
  由纪子无事可做,就斜靠在椅子上,眺望着窗外的天空。
  可是,没过两分钟,她又急忙跳起来,翻杂志,刚看了两页,又看不下,丢开杂志,拿起火盆里的火筷子,拨弄炭灰。
  旅馆老板:“对不起!”
  说完,拉开了门。
  旅馆老板:“有客人来找您。”
  身穿一件破旧大衣的富冈,从老板身后走进屋内。
  由纪子一看见富冈,立刻精神百倍,她拿起一个座垫放在席子上,让富冈坐下。
  富冈面带怒容,在座垫上坐下。
  富冈:“什么‘你不来,我就死’,这叫什么电报啊?”
  由纪子:“嘻,嘻。”
  女服务员端上茶来。
  由纪子:“马上准备饭吧!”
  女服务员:“是。”
  放下一件棉便服,然后走开。
  由纪子:“你换换衣服吧!”
  然后,急忙拿过浴衣来,放在棉便服上面。
  富冈:“你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说着,开始脱大衣。
  由纪子:“昨天晚上。你接到电报吓一跳吧?”
  富冈:“隔壁太太大吃一惊啊,怎么一连三封电报……”
  由纪子:“刚才又发了一封哩。可我非想叫你来不可呀。有好多话要对你说,我从伊庭那里跑出来了。”
  富冈听了,并未感到惊异。
  富冈:“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由纪子:“怎么办?那种生活我受不了,所以就跑出来。我是干了坏事跑出来的!”
  富冈:“你干了什么事?”
  由纪子:“我告诉你,(说着,站起来,走到富冈身旁,嘴贴着富冈耳朵)我偷了教会的六十万元跑出来的。”(象是感到好玩的样子,嘻嘻一笑)
  富冈:“那伊庭这时候恐怕已经到警察署报案了吧?”
  由纪子:“他不会报案的,因为他们干的是坏事,若到警察署一说,他们那个诈骗教就全都露馅了。他不会惹火烧身的,因为那是不义之财。”
  富冈:“你干这事可是出我意料之外。”
  由纪子:“可伊庭原来说要把那所房子给我的,比起那房子来,这六十万元算得了什么呢?说起来象是梦话,我这是突然得了一笔外财呀。”
  富冈:“宗教这种东西……其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由纪子把富冈脱下的衣服挂起来,随手递给他肥皂和毛巾。
  
  98.小溪旁
  富冈和由纪子在一条小路上散步,眼前是一片冬季凄凉景色。
  由纪子:“想起在伊香保温泉的事,我们两人终于还是活下来了。”
  富冈:“活着也是多余的。”
  由纪子:“是吗?可你的生活却是经历了很多变化。就说阿成这个人物的出现吧……”
  富冈:“……”
  由纪子:“你好象还叫阿成的鬼魂缠住不放哩。老哭丧着脸。”
  富冈:“你叫我到这里来,难道就为了说阿成的事吗?”

丢豆图库